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神學日致辭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各位來賓、親友、校董、老師、校友、同學:

大家好!我是本年度神道學碩士畢業班彭淑怡,很榮幸今天能作為畢業生在此與大家分享我們的感恩與感嘆。

首先要恭喜所有畢業班同學:當通的頂你們已經通盡了,最後的deadline你們已經守住了,今天有畢業的冠冕為你們存留。亦要恭喜一眾老師、親友,你們的辛勞守望終於見到盡頭了。

記得日前出席一個聚會,遇到另一位同樣今年神學畢業的教牧同工。他問我畢業自哪間神學院,當聽到我說是「崇基」,就饒有深意地回了一句:「哦……你哋崇基好似好鍾意諗嘢㗎喎?」聽他如此說,我便當場諗咗諗,笑笑應了句:「係咩?」

這句「諗嘢」背後可能是一種不脛而走的標籤:「崇基是搞學術的」。這可能是你我自入學起、今日畢業後,多少都要背負的刻板印象。但我想著想著,發覺亦不無道理:學習思考、尋根究問,的確是我過去幾年神學學習最大得著之一。

這種學術、學問,不只是說得出哪年哪月教會歷史上發生過哪些大事,又或背得出某某著名神學家最精彩的論述──而是一種自我檢視的視角、一種求諸己的學問。

同一議題明明眾多神學家都講過,我為何援引這一派而不提那一派?同一段經文明明有好幾種釋經論說,我為何選擇聽信這個、否定那個?我是如何得出我的結論的?在現有結論以外,我排除了哪些可能?論證過程有否展示充分線索,讓有興趣追究的受眾知道從何入手?我的論述在倫理層面有何牽連或影響,哪些人可能會得益,哪些人可能會有損?我站在甚麼位置去問這個問題,我有甚麼資格、又有甚麼限制?

因著基督教傳統之多元,這些問題就來得更加重要;而與其他學科不同,在神學學習之中,我們問的時候,是帶著對信仰、對教會、對上主國度的委身。

這種自我檢視的學問令我發現,每一個生命處境都是複雜、獨特而充滿可能的──
自幼喪父、輟學失業的抑鬱少年,
面對年邁老伴受政治迫害的婆婆,
團契中總是孤立自己、但個個禮拜準時回來的小學生,
兒子病逝後、又幾次流產的母親……
他們需要的是甚麼?他們所渴想的上主是甚麼樣的一位神?對他們而言,好訊息意味著甚麼?
在升學就業上樓結婚升職生仔的倒模人生以外,這些具體的生命處境,在慈愛的創造主裡面,還有哪些可能?當主流意識形態向我們宣判「別無選擇」,當在位者用二元思維為不公義政策開路,我們要問,還有哪些可能?

崇基確實令我們成日諗嘢。還望我們今後不會辜負這些標籤(但亦不受它們所限),為自己、為我們所服侍的生命、為社會、為上主國度,不要停止諗嘢,繼續發問,容讓自己被更新改變,積極發現我們的偏執與限制。盼望在自我更新、修正的過程中,可以瞥見那使人得自由的真理。

自由、批判、大公、普世,甚至「崇基」這兩個字,又何嘗不是我們賦予自己的標籤?它們不是不證自明的口號,亦不是各種神學申論的化妝品,而是需要我們每一位在每個複雜而具體的實踐處境中活現出來的價值,需要透過我們在辯證張力與自我矛盾中的每個決定來深化它們的定義。更更重要的是,它們是我們面對自我、他人、上主時,首先真誠求諸己、問於我們自己的詰問。

最後,不論我們今後在甚麼位置服侍,但願我們記得,正如過去幾年我們在崇基所經驗到的一樣,轉化人心的工作,從來不爭朝夕,而在朝朝暮暮。

彭淑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