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示威者犯法會被捕,那警察濫暴呢?

《禁蒙面法》於上周六凌晨正式在香港生效,香港人都對此感到憤怒至極,他們便於上周五晚紛紛走上街頭,並破壞港鐵站和部分中資商店及銀行,且破壞情況亦較以前嚴重。對支持抗爭的朋友而言,我們當然可說製造破壞的人有部分是警察僑裝的示威者,但我們亦不能否認確實有部分是真正的示威者所造成的,因此示威者確實逃避不了破壞港鐵和中商的責任,亦惹來不少基督徒批評在此刻仍支持示威者的堂會,說這些堂會的牧者和長執是在偏袒暴徒,為何只譴責警暴,卻不譴責示威者的暴力。對此批評,我有話要說。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最近在示威區內出現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這句塗鴉,意為「監管之人,誰人監管」,而這句塗鴉正正點出了現今香港非常嚴重的問題:示威者在犯法後會被捕,但警察濫暴又有誰來拘捕他們呢?由六月初抗爭運動開始至今,除了那兩名被閉路電視拍到,在醫院虐待老人的警察被捕外,請問還有警察因濫暴、虐打、性侵香港市民而被捕呢?香港的現況是儘管連無綫新聞都拍到警察知法犯法,但整個政權和警隊高層仍一味包庇前線警員,將他們一切的犯法行為合理化,甚至他們會因此而獲得加許,例如在7月30號晚在葵芳舉槍指向在場市民的光頭劉警長,他明顯地違反警察通例,更在當晚威脅到市民的性命安危,卻被邀在中國國慶時親身到北京觀禮。示威者在犯法後有後果,警察在犯法後卻沒有後果,更被政權認可和加許,這是合理的情況嗎?

在思考警察濫暴沒後果的情況時,我經常想到聖經裡先知以利亞煽動以色列民屠殺450名巴力先知的故事,而且他們還要是動用「私刑」,若我是信奉「暴力就是不對」原則的基督徒,我必定會批評以利亞和以色列民的「獅鳥」行為實在太過暴力,為何他們認為殺人就可以解決問題?為何他們不尋找機會、平心靜氣地坐下來理性討論事情呢?耶穌不是教我們要愛仇敵、要原諒人七十個七次嗎?儘管那些是巴力的先知,只要以利亞好聲好氣的慢慢說服他們,讓他們都回轉相信耶和華就可以了。因此不管以利亞是否真的在遵行耶和華的心意,總之他獅鳥殺人就是暴力、就是不對,他應該被我們這些基督徒所譴責。

可是,我們又有想過為何以色列國內會有那麼外巴力先知?製造這些問題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誰?不就是亞哈王偏離耶和華的教導,到處建立祭拜外邦神的丘壇,誘使以色列民去敬拜別神嗎?然而,亞哈王是一國之君,他做錯事了不只沒有人可以監管他,他甚至惡人先告狀,默許皇后耶洗別恐嚇會殺死指出問題所在的以利亞。亞哈和耶洗別所靠賴的是身為特權階級的制度暴力,用來打壓點出問題所在的逆權先知以利亞,那麼行使制度暴力的人,又有誰來懲罰他呢?

說到底,「偏袒暴徒」的堂會牧者和長執不是看不見示威者的暴力,他們更看見迫使示威者轉向以武制暴背後的政權的制度暴力,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示威者與政權的權力不對等問題所引起。示威者和你和我都一樣是平凡的香港人,都是在社會上無權又無勢的,若他們真的有權有勢甚至有外國勢力撐腰的話,他們早就成功推翻這政權了,而政權卻一直無視和拒絕回應民意,即使當日有二百萬人出來和平遊行也不予理會,最終導致示威者漸漸接受以武制暴的抗爭手段,認為破壞就是最有效制裁有權勢者和表達不滿的途徑。

其實示威者一直接受着批評他們的市民的監管,他們已受到很多的質疑和責罵,另一邊廂的警察在犯法後卻得到政權肯定,令得到許可的他們只會越來越有持無恐,肆意襲擊記者甚至刻意射爆印尼記者的眼睛,亦隨街濫捕甚至擊打路過的市民。因此,我必須說示威者已有你們的監管和批評,更要面對警察的濫捕,但反觀政權和警察呢?監管之人,誰人監管?

20191010_232109_00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