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破解信仰難題的人工智能

reading_robot

拜讀施諾弟兄寫有關人工智能(連結:超屬靈的A.I.牧師),筆者分享少少。

明白有關 AI 意識的討論。但 AI 的意識是一個討論,AI 的智能是另一個討論。即是,AI 不需要有意識,也可以是一個有高智能的 AI。
筆者同意人類對意識的來源未有充足的科學研究。但用 AI 做一些「仿意識」的東西,還是可以的。即是,可以用一些演算法充扮意識。

一般對 AI 的憂慮,例如霍金對 AI 的憂慮,一般都可歸納為對 AGI / ASI 的憂慮。AGI (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 就是和一個成年人一般差不多的智能。例如智商等於100-120。ASI (Artificial Super Intelligence) 就是比人類超越很多的智能。例如智商等於一百億。
這個程度的智能,因為可以定出策略與人類對抗,或因其思想邏輯而定出對人類不利的行為,以致使科學家憂慮。
而且因為 AI 能自我演化,其智商成長是幾何級別。所以一旦到達 AGI,幾天甚至幾秒內就會進化成 ASI。

2015 年做過一個普查,向當代頂尖人工智能專家發出問卷,說 AGI 會何時到來。最快是10年(2025),最慢是40年(2055),中位數在25年(2040)。
不過在這研究公佈後翌年初(2016),就出現了打敗李世乭的 AlphaGo Lee (Elo=3739, 48個TPU)。然後2017 AlphaGo Master (Elo=4858, 4個TPU) 完勝 60 個人類頂尖棋手。然後 2017 年底 AlphaGo Zero (Elo=5185, 4個TPU) 僅用3天就超越 AlphaGo Lee,用21天就超越了 AlphaGo Master。
2015-2017 兩年時間的 AI 突飛猛進。加上現在創投資金的活躍,有理由相信 AGI 到來的時間比2025 還早。

信仰百川是個信仰平台,以上所寫只是給點基礎和時間軸的資料。
只簡單說,筆者對 AI 的理解,是到 2047 年來臨時,對香港最大影響的很可能不是共產黨。
除了 AI,人類面對科技急速的威脅,很可能會以 cyborg 植入改造來面對。要勝過 AI 就只有 Cyborgization – 以機器改進人類身體機能。其實心臟起搏器、智能義肢之類已算初期的Cyborgization。
還有5G、IoT、Drones…,這些使未來十年的世界,可能會和現在很不一樣。(試回想十年前 iPhone 還剛面世、未有 Android 智能手機的日子…)
基督教、信仰群體,又準備好面對這下一波的思潮衝擊沒有?

筆者對 AI 的期許,是在神學、釋經、宗教對話層面。這是筆者寫本篇上信仰百川的主要原因。
先說,筆者只是科技方面的專才,不是神學方面,以下拋磚引玉,還請神學專家解釋賜教一下。一般造神學,大概原材料就是聖經、時代處境、當代文獻….等等。若這是個客觀作業,就可以交由 AI 處理。筆者思想,是否可以由 AI 造一個比人類造的更完整的神學?更完整的福音?

有討論說造神學是需要聖靈的工作。是包括人的心靈與聖道的會遇。所以 AI 是否可以做個純粹客觀分析的神學,筆者不是這方面人士,還留給神(學)人賜教。
這類系統,筆者不確定有無人已在做。不過類似的系統,在法律方面做到事務律師的工作的法律專家系統,同樣包括文本分析、時代背境、價值觀處理等等,就已有創投資金注資在做。
筆者寫過舉例:想像下,輸入萬頁法律文件,三十秒內就給你詳盡分析、圖表報表解釋、幾個專業建議方案,只收 US$4.99。

而若公共系統做到個更完整的神學和福音,直接影響公眾所認知的神學,無疑對教會的發展是有正面的意義。
而且是非信徒可以直接與之對話的客觀邏輯神學系統。

筆者也從另一邊想:不可能的,聖經明言:「…永生神的教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電腦可否取代教會的位置,成為真理的詮釋者?
當然,可以說建構這「神學智能」的神學方法本身也是由教會所傳遞,智能只是工具,實沒有違反聖經的意思。

除了福音的神學,就是其他重要神學議題。
有神學方法的人工智能,是否可以按正規方法,按文本解釋信仰規章?例如對環保、同志、順服掌權者、等等,如何?

除了神學,就是釋經。
筆者喜愛讀經。很感興趣若能與人工智能整天討論聖經,是如何好玩的一件事。
而明顯惠澤到信仰群體的是,人工智能對聖經翻譯的幫助。筆者考慮過開發幫助聖經翻譯的類似工具,不過知道已有人在做,就做其他事啊。

還有,就是宗教對話。
例如,(1) 福音智能與非信徒對話 (2) 福音智能與異端對話,直接處理異端問題 (3) 天主教與基督教對話 (4) 向猶太人證實耶穌是基督? (5) 福音智能與別異宗教對話(佛、道、穆 etc)
這些都是很引人期盼的課題。

更引人入勝的,是宗教人工智能之間的對話。例如佛學人工智能,與福音人工智能的對話。 #AI聖哥傳
兩個人工智能,就像兩個超級撒亞人(很難找到個更好的形容詞),幾秒內幾億次對話。結果會如何?

而這些宗教對話,對世界文化影響如何?
人類會接受嗎?還是直接唾棄否定人工智能的詮釋?會引起戰爭嗎?
因為這類是分析性工作,大概可以從電腦檢查每一步的神學方法。可以說是人工智能協助神學專家的工作,感覺有點像用計算機計加減數,然後用筆算檢查結果一樣。

初步的神學人工智能,現有科技都差不多可以做。
以前有朋友問過筆者,筆者在專欄中作答過:一般科技專才可以做到打敗人類的圍棋智能嗎?
筆者覺得是可以的。大機構例如 Google 有的是投資和頂尖人才,不過方法論都是公共的。只是一般人不會花大量時間在無回報或太大投資的事情上面。所以最多人做的通常是些高經濟回報的事物,而不是理想出發的項目。

而人工智能可以解決的問題,除了神學,還包括延長人類壽命、DNA 解碼、納米技術等等呢。
所以有人說,人工智能,不是惡魔,就是天使。

p.s.
筆者在信報的專欄中(連結)有幾個月都寫 AI,亦在科技副刊 StartupBeat 詳細寫過有關AlphaGo 深入淺出的講解(連結)。因為十多年前初入社會時做過幾年遊戲開發,前後做過不少 AI 系統 e.g. 麻雀、圍棋、戰棋、CANN, etc,所以有幾年認真深入研究過人工智能這玩意兒。
現在家中都有些人工智能系統幫我做一些投資、收集資訊、和分析工作。也有些是基督教社群的資料分析。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