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會培育部成員及團契團長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矛盾大對決:基督教VS六壬神功 – 驅魔大鬥法?!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於28/10舉辦了「捉鬼工作坊」活動,邀請了聖公會聖約翰座堂的Father Robert,和六壬伏英館傳教師黃師父,分享自己驅魔的經歷。我會先分享Father Robert的經歷,然後再分享黃師父的經驗。

聖公會驅魔人

Father Robert成為了神職人員已經32年,他投身在驅魔釋放及醫治事工20多年。Father表示他事工的關鍵,其實就是要宣告基督的得勝,比起單純趕鬼擁有更大的意義。他將所遇到的個案主要分為五類:Poltergeist activity(靈異現象)、Seeing ghost(見鬼)、Place/Trace memories(前置記憶)、Meeting the unquiet dead(遇見未安息靈魂)、Temptation, Oppression and Ossession(試探、壓迫和鬼附),以下我會逐一介紹:

靈異現象和見鬼

Father形容這是恐怖電影最常出現的情節,但他指出這類個案亦是最常遇到的,且是最容易處理的,因為這類個案大多與邪靈沒有關係,大部分當事人遇到這類現象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在那段時期承受很多焦慮和面對很大壓力從而產生的幻覺,而見鬼則是當事人內心焦慮的反映。Father指出這類個案其實只須用適當的輔導就能處理,讓當事人有空間釋放自己的壓力就能有效解決。

前置記憶

這類個案是指當事人在某些場地,看到了以前曾經發生的事情。這類個案看似科幻電影的情節,但Father指這是有可能在現實發生的,因為那場地可能在過去無意中儲存了某時期發生的一些事情,只要該場地再發生一些傷亡事件,或剛好有對超自然力量特別敏感的人經過,就會再次觸發該場地所儲存的記憶,令當事人好像身歷其境一樣。Father表示這與邪靈沒有關係,因為前置記憶大多是中性的,沒有好壞之分,而為該地方祝福其實就能處理。

未安息的靈魂

這類個案可能與我們所認知的信仰內容有衝突,這是指當事人遇見了因某些原因而未能安息(Rest in peace)的靈魂,Father指這類個案其實並不常見,而這些被遇見的靈魂其實都是沒有惡意的,它們亦不是魔鬼而是一些已逝世的人,所以不會用到驅魔儀式,只須主持一次具安魂意義的聖餐禮儀,就能幫助其靈魂得到安息。

試探、壓迫和鬼附

Father特別介紹有關壓迫和鬼附的個案,當中壓迫是指被魔鬼在當事人的身邊騷擾他,而不是和鬼附一樣被上了身並失去自我控制能力,當事人仍然可以擁有自己的意志,而且能夠描述他們現在的景況,Father指壓迫需要用小型的驅魔儀式(Minir exorcism)來解決。而鬼附的個案就是眾多案件中最嚴重的,而Father在廿多年驅魔生涯中,只參與過兩次對鬼附的人進行正式驅魔儀式(Major exorcism),而進行儀式是必須得到主教的批准,而當中有可能會用到十字架、聖水、蠟燭等工具。

最後,Father強調驅魔並非一些基督教法術,不是裝神弄鬼的工夫,驅魔事工是用作幫助有需要的人,從中彰顯基督的得勝。

中國法師

黃師父是一位神功師父,他同時正在修讀中文大學宗教研究文學碩士學位,他所修練的是六壬神功,他形容這是一種功能性法門,是一種武科法門,即當師父到達有陰邪的地方時,他會先警告一下該處生事的陰靈,警告不果後才會使用暴力與它們開打。

黃師父指出,「鬼」是人死後未投胎的狀態,而為何鬼與陽間人類接觸到,是因為對人間仍有依戀(師父指常見的是嬰靈在被墮胎後仇恨其父母)、陽人不幸搬入了鬼魂的原居地、家仙(家中供奉的祖先)不安、陰魂受邪師(收錢指使鬼魂搞陽人的壞師父)驅使、時運低等原因。驅邪的程序為:首先師父要分辨個案是否與靈異事情有關,確認有關後就再約見當事人了解,然後他必須要在壇前詢問祖師爺(高級神明)能否接這個案,之後就要為案件分類介定,最後才會開始解決案件。

黃師父指出,祖師爺是接受個案與否的最高決策神明,因為師父所使用的符咒,其實就是請祖師爺來召喚神兵神將做事的「令」,現代的說法就是師父用祖師爺的名義給神仙們的Memo,所以符咒必須由合資格師父來書寫(黑色字的符咒是用作鎮宅,紅色字的則是用作驅邪,我們經常聽說的「飲符水」則是在可食用的紙上,用食用色素製作的符咒),最後符咒須在祖師壇前經祖師爺「勅令」才能生效和使用。

黃師父提到因為祖師爺不是想傷害人類的神明,所以祂不會批准師父用神功來做壞事傷害別人,而有些師父成為了邪師,就是瞞著祖師爺或在沒有得到祂的同意下而作法召喚陰神來騷擾別人,但因為沒有祖師爺承擔責任,所以邪師和光顧邪師的人都要自己承受後果,面對做壞事所得的報應。

黃師父最後亦有展示一些工具給大家開眼界。寫滿符文的紅肚兜可以發揮保護師父的作用,亦能夠當作快速召喚神明的符咒來使用,而經常出現在疆屍電影中的桃木劍,則是主要作鎮壇之用,亦會在師父鬥法時作武器使用。

黃師父表示,自己小時候其實是天主教徒,父親是一位不同法門的茅山師父,父親亦有作法請祖師爺保護他,而他小時候受宗教的影響會覺得這些民間宗教都是在誤導人、欺騙人、傷害人,可是在一次車禍中,師父被一輛貨車迎面撞到,貨車凹陷了,自己卻沒有絲毫受傷,他認為如果神明要傷害他的話,最應該在那時候取去他的性命,但祂卻保護了師父,讓師父對祖師爺改觀亦同時產生對這些宗教興趣,最後就拜師成為師父。師父指自己過去都是在練功幫助受陰邪騷擾的人,沒有藉練功害過任何人。

感想

我參加活動後最大的感想,就是覺得靈界真的比我們想像中的更大更複雜,因為不論Father還是師父所分享的,都是他們過去多年所經歷過的事情,絕非無中生有的謊話。Father其實和師父是好朋友,甚至師父遇過有基督教背景的客人找他幫助,他就會將個案轉交Father處理。而Father在活動最後亦強調,尊重與交流,比起一味否定更加有意義,因為尊重並非代表一定要認同別人,這只是宗教與宗教之間應持有的態度。

矛盾大對決 系列
  1. 矛盾大對決 - 頭腦與聖靈?!
  2. 矛盾大對決 - 寵物小邪靈?!
  3. 矛盾大對決:基督教VS六壬神功 - 驅魔大鬥法?!
  4. 矛盾大對決:上帝變態佬VS自由意志?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