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翰庭

自由傳道

真正的出口

哈拿禱告說:

我的心  因耶和華快樂,
我的角  因耶和華高舉。
我的口  向仇敵張開;
我         因你的救恩歡欣。
沒有一位聖者像耶和華,
除你以外沒有別的了,
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神。  (撒上二1-2)

這禱文是撒上二章哈拿整首詩歌的開始。雀躍和歡樂的心情在禱文中表露無遺,以“沒有…沒有…沒有…”的表達對“唯獨耶和華神”的肯定。這不是在禮儀上引動會衆的宗教語言,是來自在黑暗處經歷解放的生命禮贊。今天“我的口向仇敵張開”,正正反映往日“我”明知仇敵的錯,卻找不著恰當的語言回應仇敵,只有啞忍苦吞。若非耶和華的解救,真是哭訴無門!

進入這個禮贊,要先回到撒上一章的哈拿哈拿是以法蓮人以利加拿兩個太太中的一個,另一個是毘尼拿哈拿沒有兒女,毘尼拿有;但以利加拿哈拿寵愛有加。這對比有點像雅各兩個太太,拉結利亞。在如此對比下,撒上一6記載“毘尼拿見耶和華不使哈拿生育,就作她的對頭,大大激動她,要使她生氣。”果然,她的方法得逞,讓哈拿心裏愁苦、哭不能飯。傷害淌淚之中,哈拿每次朝聖中都在耶和華面前哀求得子,望得以平反敗局。

哈拿並不是因爲不生育而哀求兒子,她向大祭司以利說:我因被人激動,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如今。(一16)有很多人糾纏自己是否擁有,特別要求好像別人擁有般。這些人爲自己製造壓力,但哈拿絕非自尋煩惱這種人,她是受委屈。別人擁有,我們沒有時,或許我們可以豁出去。當‘擁有’者以沾沾自喜的眼神挑戰‘沒有’的自己時,一種被人為敵的情況就出現了。

我問自己,如果是哈拿,我會如何反應?我會像拉結,用盡自己的優勢報復,尋找千方百計對付對方,為自己出一口氣,以發洩心頭之恨。有趣是聖經沒有記載哈拿毘尼拿進行鬥爭,只描述她痛苦地去到神面前。她明白問題既根源於毘尼拿,同時也根源自己不能生育這個事實。前者是別人加諸我的,我不能控制;後者是我自身的問題,可以處理嗎?哈拿選擇了處理自己的不足,沒有解決毘尼拿的不是。(反而使其解決後,在詩歌下文反映哈拿如何處理毘尼拿的不是)。哈拿也知道自己無法解決自己的不足,所以她將難題帶到神面前。她選擇困境的出口不在敵人,更不在自己,而是伸冤的主。

報復是我們本性和本能的反應,卻不是解決之道。用敵人的方法解決敵人製造的麻煩,結果是自己變成和敵人一樣。用傷害去回應別人加諸的傷害,對方可能會受傷,自己呢?會受更深的傷害嗎?人生中,我們迷失在這種錯誤不知多少次,甚至故意地透過傷害別人來傷害自己。事實上,日常生活積了很多不滿,讓這些不滿情緒發出來是健康的。但是,出口是別人嗎?抑或是自己?哈拿的選擇提醒我們,改變自己,才能好好面對仇敵。改變自己的出口不是自己,而是神。固然,哈拿的做法不能被普遍化,要求和期望所有被壓逼的人都如此,只是,向神的向度是不能少。信仰提醒我們人世間以爲合理的做法外,還有一條不單幫助解決問題,還幫助改善自己的路徑。唯有出口向著神,我們的錯才會被接納、傷口才會被醫治、受屈的情緒才被撫平。如此,生命禮贊的雀躍便會從悲痛中浮現。

沒有一位聖者像耶和華,

除你以外沒有別的了,

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神。

 

(11月份週一讀經小組中,組員選擇了撒上第二章;這是自己讀後的反思默想。文章完成之際,正是11月26日香港警察失控之時。無理、無序、無方向對周圍的人施暴,痛心不已,哀我香港變得如斯悲情!)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