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看見

-100%+


循道衛理安素堂「復活主日」 2017年4月16日
(約廿1-18)

預知結局的成見?

前陣子有人介紹我看韓劇《鬼怪》,主角是一位活了數百年的高麗將軍,他雖有行異能的神力,卻因為「不死」,目睹自己認識的人一個一個離世而承受無盡痛苦。他要等待那位命運中的「鬼怪新娘」,拔出插在他心上的劍,才能歸入永恆的安息。看了數集後,一直在問何時鬼怪新娘才會拔劍,拔後結局又如何?很想跳到後面先看結局,不知你是否也有類似的經驗?大家在追讀小說(或煲劇)時,是喜歡享受過程──被作者牽引著你去思考,經歷其中的曲折與懸疑;或是按耐不住,趕快跳到結局部分,將心中的疑團解開,甚至因著結局的鋪排再決定是否繼續看這小說(或劇集)?

對今天的基督徒而言,關於主耶穌的復活,是否好像預知的故事結局一樣,變得沒有驚喜?是的,「主已經復活了」……甚至我們因此滿足於「主復活了」這個答案,而將主在十架上承受的痛苦也輕輕帶過。三天前──「星期五」──的黑暗、痛苦、懷疑與絕望,只是一時的瞬間而已,我們根本不想停下來思考,心已經趕快跳到「第三天」,就是復活的清晨──復活的喜樂才是結局。我們既然已經知道結局,於是,結局前所有的懸疑、留白都變得不再重要。甚至久而久知,既然結局就掌握了,復活節於我們,就像行禮如儀般,沒有驚喜,沒有期待。「哦,主復活了……」

在今天這個復活節的清晨,讓我們回到第一個復活節的場景吧。《約翰福音》經課,描述了那個清晨發生在空墳的故事。昔日的門徒,即使耶穌也曾預言自己的受苦與復活,但他們其實都無法理解;他們要相信主復活了,是經歷過一段曲折的心路歷程的,期間的心情起伏,我們有沒有仔細去領會與咀嚼?

既驚又勇的婦女

那天清晨,「天還黑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去到埋葬耶穌的墳墓。另外兩卷福音書說她是帶著預備的香料,想去膏耶穌的身體(可十六1;路廿四1)。原來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後,由於太接近安息日,沒有足夠時間處理,只能速速埋葬。七日的第一日,也就是安息日過去後,追隨耶穌的婦女便趕快到墳墓,想用香膏膏抹耶穌的身體。

我們可以想像,發生在星期五的一切,確實令追隨耶穌的門徒及婦女感到難過與絕望。在各各他山上,似乎耶穌的門徒都已經跑光(只有《約翰福音》提及一位耶穌所愛的門徒,約十九26-27),除了不少在場「食花生」的群眾,當時與耶穌關係密切,卻又勇敢地留在現場的只餘下婦女,也是在安息日過後,最早一批到達墳墓的人。

從受難到復活,耶穌當然是主角,但我們卻不要忘記,原來婦女也在其中扮演著關鍵的角色。當我們說婦女很「勇敢」,好像說她們都是勇者無懼,但事實上,在所謂的「勇敢」背後,她們仍是處於無奈、迷失、哀傷之中。對抹大拉馬利亞而言,因為耶穌曾在她生命中施行大事,將「七個鬼從她身上趕出來」(路八20),自此她便一直跟隨著耶穌。無疑,婦女始終不是耶穌的核心「門徒」,加上女性的身分,較不易為當局針對。但她們因著耶穌的死,經歷哀傷;「天還黑的時候」,是希望快點去墳墓膏耶穌的身體;「天還黑的時候」,也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蹤。

我已經看見了主

抹大拉的馬利亞看見封著墳墓的石頭不知何故被挪開了,她馬上去找耶穌的門徒,說:「有人從墳墓裏把主移走了,我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哪裏」(約二十2)馬利亞只看見石頭挪開,就認定有人將耶穌的遺體移走了。後來她一直在墳墓外哭泣,連兩位門徒離開也沒有理會,最後終於往墳墓裡探看,看見兩個穿白衣的天使,在對話中說「有人把我主移走了,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哪裏」。耶穌突然顯現,但她認不出耶穌:「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哪裏,我去把他移回來」(約二十13、15)這反映出眼前她完全無法理解「看見」的一切,她唯一相信的,是耶穌的遺體已被人移走。

根據《馬太福音》,當時祭司長和法利賽人曾跟彼拉多說:「大人,我們記得那迷惑人的還活著的時候曾說:『三天後我要復活。』因此,請吩咐人將墳墓把守妥當,直到第三天,恐怕他的門徒來把他偷了去,就告訴百姓說:『他從死人中復活了。』這樣的話,那後來的迷惑就比先前的更厲害了。」於是彼拉多便讓他們帶著看守的兵同去,封了石頭,將墳墓把守妥當。(太廿七62-66)當時,馬利亞根本沒想過耶穌的門徒會偷走遺體,編造一個「復活」的神話,她唯一聯想到的,是官方為防耶穌同黨偷屍,故先下手為強,將遺體移至別處,只要過了敏感的「第三天」,迷惑人心的復活神話就不攻自破了。

復活的主向馬利亞顯現,馬利亞雖「看見」卻「不知道」他是耶穌(約廿14)。及至耶穌呼喊其名字「馬利亞」,這時,馬利亞才認出耶穌,邊說「老師」,邊想趨前去拉住耶穌。只是耶穌跟她說:「不要拉住我,因為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到我弟兄那裏去告訴他們,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上帝,也是你們的上帝。」與復活主相遇後,馬利亞立即去找門徒,說:「我已經看見了主。」並將顯現的經過告訴門徒(約廿16-18)。

馬利亞先是「看見」石頭挪開,再「看見」兩個天使,都一直按她原有的想法(成見?)來理解自己所「看見」的。後來即使「看見」耶穌,卻仍「不知道」耶穌。最後,她向門徒說:「我已經看見了主」,這「看見」是因為她聽到主的呼喚,正如羊聽到牧羊人的聲音(約十3、16)一樣,她成為見證主復活的第一人,並且耶穌親自向她揭示了自己的身分──我已不是從前的「老師」,這不是一般意義的死人復活(好像拉撤路般),而是父上帝的兒子。

不過,要宣告「我已經看見了主」這話,在當時需要很大勇氣。《馬可》說,婦女從墳墓出來,「又發抖又驚訝,甚麼也沒有告訴人,因為她們害怕」(可十六8)。後來又按耶穌的吩咐告訴彼得及門徒,不過,「他們聽見耶穌活了,被馬利亞看見,可是不信」(可十六11)。同時,《馬太》記載,看守墳墓的士兵把所發生的事向祭司長報告,祭司長和長老商議,就用錢收買士兵,要他們說:「夜間我們睡覺的時候,他的門徒來把他偷去了。」換言之,官方已經為事件統一了輿論,宣講耶穌復活是「散佈謠言」,換了今天,一定會被官方以「尋釁滋事」、或是「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控告。難怪最初門徒聽見的反應,就是「不信」。然而,抹大拉的馬利亞,卻願意將她所「看見」與「相信」的,勇敢地宣講出來。從各各他到空墳,馬利亞在哀傷與懼怕中,仍表現出一貫的堅強。

看見,卻不明白

我們再回頭看看門徒。當抹大拉的馬利亞見到石頭被挪開,立即將消息通知彼得等。兩個門徒立即跑到墳墓去。《約翰福音》將細節描寫出來,那位耶穌所愛的門徒,比彼得跑得更快。但到達時卻又不敢進入,只是低頭往裡面窺望,「看見細麻布還放在那裡」。原來巴勒斯坦的墳墓,屍體都是頭朝內腳朝外,因此,這位門徒從外探望,就只能見到細麻布。彼得膽子似乎較大,進入墓墳,除了看見包裹屍體的細麻布放在那裏,又看見耶穌的裹頭巾在另在一處捲著。按常理,偷去屍體的人應該是連著包裹的細麻布及裹頭巾一起移去,門徒見到後,不知有否覺察到異常,又會否想到耶穌已經復活?

是的,耶穌曾跟門徒預言:「看哪,我們上耶路撒冷去,人子將被交給祭司長和文士;他們要定他死罪,又交給外邦人。他們要戲弄他,向他吐唾沫,鞭打他,殺害他;三天後,他要復活。」(可十33-34)這一切都已經應驗了。這時,門徒有否想起耶穌的教導?回想過去一周發生的事情,耶穌的話──被審、定罪、戲弄、殺害──都一一應驗了,那麼,「三天後,他要復活」又如何?到底有多少門徒仍記得這話?又明白背後的意思?

那位先到墳墓的那門徒隨著彼得進入墳墓後,「他看見就信了」。這位門徒看見的,比他之前在墳墓外探望,自然見到更清楚,也跟彼得看見的一樣。那麼,他所「相信」的是甚麼?有說是指他信抹大拉馬利亞說耶穌的屍體被人偷了,但在《約翰福音》這裡所使用的「相信」,顯然是指向耶穌基督的復活。的確,這位耶穌所愛的門徒,在受苦到復活的事件中,又跟其他門徒表現得與別不同。他就是唯一目睹耶穌釘十架的門徒(約十九26-27),聽到耶穌最後說:「成了」(約十九30)。使徒約翰形容,「看見這事的人作了見證──他的見證是真的,他知道自己所說的是真的──好讓你們也信」(約十九35),似乎暗示,作者約翰自己,就是這位「主所愛的門徒」。這位門徒看見空墳,表面上似是靜默無聲,內心卻呈現微妙變化──「信了」,就是相信耶穌並不是被人移去屍體,而是真的如他所言,「第三日復活了」。

不過,《約翰福音》接著又說:「他們還不明白聖經所說耶穌必須從死人中復活的意思。於是兩個門徒回自己的住處去了」(約廿9-10)換言之,這位門徒一方面跟彼得不同,因為他內心相信耶穌復活,但另方面,他與彼得一樣,「還不明白」。「信了」但卻「還不明白」,是指按《聖經》所說來「明白」耶穌從死人中復活的意思,也就是按上帝救贖計劃來理解耶穌的死與復活。這時,他所相信的,僅僅是一般意義的死人復活。所以,聖經描述,他與彼得連在墳外的馬利亞也不顧,「回自己的住處去了」。他們的內心仍然畏懼,甚至去找其他門徒討論也不敢,「回自己的住處去了」,隱藏自己,不想讓自己捲入任何的風波之中。

看見與相信

回到第一個復活節的清晨,我們看見要宣告「主復活了」,其實是一件挺不容易,甚至是冒險的事,絕非現在我們認為那麼理所當然的。

這個早上,抹大拉的馬利亞、耶穌所愛的門徒及彼得,三人都「看見」相同的空墳。他們最初的反應都是一樣,按唯一可能的理解來「相信」,就是耶穌的屍體是被人偷去。對於耶穌談及自己會「復活」一事,他們都拋著腦後。是的,自從耶穌被釘死後,他們都處於極度的迷失、失望、傷心之中,彷佛整個世界都已經倒塌下來了……還可以相信甚麼?

馬利亞是幸運的,因為耶穌選擇了首先向她顯現,令她由「看見」卻不「知道」,變成「看見」又「相信」。她放下「成見」,接受「主已復活」,並且勇敢地宣告出來。耶穌首先向馬利亞顯現,是因為他太認識自己的門徒?還是他欣賞婦女展現的信心與勇氣?其實,當時所有人都是要等耶穌顯現在眼前,才能放下成見,逐漸相信主的復活。所以,主選擇首先在馬利亞面前顯現,她確是蒙福的。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馬利亞是不幸的,因為歷史竟安排她來負起這個不容易的擔子與責任。女性在當時的社會地位備受歧視,要由她成為第一個宣講「我已經看見了主」的人,即使在門徒群中,也受到質疑與不信。但馬利亞因著所看見的,她別無選擇,雖然害怕與恐懼,但她看見了,相信了,也見證了。

兩位門徒同樣「看見」空墳,約翰雖「看見就信了」,但只存在心底,他甚至沒有勇氣跟彼得分享自己的「相信」,或者他仍需要更多時間去沉澱。至於彼得,他仍是那位彼得,空墳沒有改變他的「相信」。他內心仍充滿著恐懼,他對自己三次不認主充滿內咎。換了我是彼得,我情願耶穌不要復活,否則我那有顏面去見對主?兩位門徒各自回到自己的家裡,到至晚上,十一位門徒才第一次聚在一起,然後耶穌向他們顯現。根據《路加福音》,耶穌向眾門徒顯現時說:「這就是我從前和你們同在時所告訴你們的話:摩西的律法、先知的書,和《詩篇》上所記一切指著我的話都必須應驗。」耶穌要門徒從《聖經》的救贖計劃來理解復活:「照經上所寫的,基督必受害,第三天從死人中復活,並且人們要奉他的名傳悔改、使罪得赦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你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路廿四44-48)在《使徒行傳》的經課中,我們見到彼得的宣講,正是如此(使十34-43)。門徒親眼「看見」了主,最後,他們全都「相信」了,也成為復活主的見證。

你們就是這事的見證人

「你們就是這事的見證人」,耶穌要改變門徒對「復活」的理解,他的復活不只是一個人從死裡復活的神蹟,而是上帝差派他的兒子耶穌降世,傳講天國的福音,並為拯救世人而在十字架上犧牲。耶穌基督的復活,代表他勝過死亡,也就是罪惡權勢對世人最大的轄制,因著「末後復活」的盼望,賦予當下更大的勇氣,去面對現在,而不是逃避現實,寄托來世。因此,相信耶穌是基督,不是僅僅因為「信耶穌得永生」,而是像保羅所說,要與基督同死同活,「思考上面的事」,就是在當下活出上帝的國度(西三1-3)。又如彼得說:「他吩咐我們傳道給眾人,證明他是上帝所立定,要作審判活人、死人的審判者。」(使十42)

如果第一代的門徒只是單單以為信耶穌後,有機會死後復活得永生,那麼第一世紀所建立的教會,便只是一個對現世沒有影響,單單宣講來世彼岸的個人宗教。我們見到的不是這樣:因著主的復活,原來已經潰不成軍的信徒竟改變過來,他們重新宣傳主耶穌出來傳道時,在會堂選讀的《以賽亞書》:「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宣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8-19)這少數的見證人在羅馬帝國及猶太教宗教建制的威脅與迫逼下,展現無比的勇氣,在此世努力活出上帝國度。這個從第一世紀開展的信仰運動,經歷許多挑戰,面對不同的考驗,甚至走過黑暗的日子,覺著上帝好像「沉默」,掩面不看,將子民完全棄絕。但因著復活賦予的勇氣與盼望,不同時代的教會與信徒,仍勇敢地面對罪惡的權勢,在黑暗中卻仍忠於所托,作復活主的見證人,向身處的世界宣講上帝的國度與審判。

「你們就是這事的見證人」,弟兄姊妹,我們都像抹大拉的馬利亞一樣,對眼前發生的一切充滿恐懼與哀傷,我們都像主所愛的門徒一樣,愛主卻在空墳外徘徊,相信卻又不明白。我們都像彼得一樣,內心為自己的軟弱充滿歉咎。但在第一個復活節,復活的主將他們一一改變過來,他們看見了,相信了,又見證了。今天我們所「看見」的是甚麼?是「看見」卻「不明白」?是「看見」卻只存在心裡的「相信」?我們所「相信」的又是甚麼?我們願意為甚麼作「見證」?
一息間,我們會舉行聖洗禮。這令我想起在1987年,即三十年前的復活節,一位即將大學畢業的青年人在安素堂領受洗禮。三十年後,歲月催人,他已是一個在倒數退休的中年漢。三十年前,他「看見」的,跟現在「看見」的有否不同?他「相信」的,又是否跟三十年前一樣?在經歷人生不同的衝擊與磨煉後,信仰是否更加堅定?而他所要「見證」的,又是否始終如一?我不知上主會給我們多少時間,但在多變的世代作主門徒,信仰絕不會令我們的人生變得容易。人生不是封閉的結局,而是不斷的探索與冒險。我的禱告是:上主讓我們經歷不同的「看見」,更新我們的「相信」,在各種的挑戰與困難中,靠著復活的主,仍願意勇敢地為上主的國度作出見證。阿們。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uuPIA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