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看見細細老師,看見雙性人

數天前,我教會的傳道人出席了一個由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主講的講座,蔡在講座中提及雙性人,他討論到「神是否也創造了雙性人」這題目,然後就在講座筆記上提到雙性人的出現是因為胎兒身體出了毛病,所以不是神創造的原意,而是人墮落的結果。當傳道人影了這張筆記給我時,我頓時感到非常憤怒,因為蔡的言論不只是對雙性人的不尊重,更是在侮辱他們的生命,將他們的生命完全拒絕在上主多元的創造以外。在經過一番思考後,加上近期香港的私隱專員促請政府修例還雙性人性別自主權(新聞連結),我決定將一年前所寫的細細老師見證故事稍作修改,然後再次刊登出來,讓大家更多了解雙性人群體是誰。

small-luk-cine

慈祥的臉孔、溫柔的舉止、一身白色長裙,這是細細老師給我的第一印象。她是註冊中醫師,也是臨床催眠治療師,更是值得尊敬的屬靈長輩,她熱情地以謙卑和開放的態度追求信仰,讓我對她肅然起敬。人生步入第53年,她在信仰和生命上的經歷,不是每個人也能夠承受,更不是我們願意就能夠承受,因為細細老師不只是基督徒,更是一位雙性人。

何謂「雙性人」?

雙性人,或稱間性人、中性人,細細老師表示,通俗來說雙性人即是在生理上既男且女「不倫不類」的人;醫學上來說,雙性人是先天上的性器官以及第二性徵也介乎男女中間的樣子。雙性人在出生時可能已被發現他們與別人的不同,亦有些會在成長階段才被發現,例如當一名女生進入青春期時月經沒來,在檢查後才得知自己是雙性人,有一些更可能直到死後才被發現其雙性人身份。老師表示,透過人為手段改變如變性手術、醫療意外、藥物副作用等都不可算是雙性人。而有人亦會將雙性人歸類為跨性別人士,但其實他們本來就擁有兩性的性徵。另外,老師表示亦有人稱他們為「陰陽人」,但其實他們很討厭這個稱號,所以希望大家就不要再用這個稱號來叫他們。

細細老師在出生時已被發現性器官構造「模糊」,以50年前的醫學水平,實在難以介定其性別,而因她生於傳統華人家庭又是家中第一胎,所以她的家長都希望她會是男生。老師出生時的性器官構造是這樣的:

1. 有一條疑似陰莖的小肉條卻沒有尿道在內;
2. 有近似陰道口的地方;
3. 到半歲時出現了類似睾丸的東西,

最後因這「睾丸」的出現,醫生便決定她的生理性別為男生,但因為尿道下裂的關係,她的陰莖根本不能排尿,導致她被介定為男生卻不能站立去廁所,而需要蹲下在大腿中間排泄,更不可能傳宗接代。而因為類似陰莖的肉條實在太小而需要進行手術,手術後確實成功建立了尿道亦將陰莖增大了,但原先大腿間的排尿口卻未能有效地封閉,導致她上洗手間時使用不止一個排尿口,因而造成很多的不便和歧視,故在8-13歲間進行了超過廿次的性器官手術。

他人期待與自我認同的衝突

細細老師現在對自己的性別認同一直是女生,但在過去五十年,外間與家人卻認為她是男生,她覺得自己一直活在別人的期待裡很辛苦,雖然年輕時的她曾相信自己只是一個有問題的男生,亦試過拋開自己的性別認同而順應家人的意願去做手術,但手術做多了,她開始心生疑問,質疑為何要做如此多手術,而碰巧在發育時期,她開始出現女性的生理變化,便拒絕再做手術。

因著家庭和教會的壓力,細細老師曾想過自殺,亦想過要離家出走和離開教會,她認為這些都是緣於魔鬼的意念。而因著對自我的批判和教會教友們的「愛心勉勵」,那時的她更覺得自己是一隻變態的怪物,與這個世界完全格格不入。

信仰的起始點

細細老師就讀一所基督教小學,她參加過小學團契,亦跟隨同學參與主日學,但因家裡是信奉民間信仰的,當時身為「長子」的她不時需要代替父母拜神,所以便沒有決志信耶穌。話雖如此,她仍有和教會的朋友與牧師保持聯絡,在手術住院時他們亦會來探望她,而其實她在初期也抗拒信耶穌的,但當她躺在病床上承受滿身疼痛的苦楚時,她便開始思想耶穌真能幫助現在的自己嗎?結果她有一次嘗試向耶穌祈禱,發現痛楚竟然減退,那時的她便驚覺除了黃大仙外,原來還有一個耶穌,但對當時的她而言只是滿天神佛之中又多了一位。

而因為老師認為信耶穌並不是盲目的,所以她抱著先嘗試與耶穌交朋友的心態,以後熟絡了才決定是否要一生跟隨祂。但因為交友也要先認識對方是誰,所以在病床上百無聊賴的她便開始閱讀牧師留下的聖經,她對耶穌的第一印象是祂很愚蠢,竟願意為罪人而死,而第二感覺便是希望繼續與祂交朋友,因為她記得父親的訓誨「知恩圖報」,何況這位耶穌原來為她付出了那麼多,便覺得繼續做朋友也沒有壞處,開始多了認真祈禱和讀聖經的時間。而在離開醫院的時間裡,細細老師便有機會首次參與教會聚會,那時她是11歲。

由於對這位神的認識多了,亦因感到教會內彼此關顧的感覺非常美好,所以在一年後亦即12歲時便接受洗禮了,因為她那時的堂會對於受洗的事情較開放,認為只要信徒對信仰有認真追求便能夠受洗,所以老師便能在如此年輕的情況下受洗。而在受洗後的時間,她非常積極去傳福音,最誇張曾經試過在一年內,手裡只拿著一本三福四律(將基督教的福音簡化了的福音小冊子),孤身一人在街頭找人講耶穌,已經帶領了五、六百人歸主。

曠野漂流之旅的始末

細細老師形容自己離開堂會是一場曠野漂流之旅,即使如今她仍在漂流中,而同時亦因而經歷上帝更多。她提到離開堂會是因著兩件事情,就是與堂會內女性的關係和一次急救的經歷。

因其他人都期望老師能夠成為一個男人,所以當她隨年齡長大而身體的女性性徵變化越來越明顯時,堂會便越強硬地幫助她成為男人,甚至極端地將老師與堂會的姊妹分隔開來,不讓她們之間有任何接觸。

可是老師這種溫柔的氣質本來就很吸引姊妹,所以仍然有不少姊妹不理會堂會規矩而與老師親近,不論想成為朋友還是情侶,堂會高層對此很不滿,覺得這樣會「絆倒」姊妹,所以之後她更被高層嚴格監控,他們對她與姊妹任何的接觸都非常敏感,例如有一次在運動場上有姊妹跌傷流血,因為老師曾經學過急救,便上前為她急救止血,卻被他人見到而她被指控非禮該姊妹,因而停止了她的主日學教席;另外有一次有位姊妹堅持要追求老師,卻因求愛不遂而出言毀謗她,結果高層信以為真並且將指控傳開,很多人便責難她不負責任。後來老師真的拍拖了,卻因她承認與女友拍拖而被高層停止所有堂會內的事奉,更要求她公開認罪。因著這些事情,細細老師那時覺得自己的存在是被魔鬼利用,她就是罪的化身。

及後在一次聚會中,牧師在講台上突然暈倒,她便第一時間衝上前為他急救,但在送院途中便昏迷至一段日子後過身,老師見義勇為的行為,反倒被教友批評是她不懂急救而令牧師受了那麼多苦。從此老師覺得這間堂會實在不宜久留,便開始找尋另一間合適自己的堂會,她接觸過好幾間堂會,起初堂會的兄姊都很熱情地接待她,而因著自己有過豐富的事奉經歷,所以她無論在哪裡,在初時也很受歡迎。但之後那些堂會知道老師離開過自己的最初的堂會,便與那邊聯絡,得知堂會對她評價很差後,便對其身份有質疑,亦不再像初時那樣歡迎她,令老師驚覺自己原來在主流堂會中已沒有立足點。

及後因懷念教會生活,她便不時低調地參與一些大堂會聚會,卻絕不會告訴別人自己是信徒,否則又會被揭發她的過去。現在的細細老師除了港九研經培靈會外,已有近十年時間再沒有參與教會崇拜,她卻沒有因而放棄她對耶穌的這份信仰,她仍然是信心堅定的基督徒。她在這段漂流時間裡,曾覺得自己是大罪人,又想過因舊約提過「罪及三、四代」的觀念,覺得可能是祖先犯罪所以自己要承受他們的惡果,故她經常會完全俯伏在地上,連續兩、三個小時不間斷的禱告和認罪,因為那時的她深感自己極污穢,極需要認罪悔改。

真正的發現與釋放

因著以前的醫學未夠發達,那時的細細老師根本不知道原來自己是一位雙性人,而當她發現自己是雙性人後,感到十分混亂和疑惑,開始思考在上帝的創造中真的沒有雙性人嗎?她找到聖經中最近似雙性人的角色都只是「閹人」,但其實際意思卻與雙性人截然不同,那麼她在上帝眼中到底是甚麼呢?而當她在2016年11月出席一個跨宗教國際會議時,她終於正式找到答案,她形容自己今年已是53歲,是用了51年時間才尋回到底自己是誰。

細細老師在會議上發表講論,提到亞當是否一開始被創造時就是一個雙性人,因後來的需要才被分開為兩性,原本她認為自己的言論會招來很大反對聲音,豈料在席兩位猶太教和東正教的神學家,二人同時舉手表示認同老師的講法,因為在希伯來原文的創世記中,開初提及「亞當」的名字就是「人類」的意思,而這字詞是中性的,之後在夏娃出現後的「亞當」才有了性別之分(編按:希伯來文所有字詞都有性別之分,而舊約中所有名字都有陰陽之分,但只有亞當這個人類是用過中性的形容字詞,另一種使用中性字的就是靈體如惡鬼、天使和大部分經卷中的上帝)。

那一晚得知真相後,老師在酒店房裡,跪在神面前感恩流涕起來。她終於知道自己是誰,她不是一隻變態的怪物,她是一個更貼近亞當、更貼近神所創造原初人類身體構造的雙性人,她的身體就是當人類性別未被分為二元時的狀態。

真理復原:上主創造雙性人!

現在的細細老師得知亞當的原始身份後,希望更多研究聖經原文對有關耶穌性別的形容,因按照基因遺傳學來說,若撇除神蹟放入基因外,耶穌成孕的過程根本沒有人類父親參與,所以耶穌的性別是否絕對的生理男性也可能成疑,而因為耶穌需要符合外界對他身為一位夫子、君王、彌賽亞的期望,所以即使他不完全是男生,也必須對外宣稱自己是男生。當老師在默觀時,見到若耶穌是以雙性人的身體,全身赤裸裸地被釘上十字架,這是何等大的侮辱,她便因為耶穌這份愛而痛哭了整晚。

提到老師的召命,其實她經歷過兩次蒙召,第一次是在13歲時,神呼召她成為祂的僕人,她便覺得自己要成為宣教士,亦對非洲宣教有感動,可是當她踏足非洲時卻再沒有如此大的感動,所以這次的蒙召便不了了之。第二次的蒙召,上帝是要她在未來修補教會的缺口,她這次雖然真誠回應,但同時亦覺得自己何德何能可修補缺口呢?教會真的需要和歡迎她嗎?

而提及老師家人對她的態度,父親在過身前仍表示不能接受她現在不是家中「長子」,而母親雖已接受自己,但對她如此公開出櫃仍表示擔憂。她的兄弟姊妹甚少表態,而因為其中兩位弟妹是進步的基督徒,當中一位更是一名女同志,所以兩位都不會很反對她,但另一位妹妹則表示老師有時也令她感到難堪。

「我對屋企人講,若有一日我被人傷害,唔好怪傷害我嘅人,因為佢地可能真係覺得我地唔應該存在喺世上,佢地唔識回應我地嘅存在,特別係而家極端主義咁盛行。」

現在的細細老師除了爭取雙性人權益外,她也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她坦言以前曾經也對同性戀認識不多而厭惡他們,但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後,她相信既然同志伴侶與對方相愛,其他人就沒有權力阻止他們結婚,更不可以阻止法律保障同志伴侶的人權。而老師亦曾遇過一基督教反同機構來嘗試說服她放棄為同志站台,交換條件就是他們會為雙性人爭取權益,當然老師沒有立刻答應機構的條件,因為老師笑言自己雖然支持同性婚姻,但除了雙性人群體,她從沒有刻意或特別為任何人站過台,她只是做她認為應份的事。

「有牧師亦見我同班同性戀朋友咁熟,想叫我幫手勸佢地唔好鍾意同性,試下鍾意異性,我就回應佢:『咁請牧師你同師母離婚,轉為鍾意男人,為我地作個好榜樣,咁我都會勸班男同性戀者放棄鍾意男人,轉為鍾意女人,而我自己都會考慮轉變一下。』」

Why So Small?

「細細」這個名字很獨特,她開玩笑說是因為自己的「陰莖」肉條太細小才有如此名字,但「細細」的緣由其實是因為在她12、13歲時已在教會內非常長進,帶領數百人信耶穌、參與各式各樣事奉工作、擔任不同的領袖崗位,從那時起她察覺到自己開始驕傲,所以便祈禱求上主察看她,上帝便給予她「Small」這英文名字,每當其他人叫她名字時,便是對她的一次提醒,提醒她要謙卑。

細細老師的見證是一個十分震撼的生命故事,同時亦是激勵灰心失意的信徒朋友繼續向前行的動力。老師因信耶穌,便被福音派教會「罪」的觀念一直折磨,足足苦了自己51年才得著真正釋放,她認為不論現在的教會還是近代科學仍視雙性人為畸形疾病是一個錯誤的觀念,這樣只會苦了下一代。而在今年一月時,老師出席了香港首個雙性人跨領域研討會,她很高興地表示雖然仍有不少醫生視雙性人為畸形,但更多的醫學界權威已改變了這樣的看法,他們將雙性人歸類為「性發展差異」而不再是「性發展障礙」,這就與老師所強調的相互呼應,其實雙性人只是和大眾不一樣(Different),但並不是畸形(Disordered)的群體,他們也是上主所造、所愛的人。

雙性人群體雖然為數不多,但其實我們每一個也可以與他們同行,只要我們以友善的態度對待身邊的小眾朋友,尊重彼此的不同而非針對他們的不一樣之處來攻擊對方,包括雙性人在內的性小眾群體就能夠更自在地生活。願上主加添我們能力去付出更多愛,不論主流還是小眾,讓我們也學習去愛他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