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或殺他?或讓他被殺?

Three wise men and star

今年給小學生的聖誕敬拜所宣講的,主題是:「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

跟千多小學生分享那掛在天上的明星,就是引導幾位博士找著耶穌的「那星」(太二7, 9, 10),該是人人可見。人人可見卻不等於人人會見或想見,像希律王和耶路撒冷的人就是不想看見這星出現,他們不想「那生下來作猶太人的王」來臨,怕妨礙了如常的生活。希律怕失去王位而不安,這個我們可以了解;耶路撒冷的人「也都不安」則只因怕平靜生活不能維持而拒絕新生王的來臨,這就顯得太庸俗和現實,且成了現代人的寫照。人人心中都有「那星」,但不是人人都理會這星所發的呼聲。耶路撒冷比希律更可惡,在於貴為「聖城」,比任何其他地區的猶太人更猶太人,合城的人卻只想保持簡簡單單的生活,因而出賣良心和信仰。出賣的方式,不是打壓,而是不作聲。

耶路撒冷比希律更可惡,在於貴為「聖城」,比任何其他地區的猶太人更猶太人,合城的人卻只想保持簡簡單單的生活,因而出賣良心和信仰。

如果北京確實在零度低溫下驅趕「低端人口」,若我們也在場,會做甚麼?中國藝術家華湧就是其中一位在場者,他選擇用鏡頭作紀錄,並公開發佈。據說他因此被捕,並在被捕前拍下「他們來了!!」這短片,對三歲女兒說:「房門被打開爸爸就要跟他們走,爸爸利用最後這一點時間,給你唱一首歌。」接著告訴女兒「爸爸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你們這一代」,希望孩子活在「公正、公平、自由、民主、言論自由」的國家,他說:「我願意用我的肉身、軀體,去捍衛公民說真話的權利。」隨後,遭警方帶走。日前在北京市公安局取保候審,飛抵四川成都與妻女團聚。在Twitter上流傳的影片,《立場新聞》說:「相信是華湧獲釋後,與親友吃飯時拍下。片中可見,華湧把女兒放在大腿上,期間激動拍?說道:『大家(說)華湧是英雄。我英雄個屁啊!我就是拍個真話,老太太說啥我就拍了……如果這是英雄,中國他媽是甚麼地方!如果說真話就變英雄了,中國得多可怕啊!』」耶穌降世最可怕之處,就是沒有人說句話。

「那星」在華湧身上發生了作用,他接受了良心的呼召。如果我們也在場而沒發聲,是對是錯,良心自有判斷。信徒在社會中面對看得見的荒謬,基於得一餐安樂茶飯而不發一言,若算是可惡,那麼反過來站在荒謬的一方吶喊助威,為奉迎權貴商賈而漠視受虐的一方,那更見可恥。值得細讀這星期各大宗派出爐的聖誕文告,是否發揮了「那星」的作用,真的說了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