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盲精啞毒跛陰濕?

幾位年青人陪住一位拾荒老友記將鐵車仔推到旺角某條橫街,原來呢樹係一架回收車停咗係度。班年青人就不停四圍望望,想知道邊位係回收車嘅老闆,點知突然之間喺後面突然走出兩位南亞裔嘅後生仔,仲用極之純正同流利嘅廣東話同亞婆計數,而且仲同亞婆傾到有講有笑。

嗰幾位年青人話冇諗過個老闆咁後生之餘,仲要佢係南亞裔嘅香港人,所以都覺得好驚奇。我就同佢地講,其實依家喺香港經營廢品回收車嘅人,當中有吾少係南亞裔嘅朋友,例如印度同巴基斯坦,佢地普遍有啲已經都做咗呢行十幾廿年都有。其實最令幾位年青人感到詫異嘅,並唔止回收車老闆嘅身份,而係之後佢地喺對面馬路觀察咗接近成二十分鐘,見到呢兩位南亞裔後生仔對不停嚟賣紙皮嘅街坊嘅態度係非常有禮貌,而且仲好照顧啲婆婆,啲街坊話俾多一兩蚊啦,佢又真係照俾。事實上,附近一帶嘅街坊都好認識呢對南亞裔拍檔,出哂名高價收又唔呃秤。

最後,有位女仔就講咗句 :
「坦白講,如果喺旺角,同樣呢兩位南亞朋友就咁坐喺街邊,我會以為佢地係……..」當佢欲言又止嗰陣,我就接住講 :
「梗係以為佢地係古惑仔呢!」
呢幾位年青人聽完之後就笑而不語。

記得以前細個嗰陣,聽過有啲長輩講過 :
「正所謂盲精啞毒跛陰濕!」
其實呢個社會喺過往幾十年,一直對好多弱勢群體嘅身上總係被貼左好多標籤,但其實呢啲標籤,常常都會掛喺你我嘅口中。

露宿者就代表吾夠勤力啦,拎綜援就係好吃懶做嘅標籤,單親媽媽就一定係新移民,少數族裔就梗係好勇鬥狠啦,呢啲各式各款嘅標籤其實阻礙我地點樣去睇每一個努力求存嘅人如何融入社會。最近立法會成日就建制派議員聲討酷形聲請嘅南亞裔群體,同佢地主觀認為係藉偷渡嚟港做黑工同犯事嘅假難民,呢啲將新來港群體污名化嘅表達,實在對他們有啲吾公平,佢地喺自己國家以嚟到香港嘅遭遇,已經首先被香港人定為次一等,加上佢地同香港人種喺文化同膚色嘅差異,已造成人與人之間一定程度嘅隔膜同距離,再加上喺公共層面施政同議政嘅過程加強對佢地嘅標籤,呢種氣氛,只會令到吾係好認識佢地嘅市民更加抗拒佢地,更加吾想以同理心去認識佢地。我地吾可以利用自己嘅影響力去抹黑同排斥弱勢,而政黨更加吾應該為討好投佢票嘅選民同累積政治資本而刻意將邊緣群體污名化,呢啲都係埋沒同理心嘅作為。除左從個人開始學習接納佢地之外,更需要關注到,施政者係絕對有責任加快檢討對佢地嘅審批機制(好長時間嘅審批)同支援(現時支援佢地嘅金額好少)竹,無論留港定遣返,都需要提供足夠嘅支援俾佢地,讓佢地喺等候嘅時間能夠有尊嚴咁繼續生活落去。

去除標籤,係整個社會同市民嘅工作同責任,我地喺呢個被稱為多元國際性的大都會,更加需要懂得用吾同角度去睇同我地吾同嘅人同事,視野越闊,胸襟更廣,堅決相信,「標籤」只可以喺罐頭出現,再吾可以加誅喺任何嘅人身上。

關懷貧窮學校生命教育幹事 – 趙日輝先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