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目前的形勢與謢教學的任務(一)

如果你是基督徒,回想你當初信耶穌的時候,是否因為聽過一套很棒的護教學,理性上得到滿足,然後決定信耶穌?又或者在 youtube 看到基督教護教學家在辯論中,擊倒無神論者,你決定信耶穌?

一套所謂很棒的護教學也會過時,因為人類的知識是突飛猛進。 youtube 上也可找到無神論者在辯論中打倒護教學者,難道要離教?

我自己就不是因為護教學才信耶穌。我主要是思考人生的問題,當時也認同佈道會牧師(已故的吳主光)的兩個訊息。一、人和動物是很不同。二、人有集體腐敗(用了國内的術語),需要審判和救恩。今天再看回這兩個訊息,也大致正確。

[認知心理學家 Bering 和腦神經專家 Dehaene 也認同人和動物有根本上的分別,例如人會發展藝術和音樂,只是他們認為這是演化的結果。物理學家 Paul Davis 認為人是過度演化,例如藝術和音樂和人的生存毫無關係。無論恰當演化也好、過度演化也好,人和動物確實有根本上的分別。在不久將來,我們不會再問人和動物有什麼分別那麼 simple-minded and naive,而是問人和人工智能有甚麼分別。無論如何,吳主光牧師當日的訊息仍是正確,他暫時仍可享安息。]

我的估計是,只有少數的基督徒,起初是純粹因為護教學而信耶穌。一般人的學業和工作太繁忙,閒時根本不想動腦筋看書。起初信耶穌大多數是因為有朋輩或長輩壓力,或者人生有困擾,或者有扎心感覺等等。

那為什麼我們要建立護教學?謢教學主要不是對外,而是對内,給基督徒看的。

正如我以上所說,多數基督徒不是因為理性而信耶穌。他們多數是在中、小學時期,因感性而信耶穌。但升上學術/社會大學校後,面對理性和人事的挑戰,漸對信仰有困惑。護教學就在這時候發揮小小作用,希望可以解除他們的困惑,在信仰上較安心上路。

在上一個世紀做護教學,也許可以輕鬆一點。踏入21世紀後,形勢變得非常嚴峻,原因有三:

一、新無神運動比起以前的無神論者兇猛得多。新無神運動認為宗教是人類的病毒, 必須把她從人類的文明趕出去,將來只能夠在歷史博物館找到宗教。

二、新無神運動也吸納了一些離教教牧(or vice versa),這些由保羅變回掃羅的教牧對基督教非常認識,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三、人類的知識和科技再度突飛猛進。到了21世紀後,我們更進一步了解到宇宙是如何形成,生命是如何演化。今天順嫂和茂叔的智能手機的計算能力,比起 1969 年太空總署用來登陸月球的電腦更勝一籌。人工智能的發展突飛猛進。在這些知識和科技發展中,我們似乎找不到上帝的痕跡,似乎數學和物理學才是「上帝」

新無神運動的兇猛和知識的大躍進,不知破壞了幾多年青基督徒的「信心」,但這些年青基督徒又不知怎樣和自己教會的牧者說。即使向牧者說了,發覺牧者好像人肉錄音機,只重複又重複推介一些過時的護教書籍,謢教變成了護膠。護教學要與時並進,才可以略挽狂瀾於既倒。

無論護教學家用什麼方法去補救,有數個大原則必定要留意。下回談。

20181109_024305

目前的形勢與謢教學的任務 系列
  1. 目前的形勢與謢教學的任務(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