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盡力使兩下合而為一:教會中的警員與抗爭者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教會群體中有肢體是警員,也有肢體走到街上抗爭。這兩群基督徒在基督裡能成為一家人嗎?這是當今教會的重大考驗。我曾在不同場合與一些來自不同宗派的同工檢討目前牧養的難處,探索牧養的困局與出路,發現很多矛盾都集中在警民關係上。有同工的家人是警員,有些年輕會友的家長是警員,有些牧者的會友就是警員,有些教會的執事就是警員,警員本來就在教會中,是基督身體的一部份。在政治爭議發生之前,大家是同伴,互相守望,一同聖餐,一同服侍,一同流汗,一同流淚。一主,一信,一洗,這是不爭的事實。

基督徒警員以正直執法為己任,立志在職場上事奉神,在世上活出鹽和光的見證。基督徒總比例在香港只是十數巴仙,在警隊中也必是一少部份而已。基督徒警員要在同儕中活出基督徒的氣質,正如其他的職場處境,都是殊不容易。同儕之間互相守護,肝膽相照,情如兄弟。同一誓言,同一制服,同一陣線,同生死,共患難。這是另一個不爭的事實。

基督徒活在兩個交疊的社會裡,一層是世俗社會,一層是神的百姓。警員基督徒與示威者基督徒,在重疊之處相見。有牧者說會友中有警員很不滿牧師與信徒聚集在示威場地唱聖詩。有警員的兒女回家不敢告訴父母自己去了哪裡,不敢講出自己的想法,家裡已沒有對話。有導師unfriend了組員,有人退組,有組員無法面對當警員的導師,有會友無法面對反修例的牧師。各人心裡都絞痛着,關係冰封,十分痛苦。這些事正發生在許多地方堂會中。香港警察隊基督教以諾團契的馬耀文傳道,在《風雨中的一課》牧文中,提到「聽到各位以諾家家人的分享,也令耀文聽來有點無奈,有些家人在前線不斷承受示威人士的謾駡,警隊同事彷彿成為了政治出氣袋;有些家人在家中受到家人的嘲諷或熱烈地勸喻轉工;有些家人回到屬靈的家卻因為警察的身份被弟兄姊妹有意無意般的影射。」基督徒警員不只在執勤時受到謾駡,也在家人及地方堂會中感到受排斥、被針對。

警員是執法者,原本的責任是維護法紀,保護社會。但林鄭政府不肯面對群眾,推警隊出來為特區政府的施政失敗「擋煞」,警員面對憤怒的示威群眾,慘成政治的出氣袋。前線警員在巨大的壓力下,似乎也漸漸失控,與示威民眾短兵相接,敵意升級,難免流血。此時此刻,地方堂會也未能成為基督徒警員的安身所。一個偶然的事件,令「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也成了抗爭歌。這詩歌聽在支持修例的基督徒和負責防線的基督徒警員耳中,簡直是褻瀆。地方堂會的會眾中,有簽了譴責警隊濫暴聲明的人,有上街的抗爭者,有簽了某些聲明的牧者,或更是站在示威人群中,在媒體裡曝光的人物。警員來到禮拜堂,感到被千夫所指。在小組裡若有組員談到逃犯條例,都好像成了眾矢之的。會眾未必針對警員肢體,但警員肢體與同儕同坐一條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自然也攬受一切對警隊的不滿情緒,甚至對政府的不滿情緒。我聽聞有警員肢體避免出席小組和崇拜,或在崇拜後立即離開。禮拜堂對他們來說並不安全。同樣,也有基督徒前線抗爭者不敢回到禮拜堂,他們跟基督徒警員都有相同的擔心。

地方堂會可做甚麼?試拋磚引玉。

1, 第一步,被禱告服侍:主動聯繫近期不出現的肢體。如果知道堂會裡有缺席的抗爭者及警員,可考慮為抗爭者及警員分別成立禱告守望小組,邀請他們出席,為他們在政治漩窩的紛亂中從神尋回基督徒的初心,為他們的信仰見證禱告。沒有訓話或討論,只有禱告守望。這些祈禱小組只需要很短的時間。

2, 第二步,被聆聽:邀請堂內的基督徒警員與抗爭者在特設的不同小組中被聆聽,並為社會守望禱告,建議分開不同聚會進行。因考慮在現時教會的氣氛裡,警員肢體受到社會各方指摘,建議先邀請基督徒警員講述自己在事件中的經歷,分享他們對社會的擔憂與願景,並就坊間針對警員濫暴的指控作出回應,邀請他們一同為社會守望禱告。可由他們提出對堂會中最感失望或難以接納的人的名單(可能包括他們的家人、組員、牧者;名單由當事人提出,不要心急,不要勉強),由牧者或其他中間人邀請出席。出席者須答應不作辯論,收起敵意,只來聆聽及禱告。另一次邀請其他角度的人,分享相同內容,讓不同的人都有被別人聆聽的機會。

3, 第三步,議題與靈性的深化:幫助會眾把激情化為信仰反省,檢查自己的靈性,了解教會的福音使命,思考國家與教會的關係,思考武力與和平的關係等,尋求進一步的信仰行動。除了在講壇上宣講外,更值得辦專題研討會,讓會眾有機會發問或發言,使不同意牧者所持觀點的會眾也有發言表達的機會,因甚少教會有讓會眾公開回應講壇信息的安排。

4, 後話,繼續裝備教會:香港教會在這次政治風波中有不少參與,如果國策不變,相信將會被整治。香港教會必須從信仰中找到回應政局的信仰根據。有堂會牧者因了解到難以處理會友間的政見分歧,為避免讓政治議題令教會肢體開始破裂,因此迴避政治問題。但肢體們並不會因此而不談政治,他們只是不在禮拜堂裡談(可能在社交媒體上談),也可能沒有機會面對有血有肉的教內異見者。這不單止不會幫助教會群體成長,也不能裝備教會應付可能出現的更激烈社會動盪,而且會繼續讓政治議題成為教會群體的禁忌,也成為一個可能隨時分化教會的計時炸彈。

關浩然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