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畸型

近年香港政局變化令人憂慮和悲痛,在我觀察到的臉書基督徒圈子裡,信徒們均努力回應,主要回應方式似是在臉書裡努力分享和討論一些支持基督徒多關心政治的文章和講座,並批評一些錯謬觀點,例如那些引用羅馬書十三章來叫人在絕大部份情況下均不得批評政府的言論。這都是可喜的現象,但卻有個令人納悶之處:主題既為香港政局(或廣泛一點的國際社會議題),為甚麼卻清一色地談神學和釋經,彷彿大家好像不需要多點認識國際關係、中西文化比較、政治哲學、倫理學、種族衝突、性別議題、中港文化歷史、經濟發展分析、本土思想評論或議會規則分析等等?但明明那些知識是人們(信徒與否)對當下政治現況作出適切和準確判斷時所必需的。既然需要很多不同學問,為甚麼信徒只會清一色地鍾愛聽神學博士或聖經博士的講論?1

在此我們不用否認基督教的政治社會願景或會跟流行思想講的有出入。這點自有無數牧者和神學院人士按捺不住跑出來高聲疾呼。但問題是,假如有一位信徒對那些其他知識涉獵甚淺,卻滿腦子神學論述和原文闡釋,他就會真的很懂得分析和回應當下政治處境嗎?聖經或神學真的有足夠內容和指引,以致信徒甚麼別的都不用理會,不懂得諸如國際關係或經濟也沒所謂?

留意,我不是說一個信徒要身懷數個學士或碩士學位才有資格談論社會大小事2,我要說的問題是比重錯置,猶如沒有對症下藥。例如基督徒論述裡的所謂倫理學概念(如義務論或後果論的那些),或平權、歧視、種族等討論,即使某些出自神學或聖經博士手筆的論述,其水平卻可以連諸如本科哲學主修或文化研究主修程度也不及,觀念狹隘。與此同時,信徒總是一窩蜂對某些原文釋經或複雜神學論述著迷,趨之若騖,而一些神學院人士在此也會推一把,近乎小事化大地聲稱這個跟那個神學思想或釋經方法會對信仰人生世界帶來天淵之別,令更多信徒繼續在神學或釋經爭議裡鑽下去,然後人人自我感覺良好地以為自己掌握了曠世祕笈。

http://3riversepiscopal.blogspot.com/2012/11/archbishop-of-canterbury-my-successor.html

教內流行說 Karl Barth 有一名言:「一手拿聖經,一手拿報紙。」意思大概是,基督徒或神學人除了熟讀聖經,也當認識社會時事。這是很多關心社會的信徒所樂道的,潛台詞是批評某類信徒只懂享受教會生活,社會發生甚麼事也不知道或不理會。此話原來未必是Karl Barth真有講過的,也未必符合他的神學。3 recalls that 40 years ago he advised young theologians ‘to take your Bible and take your newspaper, and read both. But interpret newspapers from your Bible.’” 。前者是我認同的,後者則過份看扁了其他學問,但卻應該比較符合他的神學。]但不管如何,這還未擺脫上文提出的問題──錯誤地以為這世界只有「事實」與「基督教思想」兩樣東西,其他學問、思潮、文化、哲學或宗教,以及社會建構,並不存在或不用當作存在,不用學習。我會建議修正這個座右銘為:「一手拿聖經與神學經典,一手拿其他思想文化經典」(對不起,要寫得準確的話,自然就沒有那麼順口和動聽)。

十多年前,尚未當建道神學院院長的梁家麟博士曾經撰文批評教內前衛社關信徒。我印象中,他批評的大意是,那些信徒雖然聲稱基督徒有責任更積極關心社會和政治,但他們所作的,絕大部份都只是在教內猛烈批評不同意見的保守信徒,而不是真的走進社會裡做實事。姑勿論那批評在當時是否公允,他的批評跟我現在要指出的有點暗合,可幫助讀者明白我想說的。現在,從很多講座、書籍和文章裡我們均可看到,信徒彷彿把大部份精力放在如何糾正教內視聽,爭議哪一套神學最正確。但整體來說,做實事的行動有沒有增加?即使多了,跟那些爭議和知識的關係又有多大?信徒是否應該還要學習別的東西?

我的願望和建議是,人們不要感到滿足,講員或作者不宜滿足於擁有很多粉絲,搞手們不宜滿足於場場爆滿,受眾不宜滿足於又學懂了一些新的神學或釋經論述,基督教媒體如信仰百川不宜滿足於人流增長。試想,假如某兩年內,香港教會圈子推出十數個主題相近的社關或政治講座,有時從某神學家角度說一遍,有時從釋經角度說一遍,有時從某熱門時事角度說一遍,有時請一位「訓過街」的抗爭者來又說一遍……,當話題如此接近,當聽眾來來去去都是同一夥人,那就很難稱得上有接觸和感染到更多信徒。再者,這一切做到了以後,還有很多涉及其他學問的論述和分析要去整理並學習,還有很多實事等著有人去推動和承擔,做到了那些才算是信徒努力進入社會實踐信仰吧!平日教會教導裡有一個講法,說聽道不行道的人猶如頭大身細。頭大身細固然有問題,但本文所指出的是,除了要提防頭大身細,也要避免只是腦袋某一小部份特別發達,其他部份卻沒有成長──那比頭大身細更應該叫做「畸型」,或甚至應該叫做「長了個腫瘤」。

https://pixabay.com/en/head-face-bald-head-display-dummy-43440/


「教會時事隨筆」系列是2015年起的新嘗試,為〈信仰百川〉而寫。自九十年代我一直有發表對教會事情的評論(參考),隨著學術生涯發展,自我要求高了,文章越寫越長,動輒逾萬字,例子可見2013的〈何謂因人廢言?〉,其優點自然是條理分明,缺點卻是再難找到時間這樣寫,也令一些讀者卻步。在本系列裡,我會儘量以簡短和大眾化的方式表達少許觀點,若有讀者回應或批評,屆時才深入討論。

 

  1. 這裡呼應著我去年談過的一個問題,那就是保守基督教傾向自設一個自己的「學術圈」,然後把其他一切東西拒諸門外。參〈神學與其他學科的藩籬〉,http://wp.me/pSl37-13X
  2. 誠然,當下某些政客言論是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其中錯謬的。
  3. 請參考這網頁。http://www.ptsem.edu/Library/index.aspx?menu1_id=6907&menu2_id=6904&id=8450。 最接近的可能是以下這兩席話: “Reading of all forms outspokenly secular literature – the newspaper above all – is urgently recommended for understanding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Barth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