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道平台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

「思道」是一個基督徒群體以會員制而建立的一個機構,針對教會、社會及世界議題所引發的信仰關注課題,及時提供建基於聖經及基督徒信仰的不同角度分析和評論,以裝備信徒,建立整全思想。此外,藉著對話與聆聽,促進信徒群體思考與反省。

今天生活節奏急速,社會瞬息萬變,若要迅速而簡潔回應社會事件和教會議題,影像和聲音是提供資訊的重要媒介,所以我們會邀請學者、牧者及相關專業人士以短片及網絡媒體方式分享看法,更希望在將來開放平台,讓更多人士以客觀及專業角度分析聖經,作神學及理性的分享,以致分享者與受眾都能以最短時間分享與接收。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故平台不提供時事評論或消暇娛樂等內容。

除了提供合時適切的分享短片外,本平台將定期舉辨:
.研討會/講座
.專題研習課程
.交流會(沙龍聚會)
.新媒體出版

當納十一還是甘心樂意呢?

原刊於思道平台(C Prospective),2018年7月14日

思TALK@201806記錄

情境一:車箱中父對女說:「嗰啲基督教每個月要俾十分一人工,正一邪教!」

情境二:信徒久未露面,牧者慰問,信徒表示:「返教會要俾十一奉獻,我窮,真係俾唔起。」

不知何時開始,十一奉獻在世人眼中成為了絕對指令,有未信者因不願奉獻而拒絕福音;也有信徒因經濟困難而避開教會。當然,我們都知道,這是對奉獻理解的偏差,但若非教會過往對奉獻的「恆久教導」,又豈能如此「深入民心」呢?讓我們撥亂反正,重新認識奉獻。

聖經講奉獻

摩西律法提到「把地所出產的十分之一歸耶和華為聖」,瑪拉基書三8-10亦要求信徒十分納一,教會以此為據,鼓勵信徒將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獻給所屬堂會,久而久之,漸漸由鼓勵變成規則,甚至有堂會強制要求信徒十分納一。

按舊約處境,十一奉獻主要是供應利未人生活,利未人居於聖殿,沒有自己土地出產,其他支派便獻上自己的農作物和牛羊等,供應他們生活所需。當時是如交稅的制度,將資源分配,使沒有土地的利未人,以此為生。舊約也有其他類形的奉獻,除了利未人的生活,維持聖殿運作是另一類的奉獻。
除了回應制度要求,每人亦可按自己力能獻祭或奉獻金錢,以示感恩或討神喜悅,都是甘心樂意的。

聖經除了教導信徒如何奉獻,也有如何使用奉獻,如申命記十四章提到,每三年要耐末年的土產十分之一,使利未人、城裡寄居的和孤兒寡婦可以吃飽。

新約著名的「兩個小錢」故事,近年釋經傾向理解為耶穌對當時聖殿人員虧待弱小的控訴,多於單純稱讚窮婦奉獻態度。履行責任,維持運作,不能蓋過關顧弱小,如為聖殿運作而使人百上加斤,聖殿的存在已無意義,又何需十分納一去維持運作呢?

從以上幾點,我們可以這樣理解聖殿時期的奉獻原則:每人都當甘心樂意,按能力奉獻;富裕者則更要擔起照顧弱小的責任;收奉獻的「聖殿」(是負責的人,而非建築物),則有資源分配的責任。

奉獻的歷史

使徒行傳記載初期教會強調凡物公用,信徒按自己的能力奉獻,多屬慈惠性質,供應貧苦,並無特別的奉獻規則。由於當時教會規模細,開支少,也無「聘用」全職同工,信徒間彼此牧養,互相支持,沒有履行十一奉獻的需要。

到羅馬教會至新教初期,教會財政收入主要來自政府,日常營運,聖工人員的生活等,都不構成經濟壓力;由法例規定奉獻,各盡己責;有心人也可另作奉獻;由於國教期間,全民皆信,奉獻如交稅,很少人會質疑奉獻的意義。

國教(國家教會)之後,宗派林立,各自為政,既無政府支持和亦無法例規範,單靠信徒自願的奉獻,不少地方教會便要面對經營問題。當年清教徒就鼓勵信徒盡力賺、盡力慳,也盡力捐錢,使教會有餘,能幫助有需要的人。

面對的問題

雖然經營困難,但當晚的出席者都表示,大都有穩定奉獻,也不擔心無人奉獻,既有信徒視穩定奉獻為一種靈性操練;有看十一為參考數字;更有視之為最低標準,一直持守。然而令人擔心的是教會處理金錢的問題。

也許過去對奉獻的教導,傾向推動信徒奉獻,卻很少有提到收奉獻者的責任;加上不少教會看十一奉獻為必守的規則,每遇本文開端提到這類例子,奉獻規則更會阻礙福音。過往教會對奉獻教導和實踐的傾斜,也為信徒帶來不少問題。

例如有人奉獻支持某項事工,但該事工最後無法展開,堂會或機構既無退款,連清楚交待也欠奉;又如堂會不斷購堂、投資等,卻沒有慈惠助人;更有關於奉獻的錯誤釋經;專注服侍中產、富豪而無視貧苦的「教牧」;大筆奉獻後指點江山的「金主」等等,令不少對信認真的信徒質疑奉獻的作用和意義。有人建議教會不購堂、不聘牧,不重於「發展」便可大減經濟壓力,也避免因財失義。

不問情由,繼續奉獻的「死忠fans」也不少,但一些思細密的信徒,已將疑惑轉化成行動,有將奉獻指定予自己支持的項目,或將奉獻轉移到其他有需要群體。例如某信徒反對擴堂,卻發現所屬堂會將常費作擴堂,他便連恆常的十一奉獻都暫停,或轉奉獻給其他機構了。

對堂會的建議

我們必須面對現實,國教化後,教牧專業化,經營成本遠比初期教會高;脫離國教後,堂會需自負盈虧,加上香港呎金吋土,經濟壓力之大實是前所未有,堂會如何鼓勵人奉獻支持堂會營運,又「不失霸氣」呢?聚會中,也提出了幾點建議:

一) 正確、清楚和深入的聖經教導

錯誤教導的弊病自不用多說,但過往堂會對聖經的教導,多屬簡單和表面,當然有人認為足夠,但卻無助信徒加深對信仰的認識,容易產生錯誤觀念和實踐。

二) 堂會當盡收奉獻者的責任

除了日常營運、事奉人員生活,聖經也提到,收了奉獻,更重要是照顧貧苦大眾,使資源落到有需要的人身上。堂會既能「以身作則」作信徒的榜樣,更能顯出教會在地上的價值,對世人的貢獻,能使信徒,甚至非信徒更願甘心樂意奉獻。

三) 高透明度運作

堂會賬目理應較私人公司易管理,要清楚表達收支不會太困難。此外,理財反映價值觀,堂會若能將理財的理念清楚表達,既能提高透明度,也能藉此作信仰教導。如格價後要決定商戶,除了「最平」、「最抵」,會否還涉及環保、支持小店等價值取向呢?

四) 多賺的多收,少賺的少收

過往強調「兩個小錢」的全然奉獻,堂會經常向生活足襟見肘者奉獻所有,卻鮮有要求富者變賣自己所有跟從主。但以「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角度鼓勵奉獻,既更合情理,也能使「老有所終,幼有所養」,實踐基督的愛心。

五) 福音為本,財務次之

即使經營如何困難,教會仍當以福音為本,實踐信仰就當有「不為五斗米折要」的骨氣。席間分別有堂會及機構負責人分享,貫徹理念,也極少宣傳、募捐,甚至主要開支都不靠會友奉獻,營運當然困難,但卻會意外地,出現認同自己理念的支持者。這類收入不穩定,也探索其他收入來源,但比較為滿足金主喜惡,換取收入穩定,也許更是教會當行之路。

對信徒的建議

我們也對奉獻產生疑問的信徒,有幾點建議:

一) 盡力賺錢、慳錢、捐錢

奉獻是一種生命的操練,既要學習節制,也要常存愛心。即或對堂會或恆常奉獻對象的理財有異議,或對某些常見狀況習以為常,也當常存愛心,以神的慈憐看待別人的軟弱,總能找到令你感動或有負擔的對象,使你能盡力為他們擺上。

二) 努力學習

聖經中關於奉獻的教導相當豐富,但平日慣用的就只有三幾節金句,且抽空處境,信徒也可以在經文和歷史中多下功夫。了解得多,疑問就少。

三) 接受現實

有些人都對教會、教牧有一種神聖的期望,但現實中,堂會也好,教牧也好,仍然得應付、衣食住行、水電煤網等開支,租金或供樓,醫療與保險,都不神聖和高尚,無論經營堂會或應付生活,都只是在世俗中打滾。若遇到當支持的對象,請傾力相助,經濟穩定可免他們活在恐懼中,更有勇氣宣講真理。

四) 別讓「金主」取代「上主」

不少人以為捐獻多就當有特權,捐獻少的也不自覺地向財主奉上主權。但當「金主」取待了「上主」,在富豪在會中享特權,由財力決定影響力,那正是教會開始墮落的徵狀。

總結

正所謂「講錢失感情」,但洗錢卻見真感情,因為「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在那裡。」若問筆者:「究竟有咩動力驅使你個個月十一奉獻呀?係愛?定係責任?」我會答是對神的愛,同對人的責任,當按自己的心意和能力擺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