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當牧者走進現場作戰地牧者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成為傳道人十年了。當初受訓作堂會牧者,學習作牆內的服侍,如講道、查經、團契、探訪等。誰會想像香港會變成這樣?神學院的訓練不足以應付現況,十年的牧養經驗已成歷史,華人的神學倫理也不能回應現況。因為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對每一個香港人來說都是陌生的經驗。

當牧者走進現場作戰地牧者,大家都好像摸著石頭過河,一點一滴累積經驗,敏銳聖靈的引導,在複雜的環境作倫理判斷,作忠心的僕人。

我認為香港已進入接近戰爭的狀態,神學思想也當走得更前,作更多的論述:

  1. 教會在戰區中如何服侍身心受傷者?
  2. 基督徒如何在香港找到角色定位?而非逃避現實。
  3. 牧者在戰區中有什麼角色?如何作倫理判斷和神學反思?
  4. 為何美國軍隊中有隨軍神職人員?他們如何面對正義、邪惡、和平等課題?他們如何牧養軍人?
Wally 傳道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