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當文本脫離作者

2018年香港中學文憑試於4月9日舉行了中文科卷一閱讀能力考核,當中的一篇閱讀文章為台灣作家林黛嫚作品《孤獨的理由》。據林黛嫚的臉書平台說,貴為作者的她讀到試卷上相關問題時,仍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並表示出卷員所擬定的問題實在靈活。

當作者寫下文字、文字再傳到讀者的眼中,往往轉化成另一種形象。我們說,當文本脫離作者雙手,也就正式宣告作者的死亡。記得好幾次寫下文章在網上發布,結果引來各種對號入座的聲音;嘗試親身跟對方解釋來龍去脈,卻被對方進一步人生攻擊。久而久之,也只好調較網絡平台的私隱程度,好減少對方在文字上的誤會。

記得昔日在神學院修讀孫玉芝老師教授的教材編寫課程,老師經常強調牧者所撰寫的教材必需要鉅細靡遺,就是連導師的手足姿態也必需要寫得仔細。老師說,惟有細心的編寫,導師才能夠體會牧者撰寫文本背後帶出的訊息;若一份教材只有簡單兩頁和幾句問題、牧者又未能好好跟導師一起預習,則導師在教授的過程上或會感到迷失、或會嚴重偏離牧者本身的期望。就是說,若希望讀者不離開作者在文本的原意,作者必須要在文本裡多下苦功。

當教會說栽培弟兄姊妹的生命、讓信徒能夠在信仰的生活裡成長,說到底也就是讓作者-文本-讀者三者關係拉近的問題。這裡說的作者是指向教會(也就是文本的註釋者、更是每一位牧者和教會領袖)、文本是指著聖經或是其他信仰教導、讀者則是一般接受信息的信徒。惟有教會能夠清晰表明聖經和其他信仰方面的教導、帶領信徒發現基督教世界的不同領域,他們才能確切明白信仰在他們生命的意義、發現教會在他們信仰當中的價值。

若教會放棄作為作者的身份,信徒也只能夠以自己的方式與文本產生關係。事實上,這也是本港教會近來常見的現象。君不見好些所謂「敏感議題」,教會往往以傳福音為首要使命作包裝、拒絕討論的餘地?在一個資訊爆炸的年代,信徒要透過別的方式發現聖經或其他方面的教導並不困難、也未必會讓他們脫離信仰的生活。只是,當教會滿以為能夠避開紛爭、放棄了為文本放入註釋的權利、也不再在意信徒信仰生命上的遊走方向,她又有何存在的價值?當信徒質疑教會的存在意義時,又會不會帶來更大紛爭?

馬太福音28章20節引述耶穌對門徒的吩咐說:「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導他們遵守。看哪,我天天與你們同在,直到世代的終結。」教會所以成為信徒的群體,只因為他們以基督作為當中的元首;基督所以在教會的群體當中,只因為門徒願意在這個信仰群體裡分享耶穌的教導。說白一點,失去信仰的教導,教會只能夠淪為一般俱樂部也不如的悶蛋集中營。

我們說,當文本脫離作者雙手,也就正式宣告作者的死亡;同樣,當聖經或其他信仰教導脫離了教會,也就正式宣告教會的死亡。盼望每一位教會牧者、領袖,也能夠好好為教導的工作守關,以有效的方式向信徒傳遞基督的信息,讓教會成為教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