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教牧面對反修例運動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7月25日

因著反修例的風暴,港人自雨傘運動後,再一次面對社會撕裂的對立情景,甚至比之前更為嚴重。教牧與信徒在不同層面的參與,帶來牧養和教導的挑戰。

筆者經歷進場與退場的張力,體會個人與群體層面的不同撕裂,除了外出講道,也曾受邀到宗派及堂會的同工會分享所見與反思,看到教牧面對從四方八面來的壓力,急求牧養的良方妙策。

在風雨中堅持牧養

教牧要面對自己在今次風暴的想法,不能迴避,至於在所牧養的堂會如何表達與教導,則因應堂會處境而有差異。因此,有牧者全程投入,到前線與陪伴堂會青少年,有牧者只出席公禱會,有牧者以個人身份參與遊行等。然而,牧者確實仍需要牧養在後場的堂會信徒,包括不參與的信徒及公務員等。我們需要求智慧,去辨識自己的牧養場景,作出適切的代禱與教導,伸出關懷之手,張開耳朵聆聽,以心去溝通,與他們分擔憂患,一同守望與禱告。

毫無疑問,今次的社會撕裂帶來的傷痛甚為嚴重,教會難以倖免。筆者在堂會的講道及社交媒體看到,我們的情緒被牽動,平時少談政事的朋友變得十分躁動。

我曾在一個老友群組發放個人禱文,卻被提醒用字小心;我見有人分享「暴力始終是暴力,罪始終是罪」,我認為結論過於約化。相信教牧可能會面對類似情況,感受當然不好,但總要辨識處境,檢視與修正,在風雨中堅持牧養。

我事奉的教會在崇拜後有祈禱會,當時大家心情有點沉重,弟兄姊妹因怕衝突帶來不開心,情願不作分享,我看見情況,認為大家要誠實面對實況,鼓勵他們分享出來,其中一位弟兄的家人對基督教不滿,因看到有牧者有份參與前線,認為助長暴力,她不知怎樣回應,感到十分沮喪,我只好上前關心,聆聽她的不快,分享我在前線一些觀察。

我們不要錯失這些牧養的契機,進場其實並不一定要去政總或不同區域參與遊行,而是進入時代的處境中,去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牧養不能迴避宣講

的確,牧養離不開聖經的宣講與教導。然而,有不少堂會對反修例運動避而不談,不知怎樣教導。早前到一間堂會講道,該堂教牧叮囑我講道時不要表明立場,因為會友黃藍分明,雨傘運動時有同工立場鮮明引發很大衝突。我講道完後,她對我說,其實也可分享多一些。這種步步為營的牧養,或許是一個過程,多作嘗試不同教導,好過原地踏步。

筆者察看到不少堂會一直都未能就著社會議題建立起分享及教導的文化,恐怕會眾有反彈帶來壓力。我們可以在一些場合作出教導,例如回應講道,或是在堂會特設一些對談小組,逐步建立在這方面的氛圍,培育信徒彼此尊重而能坦誠分享的態度,當衝突來到時,不會一觸即發,措手不及。

認識一位剛繼任的堂主任,在是次反修例的風暴中,他的同工及會眾提出很多的提問:堂會是否需要發表聲明?為什麼教牧參與其中而又發出聲明要求撤回等?我們的教會需要什麼準備才可去前線參與?他去思考並嘗試努力尋求解答,勇敢於講壇上宣講相關的教導,因為之前堂會是講明教會是政治中立的。他帶領會眾從宏觀思考當權者在修例過程中所引發的問題,而作為公民,理應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勇於表達,不應受「政教分離」的迷思所困。這位牧者的確打破了堂會的一向作風,因為以往堂會希望中立,牧者從來在講道上,不講政治議題及應用。這位教牧告訴我,他當天講道後獲得絕大部分會眾的認同,大家減少了不必要的猜測。從前不談社會及政治議題的堂會,首先向外爭取支援,同工會開始,測試水温,再到不同部門等。

當港人親眼看到當權者與社團人士在港鐵元朗站的所作所為,受害者的哀傷與哀慟可以想像,他們的傷痛可以向誰訴說呢?張智聰博士在〈抗爭有理 – 哀告詩的政治意義〉分享了哀告詩的特點與其延伸意義,值得教牧同工運用於宣講信息,教導會眾,培育靈性,繼續以哀告抗爭不義。張博士認為哀告詩可以讓禱誦者領受三種身分,分別是有屬於自己聲音的受屈者、不存二心的上主投靠者及對未來心存盼望的哀告者。除了信息宣講之外,我們可以採用,教導會眾以哀告詩作禱告,「以哀告詩作禱告,不單是活在夾縫中的芻狗群生面對世道不公的哀聲上訴,更是在公理不彰的惡劣處境中,如何讓自己保持清醒,不容黑暗蒙蔽心中的光,不被不正常的現象扭曲自己的良知,堅信黑暗與不正常都只是暫時的,毋忘初衷,以善報惡。」(93頁)

做神學是牧養循環

當我們思考牧養與宣講教導,不可或缺的就是返回歷史與神學的框架中作思考。筆者翻閱葉沛森博士的〈左右兩難 ─ 穿越本土的大公觀念〉一文,他提出我們要誠實面對的是,基督新教自改教以來,逐漸失掉了其大公性,將教會從文化藝術、科研、法律和政治等範疇中後撤。因此,一路以來,大公意識與精神淡薄,既沒法扭轉宗派不斷衍生的情況,更將個人從世俗的生活世界中搶奪過來,遷入一個私人的屬靈領域,無怪乎現時參與政治關懷的教牧,個人色彩甚濃。文末的一段文字,值得我們一再思考:「在福音大公的屬靈基礎之上,教會應將她的前線重置於持不同政治信念的群體中間,特別是敢於挑戰禁忌、踏足本土身分政治的年輕一代的處境中,使這世代在無情的政治角力中再次聽聞神公義與復和的福音。」(《迎向政治的呼召》,121頁)

董家驊牧師的最新著作《21世紀門徒現場:實踐神學新探索》,為我們提供實踐神學探索的四個步驟:描述當下、探索處境、神學反省及更新實踐。正與羅利‧葛林(Laurie Green)提出的做神學(doing theology spiral)十分接近,從經驗、探索、反思(直覺、檢視及新見證)、回應及新處境/經驗,思考牧養循環的整合。不同的是,董牧師從歷史與神學思想,整理出華人福音派的視野,三一上帝在當中的運行與當下意義,建造門徒。「我對實踐神學的理解就是作主門徒,是關於在教會群中察驗三一上帝在當下的行動,藉由參與在其中,心意更新而變化,在所處的時空中詮譯福音。」(6頁)

這樣看來,基督新教也是沒有「大台」,教牧要有自己的神學思想整合,與不同人交流,閱讀及參與不同講座,充實自己,結交一些前線人士,獲取資訊,分享經驗,按個人牧養處境,回應時代的挑戰。

結語

過去,教會囿於政教分離的迷思,如今經歷反修例運動的洗禮,教牧能否對政治關懷與牧養經驗,作出更新的思考?似乎仍待努力?!

但願,教牧面對當下香港處境,緊隨三一上帝的導引,心意更新而變化,牧養會眾踐行於信,在時代中作主門徒。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