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當台灣離同性婚姻一步之遙

隨住同性婚姻係台灣有突破,香港教會相信好快跟進討論。

教會係同性婚姻上立場相當一致,就係反對 (嗱,唔好成日話教會唔合一,某D大題目上,教會係異常合一,合一到痺),背後的邏輯相當簡單。同性戀行為是神不喜悅,在聖經中視為罪惡,所以作為教會及信徒,有責任阻止同性婚姻合法化。驟眼看來,無大問題,細心一看,這種講法漏洞相當大。認同聖經視同性性行為是罪,與反對社會上容許同性結婚,當中並無強烈直接關係,甚至可能毫無關係,一方面可以接受聖經要求,一方面同意立法允許同性合法婚姻。

在聖經之,神不喜悅的,又豈止單單同性戀行為,神對拜偶像一向深痛惡絕,但恐怕沒有甚麼基督徒會上街反對宗教自由。作為基督徒認為拜偶象是罪,與認同別人享有宗教自由,並受法例保障,未必完全抵觸。其餘還有很多個別事例如婚前性行為,被教會視為罪行,在社會上卻合法。

過去一段長時間,無論直接對話還是網上的討論,遇到很多基督徒無法思考到這一點,只要稍為透口風有兩分認同同性婚姻,對方下句必然是:「你係咪基督徒黎架!」

過去一二十年教會在反同運當中,一直甚少討論到基督教倫理與社會制度之間關係。教會現時面對同運普遍的立場,實際可能是一種君士坦丁主義的延伸,動用政治影響力,期望社會政策更合乎基督教的倫理要求,除了有利教會生存,更對全人類有益處。作為社會的一員,在香港及台灣基督徒甚至是少數的一方,應該如何說服社會大眾,基督教倫理有其優秀一面,值得社會採用呢?不過可惜,過去近十年間,教會好少做類似的遊說功夫,只是不斷動員聯署、遊行,重申立場。

(唉,其實社會上有邊個唔知教會係同性婚姻上立場係點。)

不過令我更加好奇係,以上實踐,又同在華人教會中比較流行的終末論:時代論,撞到啪啪聲。時代論者認為,當越接近末世,世界只會趨敗壞,道德淪亡。任何社會改革及政治參與,只會浪費時間,徒勞無功,作為信徒最重要是在末世前盡力傳福音,吸引更多人信主。所以過往一旦發生大規模的天災人禍,恐襲打仗,部份信徒不單不會悲天憫人,反而視為傳福音良機,又因為主再來的時刻又近一步,難掩雀躍興奮之情。

在雨傘運動前後,類似講法在教會風行一時,當有年青信徒嘗試投身社會運動,推動政制改革,期望社會更加公平、公義,卻被為數不少的教會領袖譏為搞社會福音,不務正業,要求「政教分離」。教會不談政治,以免引起爭拗,惟有在反同大業上,有例外的表現,能否有人為我娓娓道來。

教會回應同運,經常進退失據的地方,是教會反對同運背後主要原因是信仰,但又好清楚信仰對未信者並無影響力。所以十幾年前,反同陣營開始調整策略,走所謂社會文化路線,認為即使不用聖經及基督教倫理,以一般社會文化角度,一樣可以回應同運的挑戰,近年當然是風風火火的家庭價值。不過,在教會因為反同而推許的家庭價值,非常片面,實際只是針對同性變者無法結婚孕育下一代這一點,將家庭價值縮窄到核心家庭結婚生仔之上,例如教會大力推六個一(一生一世、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價值、1111夫妻節,當中所推舉所謂的家庭價值,甚至未能觸及未婚者的原生家庭,或其他不同的家庭組合(單親、喪偶)。

明明反同,卻祭出家庭價值,外界的人自然覺得教會很虛偽,尤其是近年香港的大氣氛底下,會影響家庭的,又何止同運?學童自殺、怪獸家長、TSA操練、教育政策朝令夕改、學業壓力、雙職父母、工時過長,如此種種,不見得教會有相同力量關注。當有人指出這種虛偽,教會又縮回信仰範圍之內,宣稱在一個平等多元社會下,教會有權跟據自己的宗教信仰表達意見,遊行集會聯署並無不妥。

在外界的人眼中,這叫做搬龍門,只是教會內的信徒不自覺,並且以為自己的論點無懈可擊。

每一次都有人問,你鬧完教會,咁答案呢?

我覺得教會在反同之前,更加應認真想清楚一件事,基督教倫理與社會制度的關係是甚麼?一件在基督教倫理中認為正確的事,是否必須要由社會制度保障,若然,應該如何去推動,如何說服信仰不同的人。

我相信,這是比反同運更基礎的事。

其次,信徒的論述能力依然有待提高,在教會對同性戀流行的講法,實在很難上大雅之堂,難以在公共與其他立場不同的人辯論交鋒,更遑論說服他人。例如在教會中,仍然很容易聽到信徒反對同性戀的論點是「同性戀不自然」、「同運發展會令人類滅亡」、「同性戀不是天生」、「教壞細路」、「傳播性病」等等,然後引一大段聖經證明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是由神所立,不得擅改。當有人指出,作為基督徒行事為人固然當以聖經為據,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對未信者而言,聖經律法又與他們何干呢。

「那麼他們就要認罪悔改信耶穌!」

震驚十三億人。

再稍稍舉「同性戀會令人類滅亡」為例,同性戀以同性為發展親密關係的對象,實際並不會使人失去生育能力,過去因為社會及家庭壓力底下,不少同性戀者一樣結婚生仔,以掩飾身份。再者,隨住科技發展,代孕亦漸漸流行。不少在教內流行的反同理由,在教外已成陳腔濫調,駁不堪駁,惟有在教會中繼續「塘水滾塘魚」。

雖然我未必完全認同明光社的論調,但他們走社會文化路線,嘗試以大家聽得懂的語言和外界溝通,已比以上這種信徒高出不知多少倍。

面對非信徒的詰問,很容易出現之前講到搬龍門的現象,講到詞窮理屈之時,拿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為自己擋。「在我的信仰中認為『同性戀會令人類滅亡』,所以我的言論受到宗教自由保障」。

過去一二十年教會在反同運之中,寸土必爭,意圖消滅對方於萌芽狀態,失去應有的包容,隨意散佈同運陰謀論,反而令對方贏得市民大眾的同情。各地同運發展均有同一現象,試圖繞過協商階段;反正再講多一百年也不會有結果;挾民意直接走去司法層面,製造既定事實。

我絕對認同教會可以根據自己的信仰立場去推動某一種政策,但推動政策卻關乎政治,政治當中必然包括很多的談判、協商,甚至妥協、交易。以現時教會中那套「政教分離」原則,準備好了麼?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