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當上帝的話臨到……(路三1-6)

原刊於此網站

將臨期第二主日

今主日福音書經課是一段很特別的經文,在路三1及2節中,提及了一個帝王、一個總督及三個分封王,以及兩個大祭司的名字。大家可能覺得,路加福音的作者,是否有需要將這些歷史資料記下,路加第三章倒不如像其他三卷福音書般,單單記載施洗約翰開始其傳道職事,不是更直接嗎?即使刪去這些歷史人物的名字,對我們了解經文,看來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路加記下這些人名的作用是甚麼?我們都知道,路加雖然是一位醫生,但卻善長歷史敍事。路加福音是四福音中,最詳盡記述耶穌生平的福音書,加上使徒行傳,就是初期教會的歷史。那麼,加插這些人物的名字,純粹是作者個人喜歡歷史記述的偏好嗎?或者,路加的目的是要藉時代背景來證明耶穌是歷史人物嗎?坦白說,當你讀金庸小說時,幾乎每一部都有明確的歷史背景,好像韋小寶是康熙年代的,張無忌是元朝末年的、郭靖是南宋末年的……雖然小說有很多歷史人物,甚至不少情節也符合歷史,我們也不見得將金庸的文學創作視作歷史敍事……那麼,路加在施洗約翰出場前,特別加插這些歷史背景,到底有甚麼意思?今主日是將臨期第二主日,這段經文又有甚麼關係?

歷史的權勢

路加勾劃出來的,是一幅耶穌及約翰時代的歷史景觀,涉及了羅馬帝國建立的殖民權勢的政治格局。羅馬帝國是當時世界的中心,凱撒是羅馬帝國皇帝的統稱,是權傾天下的帝國君王,提庇留是帝國第二任皇帝,在位已經十五年長。上一任的皇帝名奧古斯都,被視為羅馬帝國最偉大的君主,開啟羅馬支配下的和平(Pax Romana)盛世,堪稱天下強國。

羅馬帝國領土廣大,也包括了原屬以色列國的猶太土地,羅馬在當地設猶太行省,保留猶太人國王,實行猶人治猶。當然,在殖民帝國陰影下,不過是個傀儡政權。新約聖經中最早出現的是「大希律王」,作王33年之久(37至4 BC)。耶穌出生時,因擔心自己「猶太人的王」的地位受新生的「基督」威脅,故下令殺害全國兩歲以下嬰孩(太二)。大希律死後,羅馬政府再分封大希律的三個兒子亞基老、安提帕及腓力為王,分別管轄猶太行省的不同地區。其中亞基老因其暴政,結果被羅馬政府廢去,猶大和撒馬利亞改由羅馬政府派總督(或巡撫)管治,本丟彼拉多是第六任的總督。

大祭司是祭司的最高領袖,主要職務是維持聖殿的獻祭禮儀,可以進入聖殿內的至聖所,為人民獻贖罪祭。大祭司也是猶太人議會的主席,在羅馬帝國管治下,由凱撤任命。亞那原是猶太人的大祭司,後被羅馬政府撤職,以該亞法代之。不過,亞那即使退任仍具影響力。耶穌被審時,兩位大祭司也曾經手。

抱歉如此不厭其煩地交代了各歷史人物的背景,是希望各位明白路加的佈局。他要突顯的,是施洗約翰及耶穌時代掌管世界的權勢格局:殖民帝國與殖民地的權力共謀勾結,並且將當時猶太教宗教領袖的尷尬位置表露無遺。這是耶穌及施洗約翰時代的權力圖譜。如果我們要按今天華人社會的背景重述一次:習近平在位第三年,張曉明作中聯辦主任,梁振英作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崔世安作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馬英九作台灣中華民國總統,以及一眾作國愛國宗教團體領袖的神職人員。

救贖歷史的介入:上帝的話

路加書寫世界權勢的歷史,並不是要趨炎附勢,攀附權貴,卻是要說明,上主救贖計劃,正是要介入世界權勢的歷史現實之中,目的是要帶來改變與更新。這就是天國運動的本質。

路加所書寫的救恩歷史,始於上主的話的臨在。然而,我們清楚地見到,上帝的話並不是臨在於政治權貴集中的華麗殿堂裡,卻是臨在於完全不被人重視的曠野,以及籍藉無名的施洗約翰身上。施洗約翰的職事在曠野開始,因為他要宣講的話,不被政治及經濟的中心所歡迎,更重要的,是上主的話選擇在邊陲之地臨在。上主的道從來就不見容於權貴,昔日如是,今天也如是。

記得天使如何對撒迦利亞形容約翰嗎?「他在主面前將要為大,淡酒烈酒都不喝,從母腹里就被聖靈充滿。他要使許多以色列人回轉,歸於主—他們的神。他將有以利亞的精神和能力,走在主的前面,叫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叫悖逆的人轉向義人的智慧,又為主預備迎接他的百姓。」(路一15-17)這說明,施洗約翰的生命是預設了擔任啟動天國運動的使命。約翰作為先知的角色:就是要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他就走遍約旦河一帶地方,宣講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馬太福音:「你們要悔改,因為天國近了」(三1)

這是兩個國度的相遇,也預設了天國福音與世界權勢的必然矛盾。羅馬的帝國盛世,其實只是以武力鎮壓反對勢力,除去威脅國家安全力量的維穩結果。希律接受羅馬統治下的繁榮和穩定,猶太教因此被羅馬帝國接受為合法宗教之一,宗教領袖的權力合法性,也是由帝國封立任命。同樣,希律也不能接受威脅其地位的約翰及耶穌。約翰被斬,耶穌被殺,就是上述權勢的結果。希律安提帕把施洗約翰下監,最後把他斬首,因為施洗約翰反對他和他兄弟腓力腓力的前妻希羅底的婚姻(路三19-20;可六17-29)。當法利賽人警告耶穌說希律殺他時,耶穌稱他為「那個狐狸」(路 十三31-32)。最後,彼拉多審判耶穌前,把耶穌先送給希律(路廿三7-12)。彼拉多也曾以軍隊鎮壓加利利示威者(路十三1:「當那時,有些在場的人把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攙雜在他們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 ),這是羅馬人典型的統治手段。當然,彼拉多也懂得統戰猶太教的宗教領袖,不欲得罪他們,既然猶太宗教建制要除掉耶穌,既使他明知耶穌無罪,最後也將耶穌處死。施洗約翰的死,是他為真理而開罪權勢;同樣,耶穌的死,羅馬殖民帝國、猶太傀儡政權與建制宗教領袖間共謀勾結的結果。

將臨期的反省

今主日是將臨期第二主日。將臨期首先準備慶祝基督的第一次降臨,第二是期待迎接基督第二次的降臨。我們較多重視前者,而忽視或忘記了後者。將臨期對今天的基督徒的意義,僅僅是為了慶祝基督的誕生嗎?還是在提醒及挑戰我們,當下的存在與生活,所作的一切,是否都為基督的再來作準備。

昔日施洗約翰為主耶穌預備道路。路加引用及改寫了以賽亞書四十章,「正如以賽亞先知書上所記的話:『在曠野有聲音呼喊著: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筆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凡有血肉之軀的,都要看見上帝的救恩!』」 可見,預備這條道路是充滿阻力及挑戰的,本來就不是康莊大道。

弟兄姊妹,今天,在迎向主耶穌第二次降臨的時候,上帝的話會在甚麼地方宣講出來?是當今權勢當道的地方嗎?是藉著誰來引向主的再來?是與權勢共謀的政治及宗教領袖嗎?要宣講的內容是甚麼?是與世界權勢和諧的維穩福音嗎?

讓我們思想:今天的曠野在那裡?教會是親近被權勢重用的地方,還是不被權勢接受,甚至被排斥的曠野?誰是今天的先知約翰?是領受特別召命的那一位先知,還是每一位蒙恩得救的基督門徒?我們是否預備好迎接基督的第二次來臨?如何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有待填滿的山窪是甚麼?需要削平的山岡在那?彎曲的地方是甚麼?高低的道路在那?是的,在我們面前,的是山窪及山岡,還有彎曲及高低不平的路……教我們氣餒,要我們放棄。

今天這個世界有待「修」的道路是甚麼?是以自我為中心,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卓越成功?以物質來界定人的價值的經濟社會?是種種不公制度背後的罪惡權勢?以「中環價值」主導一切的社區重建?向郊野公園開刀的發展硬道理?扼殺孩子成長的教育制度?令人成為奴隸的地產霸權?是宣揚虛偽及盲目愛國主義的民族大義?崇尚強權權勢,謊言充斥、顛倒是非的權謀世界?

悲哀的是,在路加的書寫中,大祭司制度也淪為權勢的附庸。上主的話竟然不是藉著宗教權威來宣講!因為上主的話拒絕成為擁抱和諧穩定的宗教建制的一部分。因此,此時此地,上主的話臨到,正是要宣講向罪惡的權勢(個人的罪,制度及結構的罪)說:「不」;上主的話臨到,正是要宣講人的價值與尊嚴不在經濟與物質,而在於接受叫人悔罪的福音,並藉基督得與上帝重建關係,向罪悔改,重建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大自然的割裂及異化關係。施洗約翰與耶穌,從沒有向當時的權勢及謊言妥協,卻是宣講「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宣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8)的福音。

將臨期的意義,是要將今日的現實世界與未來的天國國度連繫起來,提醒基督徒,毋忘初衷,延續天國運動的精神,為未見卻將要降臨的國度作準備。剛才燃點的第二枝燭,代表信心,面對不信的誘惑而燃點。將臨期的重點是展望基督的再來,懷著信心與希望,參與當下的重建,直面不理想的現實,迎向整全的天國。

今天,在習近平在位第三年,張曉明作中聯辦主任,梁振英作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崔世安作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馬英九作台灣中華民國總統,以及一眾作愛國宗教團體領袖的神職人員。曠野的微聲在召喚著,我們願意遠離政治及權力中心,退到曠野,去聆聽上主的話嗎?又作好了預備去宣講及見證天國福音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