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當「疑似宵禁」時,堂會怎做?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10月10日

周末及主日(2019年10月5日及6日),政府宣布《禁蒙面法》後,再加上周六港鐵全線停止服務,而主日只有部分港鐵站開放及提供有限度服務,不少堂會的正常聚會受到影響,甚至有些堂會取消主日崇拜。

接著數天,晚上八時後港鐵暫停運輸,引起港人出入不便。執筆之時(10月9日),香港尚未實施宵禁;當然也有評論認為港鐵晚間暫停運輸,超市及商鋪提早關門,變相是「疑似宵禁」了,市民晚上留在家中,避免外出上街生事。

現時因著社會運動而帶來交通的影響,更重要是恐懼的傳播,有些堂會甚至取消了原有於重陽節假期的營會。有些機構的慶典聚餐,差會的公開祈禱會等也要延期舉行了。沒有牧者預期這場風暴正這樣衝擊教會生活,遇上這場突發而持續變化的社會運動,教會領袖要認真思考,怎樣按著身分作出合宜的應對。筆者討論這個假設性課題:萬一實施宵禁,或「疑似宵禁」時,承認沒有標準答案,不同堂會因應其身處社區與會眾組合,而有各自判斷與行動。

「疑似宵禁」

根據《公安條例》第31條,「行政長官如信納為了公共秩序而有需要,可藉命令指示每位人士,或指示宵禁令所指明的任何類別人士中的每位人士……須在宵禁令所指明的地區及時間留在戶內。」本港於六七暴動時,曾經實施過宵禁。

倘若政府實施宵禁,很大可能是晚上時段,港人要限令留在戶內,不准外出。堂會晚間正常聚會如祈禱會、團契小組、晚堂崇拜等,勢必受到影響。有關法例不賦予宗教組織有任何豁免權,現時《禁蒙面法》因著宗教理由,可以豁免。

政府一旦實施宵禁,必會引發更大恐慌,對民生與經濟帶來極負面的效果。從目前跡象估計,政府透過地產商團與港鐵等配合,一到晚上與假日,診所體育館等停止服務、商場及超市等不營業、港鐵輕鐵暫停服務等,市民便要無奈地留在家裡,減少外出,這便會使上街抗爭的人數銳減,從而止暴制亂。

對堂會來說,「疑似宵禁」的殺傷力少於真正的宵禁,至少信徒外出聚會,只要解決交通問題,不會觸犯公安條例。教牧與信徒要處理的不是守法或犯法,乃是普遍存在中產堂會的自保文化;萬一出事時,堂會怎辦?

回顧歷史

陳智衡於《紅火淬煉》分享:「在1927年中共開始展開反基督教的威脅下,多處地區教會的活動也相繼暫停……同一時間,中共四處策劃暴動,對教會構成嚴重威脅。信徒不願意再到教會聚會,除了是因為多處路障帶來交通不便外,更重要的是大部分基督教教堂附近都有中共黨員包圍。他們威脅要破壞教會的聚會,並在教堂外散佈反基督教言論。因懼怕這些反教人士發動暴亂及對信徒和教會領袖作出暴力攻擊,所以不少教會都決定暫停聚會。」(83頁)

歷史何其諷刺,教會同樣面對政權的威嚇,特別那些開放作休息站的堂會。教牧與信徒可合理化暫停聚會,因有先例可援。但另一方面,某些戰亂不絕的國家,或常有暴力衝突的城市,仍有堂會身處蘇丹及敘利亞等,持守福音使命。

教會本質

也許本港不少堂會,長期受到教育界的「管理主義」影響,不少領袖的思維多傾向於「自我保護」,於是「過度管理」往往是堂會的自然反應。

大多堂會因應暴風與暴雨,已訂下明確的指引,說明何時聚會因應天氣變化而取消。但面對周六及主日,即將有大型群眾活動舉行,堂會領導層是否如同港鐵一樣,預早封堂,為了保障教牧同工與信徒的人身安危,因而取消崇拜及其它聚會。

堂會把人身安危放在考慮的首位是無可厚非,也是重視人的價值。當堂會所在的社區,已有暴力事件發生,堂會可能要提早結束聚會,儘快疏散會眾平安回家。正如面對黑雨信號,社區爆發嚴重的暴力事件,會眾現時離開反為不安全,堂會要讓會眾與街坊在安全地方暫避,直至警隊與群眾已離開現場。

信徒要趕快離場,或暫避堂會,要視乎場景,堂會領袖不能一刀切簡化思考,乃要靈活應變。更重要是堂會要認真思考,身處亂世,教會本質與使命到底是甚麼?倘若堂會只是提供宗教消費的有限公司,遇到可能出現的事故,關堂暫停服務是理所當然的!顧客因交通或安全不能來,堂會就暫停提供宗教服務。堂會停止聚會,信徒更能心安理得,振振有詞說:「不是我不敢去,乃是堂會不讓我去。」

醫院存在目的是救人,照樣地方堂會存在目的,也是履行耶穌昔日在世的使命。

《香港基督徒在現今社會及政治變遷中所持的信念》(簡稱《信念書》)第三節這樣表達:

我們相信,教會是神在耶穌基督裏,籍著福音所選召出來的有形屬靈群體,是基督的身體,是基督所充滿的。神設立教會在世人中榮耀祂的名,服事人群,見證及擴展神的國,完成祂在基督裏創造及救贖的旨意,特別透過以下三個功能實踐出來:
(一)在本地及向世界各地宣傳神救贖的福音;
(二)藉著崇拜、團契牧養及屬靈紀律建立信徒群體的屬靈生命;
(三)在世上做光做鹽促使社會及文化的更新。

這使命是基督交付教會的,因此教會無論在任何環境變遷中,都應竭力維持這使命的全備性,不可因人的意思或政治影響而有所偏差,或將其分割。

身處社會動盪不安、人心惶恐失措的時勢,我們「務要忠於基督,不應因環境的改變而妥協,為遷就策略而犧牲聖經真理的原則,而應靠主大能堅守我們與主所立的約,絕對服從祂的命令,在危機中見證主,榮耀祂的名。」(《信念書》第二節)

聚會調動

對堂會而言,要重新反思教會的本質與使命。可能兒童與未成年人士的聚會安排,需要多些敏銳。堂會最大影響可能是周間的晚上聚會安排,有些可以暫停,有些可以維持。

倘若我們想像事件去到最惡劣的程度,信徒無法自由往堂會聚會,宗教自由受到侵蝕。我們要教導信徒「無大台」下也能自主自發地有小組或家庭崇拜。當信徒習慣返聚會,危難時日卻停止消費,我們要省察信徒對信仰的忠誠究竟是怎樣。

堂會於時勢艱難時,首要不是求存自保,相反,更要思考怎樣實踐愛心服事。也許堂會成為了「戰地心靈救護站」,不再是節目主導,乃是信徒因應社區需要而提供適切的關懷與服事。有些獨居長者可能需要有人提供交通、或食物;有些孩子需要功課輔導或託管。堂會更可為不少情緒困擾人士提供個別傾談與輔導。

結語

「在這社會重大變遷的時刻我們應格外積極把握機會,努力傳揚福音,見證主名。在確認以上各點的同時,我們深深體會自己的軟弱,深知不能憑自己的力量和決心,在衝擊和挑戰中站立。故此我們仰賴父神的大能與信實,基督的慈愛,聖靈的同在,保守我們的信心,引導我們走前面的道路。」(信念書》結語)

不同堂會於時代考驗中,各有不同回應;重要是我們非出於恐慌而自廢教會使命,乃是我們無畏無懼,堅守使命,忠心愛主!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