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畫給想要釋放的人 — — 〈我的媽媽是宗教狂熱信徒〉

畫風雖不華麗,甚至有點生硬,筆觸亦見生澀,人物表情卻異常到位。
這是作者的自傳漫畫,可說是真人真事。
按照內容,作者媽媽信奉的大概是類似耶和華見證人的宗教。
畫家透過畫出小時候日常的片段,告訴我們這宗教如何影響著她生命,或曰如何扭曲了她的人生。

雖然我的讀者當中該不會有耶和華見證人的信徒,但任何有宗教背景的人,相信看這本漫畫時都會有或多或少的共鳴。
願石井沙耶小姐已走出宗教的陰霾,願信仰使人釋放而不是被囚。

這本漫畫只有短短12話,但每一話都會微微令人揪心。
畫家沒有呼天搶地大控訴,更多的只是疑惑和淡淡的無奈。

這就是漫畫的主人翁小沙耶,某天她詢問母親是否可以到同學家玩時,抱著會被拒絕的心理準備,沒想到母親竟一口答應。
回家後,想告訴母親心情時,才知道母親打的是甚麼算盤。

這是漫畫的開首,苦笑著的小沙耶和一直笑到你心寒的母親。
以後,這樣的情境將一再發生,直到她整個青春期完畢。

小沙耶的童年沒有太多回憶,只有很多很多的宗教聚會。
香港的信徒應該也不遑多讓吧,以前我一星期也會返很多日教會。基本星期六、日團契崇拜是一定的,星期三可能有祈禱會,然後有時要開職員會,有事奉的話要回去預備或練習敬拜,一個星期回去四、五天也不是不可能。那時的schedule每一天都很full(因為除了教會你還是學生打工仔別人的另一半、朋友、兒女、家長諸如此類),超忙的。
所以我很贊成簡化事工的Flow Church啊。雖然不知道這間教會以後會怎麼走,不過讓牧者和信徒有喘息和思考空間怎麼都不會錯呢。

1_ibxqe2a6yiTwFmqpXvGqQQ

某次小沙耶聚會正坐太久,卻被一個姨姨教訓。
又是這個笑到讓人心寒的臉容,超恐怖的。
有時候,被人狠狠責罵最多覺得害怕或傷心,但要是那個人眨下眼卻用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向你表達:「這都是為你好啊。」
免不了讓人疑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從而令人,特別是小孩會混亂起來。
拜託這些大人不要如此虛偽,不喜歡就不喜歡算了,不要又懶和善好不好。

某次布教(大概是類似基督教的街頭傳福音吧),媽媽撞到了一隻鳥兒,小沙耶說要回頭看看受傷的鳥,媽媽卻為了趕時間想要棄之不顧。
這裡發生的事情其實常常發生在我們的身邊。
比如某個在敬拜台上發光的主席,你卻發現他對家裡的菲傭其差無比;比如那個宣稱自己從不講粗言穢語的弟兄姊妹,你卻發現他在背後搬弄是非,聯群結黨。
黑人問號。
這些人通常還自我感覺良好,實在叫人無語。

因為母親信仰的宗教,從小到大小沙耶有很多事情不能做,譬如不可以慶祝任何節日(生日也不行啊),有很多歌不能唱(連國歌也不可以), 漸漸小沙耶被分隔了出去,她也自我隔離起來。
不是說分別為聖不可以啊, 但人本來就是排他的群體,只要你有一點點異常,也很容易遭到排斥。如果真的非得要和別人不同的話,必須是本人深深認同的價值觀,由內發自外才值得,因為代價太大了。
像我現在脫離了社會的正常軌道,偶然還會受到一點小小的非議,不過我自己知道在做甚麼,開心就算了。但小沙耶卻是被母親間接逼成了孤獨一人。

不過最可怕的還是接下來這一幕:

這個姐姐說她也曾想放棄這個宗教!

結果因為sunk cost,她寧願賠上一生!
這樣的人生我想想都覺得恐懼。
但的確有不少這類人的存在:不願離開已不相愛的另一半,不願離開已厭倦的教會,不願更改明知錯誤的信念……一旦做了,就像這個姐姐說的好像一切都「白費」了, 彷彿世界末日。
不過拜託清醒一點,餘下的人生救得一天就多了一天,未來比過去更值得期待呀。

長大後小沙耶終於和母親說清楚,想要「普通」地活著便好,雖然母親哭喊著「不想和我一起上天堂」嗎?幸好也沒有瘋狂到以死相逼。
可是,人不是說「我要由此刻開始重啟人生」,過去就會和你講拜拜。
沒有了母親加以束縛,小沙耶也無法輕易擺脫宗教的陰影。
真的啊,因此可以回頭的時候要盡早回頭啊,這樣砍掉重練時花的時間會比較少一點。
像我搬出去的第一晚過夜時真的很快樂,但同時也有濃濃的愧疚感,會忍不住想,就我一個人過得好也可以嗎? (幸運的是每次和媽媽相處後都覺得自己的決定沒有錯);又像我最初沒有返教會,有很長一段日子都帶著罪惡感,懷疑到底自己有沒有錯。

後來小沙耶想到徹底背叛宗教或者可以給自己開闢一條出路,於是她和人發生關係,也嘗試吸煙之類。
不知道最後她過得怎麼樣, 希望她過得「普通」就好了。也深願我們不必如此扭曲,才懂得回頭。

要讓自己一直「心情還不錯」地活著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