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略談曾慶豹的〈誰還在乎說不說方言?〉

在面書上拜讀曾慶豹博士的作品〈誰還在乎說不說方言?〉,批評靈恩派和福音派盲目擁抱資本主義,雖然有牛刀殺雞之感,但仍是一篇教人反省的文章。

首先我想補充一點:當歐洲人移民至美洲、當新教推動普世宣教(包括傳入亞洲),新教正式進入宗教自由市場的年代。這是甚麼意思?人們相信甚麼宗教,突然間很大程度地不再受家族、地區和文化背景所限制,他們可在自己有生之年,自行選擇加入甚麼宗教,自行選擇支持某一類宗派或某一位牧師,因此某一堂會人數可以暴升暴跌。昔日的教會不是沒有人數升跌和信徒人口變化,但性質上跟宗教自由市場下的,很不相同。在這格局裡,不二法門是找一些簡單口號和信念來瘋魔民眾,更複雜道理不重要(因此不再在乎說不說方言),捉摸民粹心理才是竅門。這種「成功」之道與資本主義搞生意的原則暗合,如此,白手興家的牧師跟今天企業式 CEO 在心態上沒有甚麼大分別。

Image from recruiter.com

另外,教會和神學院絕少處理作者關注的資本主義問題,作者認為原因是那裡缺乏社會科學等思考,恕我不能同意。我認為最重要原因應該是當今神學院必須仰賴教會奉獻來生存,並且在這百多年來,大部份北美和亞洲裡的福音派背景神學院與大學傳統分家後,已經無法再維持其學術活力和學術志向。因此,其對教會的權力,僅只剩下教會傳道人發牌機構的意義。且看看那些無謬誤的討論就會明白。為何那些討論總膠著不前呢?難道是因為神學院缺乏聖經科老師,所以才無法處理?不,真正原因是教會保守勢力普遍不悅,那麼即使有人懂,也不敢在神學院以致教報裡說出來。如此看來,剛才說神學院淪為發牌機構,可能亦是過譽的了。今天基督新教裡的很多神學院,有事要出來護駕,無事就被打入冷宮,神學教授成為一群以知識來服事教內權貴的文人打手,在偽裝具有獨立神聖宗教權力的言論背後,瑟縮地深明自己只是看教內權貴的面色來避重就輕。這未必是他們全都自告奮勇地樂意做的事,但他們知道,不走這條路,後果堪虞(君不見一些大堂會自設聖經「學院」,自行訓練傳道人?)結果,不管真心抑或假意,自知抑或自欺,他們大部份都走上了這條路。

最後,按我在香港教會的觀察,我認為另一禍源是很多跨堂會信徒,特別那些有機構崗位的(尤其是搞教報、媒體和出版社的),完全沒有章法可言,他們要任意而行,無人能阻。當這群有份塑造教內輿論和意見的人,越來越趨慕富裕超級大堂會,和仰賴那裡的財源,選用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市場惡鬥心態來搞機構,便會漸漸甘心樂意地替那些大堂會的牧師及其意識形態做宣傳,到處明示暗示那些人才是當今教會領袖,令本身已經弱小但仍然略有空間保留自主思維的牧者和小堂會,更加舉目無助,被逼依附教內權貴,向他們下跪。這會令到曾文所批判的思維更高速地滲透入教會內。

對於略談曾慶豹的〈誰還在乎說不說方言?〉有4個回應

  1. a_seed a_seed 說:

    我懷疑您說的權貴是否真的知道自己變成權貴。服事的對象是軟弱的,你只好跟著軟弱不是?別說是下拜嘛哈哈!

  2. 陳鴻福 陳鴻福 說:

    市場是普羅大眾反應出來的,但這種現象現是否成為主流?恐怕不見得,因為明顯的現象背後常有複雜的原因,此種說法,難免有以偏蓋全之嫌,我相信仍有不少持守純正信仰的教會及神學院。不過,此文仍是很好的提醒。

  3. chenmj00 chenmj00 說:

    誰還在乎彌賽亞?──閱讀曾慶豹的〈誰還在乎說不說方言?〉

    https://chenmj00.wordpress.com/2015/03/16/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