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啟田浸信會牧師,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由堂會牧養到重返職場

-100%+

做了二十幾年傳道、牧師,我在2015年3月請辭了啟田浸信會主任牧師之職,面對前面工作的路向,當時心中有兩方面的感動,一方面是支援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參與這個聯繫了四十多間堂會的網絡有關信徒培訓、牧者支援和推動堂會文化更新的聯合事工,另一方面的感動,就是重新回到社區和職場中,嘗試更多體會香港人在工作中的掙扎和各方面的張力。

因此,由2015年夏天開始,我做了兩份半職工作,一份半職在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擔任網絡召集人和推動有關事工;另一份半職在一間基督教機構轄下的護養院,擔任院牧工作,照顧院舍內二百多位體弱長者的靈性關顧需要,和主領院舍中各項信仰聚會例如團契、崇拜等,此外,關懷同事的心靈需要,和安排一些給與同事的福音聚會,也是院牧的工作範圍。

由做了超過二十年的堂會主任牧師,去到一間護理安老院擔任半職院牧,成為一間長者院舍的員工,當中確有很多深刻的體會。

我最大的感受是看到絶大部份香港人都未能經驗到工作中的意義和價值,也未能享受工作中所得到的滿足,但卻承受了工作中極沉重的壓力。

毫無疑問,按我這兩年的觀察,差不多所有我在院舍中的同事,上至院長、副院長、各樓層主管,下至所有前線照顧員、廚師、清潔工等,不論是否基督徒,都在工作崗位上非常勤奮認真,盡忠職守。很多同事都願意為了做好對長者們的服務而多走一步。但同時,絶大部份同事都感受到很大的工作壓力。其中一項同事們很大的憂慮—就如北京的霧霾般籠罩著整個院舍,就是在工作中非常害怕出錯,因為一出錯便會帶來很多問責問題和要跟進的程序。此外,一些管理階層的同事,也很害怕各項服務未能達到所定的指標,又或害怕服務停滯不前,沒有突破。

事實上,由於我所服務的院舍,繼承了很多優良的服務傳統,大部份同事對一班長者院友們都很有愛心,也尊重院友和良善有禮,以至過去一直獲得坊間極好的口碑。作為整個院舍服事團隊的一份子,理應感到光榮和自豪,但由於同事們對於怕出錯的憂慮,結果只能感受到工作上的沉重,卻很少感受到工作上的滿足和喜樂。大家都不太肯定自己是否已經做得夠好,常在患得患失的心理狀態中。

其實,在我們院舍中,很多長者都非常體弱,不少是嚴重認知障礙,不能與人溝通,有些則因嚴重中風以至長期卧床,需要以鼻管餵食。面對這些長者時,我看到很多同事都能抱著尊重生命的態度,做好日常的照顧護理工作,沒有歧視這些長者,這實在是難得的。但他們似乎沒有得到或感受到足夠的肯定和欣賞。

作為一位重返職場並服侍了接近兩年的牧者,我發覺香港教會其中一個很大的需要,是幫助信徒能具體地看到他所做的那份工作的意義和價值,並得著肯定、認同和鼓勵。此外,教會牧者和領袖們,也可更多思想如何能裝備信徒,以至他們能在職場中勝過那種「怕出錯」的沉重氣氛,而活出一份在信仰中的自由和喜樂。

神學家巴特曾說:「如果人類的工作要完成得正確,一份釋然和放鬆是需要的。在沉重壓力下的工作是病態和邪惡的,並且敵擋上帝和損害人類。」我認為今日的香港人特別要聆聽巴特的提醒。

雖然過去這兩年我在院舍中的工作也頗辛勞,例如單是每日上班下班要打咭紀錄,對我這個前主任牧師來說也花了很多時間適應,但整體來說,我確是充滿感恩,因為能認識了一班非常善良的同事,也嘗試把多一點從容、真誠、溫柔、和睦的氣氛,帶進工作間,成為同事們的祝福。

傳道者說:「我知道世人,莫強如終身喜樂行善,並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勞碌中享福,這也是上帝的恩賜。」(傳道書3章12至13節)我衷心盼望,更多信徒甚至是更多香港人,能夠領受這份恩賜。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VNzVd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