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推古

傳道人,龍應台迷。

由保羅自辯的失敗到雨傘運動

6959289739_9f2b2ac0be_z

這是銅鑼灣被清場後的日子,我在讀《使徒行傳》的二十二章。電視畫面仍在腦海中揮不走,警員用警棍一下又一下打在市民身上的畫面,我想起了那些當日用石頭殺死司提反又追殺保羅的那些人,那些殺得性起的猶太人,全國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指責香港人要“再啟蒙” ,又令我想起大祭師阿拿尼亞。我想像到亞拿尼亞的樣子和京官的表情應該差不多,在普選上面,如同撒都該人那否定死人復活和猶太教不能接納外邦人不用割禮的立場一樣,沒可能讓步。

不知道在電視前流過多少淚. ,在旺角的街頭中,在金鐘的帳篷裡,一張又一張堅定的臉,抱著那一絲的希望,希望政府會軟化,希望它能由只懂向中央獻媚,醒覺成真正以香港市民利益為本的政府,但最後,都是以清場收場。

保羅由二十二章開始在猶太人面前自辯,到二十三章在猶太公會前自辯,最後到了該撒尼亞巡撫腓力斯面前,一次又一次嘶聲力竭地大聲地說,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最後被處決於羅馬,沒有勝利。

在《使徒行傳》二十四章自辯的記錄中,地點在該撒利亞,我曾去過那裡,現在是一個旅遊勝地,海灘和渡假酒店滿滿的是遊客。然而在保羅自辯和被監禁的那地方,現在只有一塊牌子在標示著,而腓力斯的官邸已經只剩下亂石一堆。當年打壓著保羅的大祭師、猶太公會和羅馬政權已經煙消雲散,但保羅的聲音到今時今日仍藉著聖經發聲,他的主張和委身仍影響著千萬的基督信徒。

在整場雨傘運動中,我們都嘶聲力竭過,很多人用身體用淚水去衝擊,不少人用文字用行動去爭取,雖然今天行動看似失敗,中央的高壓統治似是牢不可破,但民主運動的種子已經落人下一代的心田間,他們都是好土,我深信他們會改變後來的世代。

就在銅鑼灣被清場後的那個主日,我準備踏上講台去宣講《使徒行傳》二十四章的那篇講章之前,我和我的牧者分享我對現實的沮喪,他按著我的手安慰我說,當年從來沒有人想到東德會被解放蘇聯會解體,沒有事情是不可能的。然後今天,以彼得後人為身份的教宗,促成了美國和古巴的和談。

親愛的弟兄姊妹,在雨傘運動中流淚痛哭失望沮喪的弟兄姊妹,不要失望,不用流淚,讓我們一起仰望歷史的發展,深信公義,有一天,必會來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