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用愛,滋養眾生

有一年我教會堂慶,整間教會移師到烏溪沙青年新村做禮拜,而在禮拜後便是自由時間,有一位很關心我的牧師知道我是積極支持性小眾平權的人,便約我在那段自由時間裡對一對話。沒有意外的是,牧師在對話裡仍然表示「同性戀=愛滋病」,而假若患有愛滋病的同性戀者願意成為異性戀者,他們的愛滋病就會被神所治癒。又有一次,我教會裡一位對我很友善的媽媽,她明白我現在所做的是在拯救一些生命,但她在跟我閒聊時也覺得同性戀者就是有愛滋病,所以也叫我要小心。以上這兩位我認識的基督徒朋友都是很友善的人,只是他們都對同性戀和愛滋病欠缺正確的理解,而欠缺正確了解就會讓人對陌生事物產生恐懼,恐懼就會生出歧視和偏見。

在聖經裡,根據舊約猶太人的律法傳統,他們認定有病的和與眾不同的猶太人都是不潔的,所以若男人患上痲瘋病或女人的經期來到時,他們都因為律法而被視為不潔,是不可以進到會幕或聖殿裡去獻祭和敬拜耶和華。在現代人的眼光看來猶太人的律法很沒有道理,但在當時為了維持社會和整個民族的秩序,律法的作用便是將不符合社會標準的人暫時排拒在外,待他們恢復「正常」後才得潔淨。可是,律法的原意對整個民族是有益的,卻在無意中產生了歧視,特別對不符合主流標準的人的歧視,慢慢地猶太人便會因為傳統而不求甚解地歧視和討厭某些群體,這與教會現在對待愛滋病感染者的態度一樣,而這情況在新約中亦可找到。

新約時代的猶太群體照樣充滿歧視,而根據約翰福音的記載,耶穌曾治好一個每天坐在聖殿門前乞討的盲人,這盲人本來就被猶太群體所排擠的,故耶穌主動開他眼睛的行動,不止是在醫治盲人肉體上的殘障,更在醫治他的心靈:一個本來不受歡迎的邊緣人,被主耶穌宣告他要成為榮耀神的工具,這樣突如其來的驚喜能帶給他很大的肯定,而及後他沒有了「眼盲」這一標籤,他的社會地位和群體身份更理應得以恢復。可是,我們知道那些宗教領袖並沒有因為盲人的眼睛被醫治而接納他,反而更因為他對耶穌的正面評價而把他趕走了。今天的愛滋病仍然是未能完全根治的疾病,就像糖尿病一樣是一種長期疾病,但愛滋病感染者能透過藥物來有效控制病毒量,因此他們的壽命和身體狀況與非感染者其實無異。可是,對愛滋病感染者而言,心靈的醫治才是一切的重點,因為愛滋病感染者和聖經中那位盲人一樣,宗教領袖同樣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厭棄他們,昔日的法利賽人因為律法而厭惡那盲人,今日的教會同樣因為對愛滋病的不了解而厭惡他們。

大家試想像愛滋病感染者在日常生活中已飽受歧視,當他們一心回教會為得著心靈上的安慰,卻聽到講壇上的牧者宣稱愛滋病是神對同性戀者的懲罰,他們的心情會是怎樣呢?「愛滋病是神對同性戀者的懲罰」簡直是對愛滋病感染者和同性戀者這兩個群體最侮辱的言論,因為我們需要清楚知道,並非只有同性戀者會感染愛滋病,事實上愛滋病病毒最主要經由不安全的性行為來傳播的,與一個人的性傾向並沒有任何關係,異性戀者只要發生不安全的性行為,是同樣有機會感染愛滋病的;愛滋病是神的懲罰更是一句非常嚴重的指控,說這句話的人是完全代替了神來定別人的罪,他就是在審判和論斷他人,更顯出他對愛滋病的無知。

愛滋病感染者和那位盲人一樣,因為自己的身體狀況而飽受歧視和排擠,甚至出現自我歧視的情況,就像盲人放棄以工作養活自己,選擇以行乞這卑賤的行為來維生。可是當他們知道耶穌已經接納他們,甚至願意使用他們成為榮耀神的器皿,一切就徹底改變了,當他們得知自己是值得被愛這個事實後,感染愛滋病的基督徒的信心就能與那位盲人一樣,願意非常堅定地跟隨耶穌,從而懂得去愛護自己的生命,因為耶穌是生命的主,跟隨祂的人的生命都能夠變得更豐盛。華人基督教會很喜歡視疾病為上主賜給人的試煉,而我曾經訪問過的一位感染了愛滋病的基督徒Duncan,他同時是愛滋健康關注社的總幹事,他視愛滋病為上主賜給他的一份禮物,因為有了愛滋病,他才開始改變以往視錢財為至寶的看法,而成為一個不怕挺身而出為少數群體爭取權益的社運份子。「愛滋病」在基督的大愛裡,就由一個汙名轉變成為被上主所祝福的禮物,讓感染者和身邊的人都有機會去學習「用愛滋養眾生」。

World-AIDS-Day-Feature

每年的12月1日為普世關懷愛滋病日,愛滋病感染者就像聖經中的盲人一樣,因為不被了解而被自己所屬的群體排斥,我們基督徒需要問自己,我們對愛滋病有否充足和正確的知識,例如我們是否知道病毒並不能經由一般身體接觸如握手或擁抱,和唾液接觸如共用餐具和接吻來傳播,以致當有愛滋病感染者出現在教會時,我們能否創造一個對他友善的環境,讓他感到舒服和信任我們,願意對我們分享他的生命呢?其中一樣很重要的功課,就是我們應該要「不問為何,只問如何」:基督徒經常喜歡問一件事的成因,例如基督徒常常想找出同性戀者之所以成為同性戀的原因,又很喜歡去辯論同性戀是先天還是後天形成,可是對一個同性戀者而言,他最渴望基督徒能夠重視他現在的生命狀況,並且予以尊重和接納,而非千方百計找出原因去否定他們此刻的狀況。我想這對對待愛滋病感染者而言也是同樣的道理:不要問為何他們感染愛滋病,而要問我們可以如何和他們團契呢?接納、尊重且重視感染者現在的生命狀況,然後肯定他們和我們一樣被基督的大愛所擁抱,認識到彼此的相同之處比差異之處更多,這樣教會才能被稱為「歡迎所有人」的家。

(延伸閱讀:寫在世界愛滋病日之際:耶穌擁抱痲瘋病人,也擁抱愛滋病感染者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