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甚麼是真相?

前言:在希臘文,真相和真理是同一個字。

彼拉多任猶太全地巡撫之年代,此官職是一個雞肋的任命,因為當地人反羅馬帝國情緒濃烈,政局隨時不穏,地方貧赤,無甚貪污機會,他大約做了十一年,犧牲一個無辜人(耶穌)的性命去換取苟且偷安,此事大約發生於他任職的第三年,仍然戰戰兢兢…..

在拷問耶穌時,福音書記載到他問了那個被打到遍體麟傷的犯人一條問題:「真相是什麼?」耶穌冇回答!台灣作家張曉風的詮釋是:耶穌彷彿就是在説:「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真相。」

最近兩星期短時間內看了兩次「地厚天高」,亦有很多機會和周邊朋友討論,梁天琦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眾人對他的觀感南轅北轍,是不能共存的印象……

其實我想問他們同一條問題:「真相是什麼?」

2014-2015,香港真發生過暴動嗎?如果無,為什麼他會被控暴動罪,此刑事罪行,倘若罪成,最高刑罰是十年監禁,竟和非禮罪一様!特區政府,以至律政司是認為他犯了非禮勿言的罪名嗎?

我可以怎樣寫下去,方可以令你放低論斷的框架,嘗試去了解一下這班青年人究竟是為什麼挣扎奮鬥,在報章上得悉周庭會在銅鑼灣東角道設站台,宣告她積極參選,我專誠去了一次,她表現青澀(佢越青澀,我的心越痛!)羅冠聰及黃之鋒在旁打點、派單張,出獄後之冠聰半點霉氣也沒有,氣宇軒昂,然後忽然間,又爆出一個叫任亮憲的人出來搶票,這個城市政治局勢峰起雲湧,眾主流教會卻若無其事,認為自己可以「穩坐釣魚船」。

1967年,暴動是由五月開始變得熾烈的,有人翻查尖沙咀加士居道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五月至九月之大堂崇拜程序表,在代禱事項,對近在咫尺的暴動隻字未提,其實昔日南九龍裁判司署就在教會拋石之遙,隔日就有左派人仕集結去抗議港英政府對港澳同胞的「非法審訊」,無理迫害。

五十年過去了,2017年也過去了,2018就在林鄭笑騎騎揶揄那班「精英」大律師開始,她說:「我怎會為少數人的意見而尋求釋法呢?」

那一次「消失的檔案」在銅鑼灣公理堂放,隨後之答問時間,我這様問導演羅恩惠:「教會成日聲稱自己是真理的悍衛者,那麼他們應該鼓勵弟兄姊妹來看『消失的檔案』呀!因為要真真實實悍衛真理,不可能繞過真相吧?」

長夜漫漫入夜深,如果香港是一架旅遊巴士,已經漸漸駛進一條無盡黑暗的隧道,你知道嗎?你在乎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