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我,對教會是有距離的視角


編輯同工 2018年12月31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興之所至,只想幾句說說我近來對信仰的感受。

我在主流教會中有一個恆常的小組聚會,但偶爾在另一大教會返崇拜。我很喜歡那在大教會中,不用與他人social、只需靜靜地挺立在旁的感覺,去觀察,並單一的聆聽神道。我成為了自己以往口中,那些只想「take」不想再「give」的壞人。

小組中的人都很好,相信他們都很想我到那邊的祟拜。但不知怎地,我總有一種「如果返了崇拜,我就返唔到轉頭了」的感覺。

返了崇拜,彷彿簽下不明文契約,要為一個地方付出-就要如以前一般,慢慢揹起更多的事奉、滿足更多人的期望。尤其我這類萬能工具人,帶組多過食飯又音樂能力不俗者,對教會而言大概是搶手貨,真的免了(早陣子剛看完《笑傲江湖》,我大概就是令孤沖/任盈盈一類的隱士吧…)。

返了崇拜,有人認識你,免不了祟拜後一陣閒談吃飯時間。返大教會,家事報告時離開倒不是太大的罪過(大概骨子裡的我,其實是anti-social…)。

返了崇拜,彷彿要求你每個星期都出席了。你不出席一個星期,就要受別人的「關心」與「慰問」-當然我相信對方是真誠的,但同時又不禁疑惑關心的原因。再加上近來善樂與Metoo事件,讓我更害怕-我害怕教會中人的偽善、和理非、甚至對教會中事情的冷感與不聞不問。

不關心社會也就算了,不用腦想想大是大非也罷了,但為何基督教內的事也可以如此冷漠?那些人難道不是弟兄姊妹嗎?

教會天天講愛,我們卻有真正學習過愛嗎?

教會天天傳福音,我們了解福音是什麼嗎?

我不明白,連我返工相對能準時放工的人,也覺得生活是如此吃力,那、那些大部分不能準時放工的香港基督徒們,是如何熬得過既要上班OT、又要返教會事奉的日子?難道你們不疲累嗎?

而,見盡教會種種是是非非,我不懂、也不敢重新投入在一間教會。我太害怕被傷害了。用一種有距離的視角,不再感性的投入下去,可能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好吧,這與被情傷過的人的感受好像…)。

這樣的我,大概不是主流信仰體系中一個「成功育成」的基督徒;但,倒是讓我感到最能安身立命的方式。

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