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珍惜這個家─與淺黃/藍母親的偶然對話

PAk67Xh

難以安睡是香港今個盛夏的風土病。八三一晚太子「黨鐵」站的國家級恐襲,震撼從外而來穿透五臟六腑,教人沉重得難以直視屏幕的血腥。與大部份人一樣,當晚又是一晚無眠之夜。翌日早上掙扎醒來,心情還未平伏,想起要裝作一切如常地回教會崇拜,內心實在萬般不願意。於是,我決定誠實面對真我,照顧身心靈的實在需要,為自己騰出空間,在家中靜靜沉澱、哀告、休息。

晚上吃飯時,母親煞有介事地問我:「你今日無返教會,係咪有情緒病,瞓唔到啊?」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弄得我哭笑不得地回應:「唔係有情緒病,而係噚晚發生咁嘅事,正常人都瞓唔到。今日當乜事都無咁返教會,我真係做唔到。」母親雖生性謙和,但在家中卻鮮有與她談及政治,皆因她貫徹「沉默是金」、「和諧至上」的道理,大多對社會事情保持沉默。誠然,我比不少家庭幸運,至少未因政見相異而頻生衝突,但她漠然不語的態度卻教我非常糾結。

出乎意料,我缺席崇拜卻造就了與母親真誠對話的契機。她坦言看著事情發展,也對政府的決定感到大惑不解,但目睹示威愈趨暴力,衍生不同破壞與阻塞交通,也著實對他們的行徑不抱好感。與官媒說法一致,她深感運動中必然有居心不良之人煽動暴力,擔心青年人被利用而奉上前途。聽畢她首次分享,我一方面慶幸她比五年前的傘運已有所不同,至少當下也辨識到政府的問題所在,未有單單怪責示威者,但另一方面我也體會作為上一代人的她,對時局判斷的盲點與限制。生於戰後嬰兒潮的他們那一代,可謂得益於動盪後,邁向繁榮穩定的香港,半生勞碌工作換來安定舒適的生活。收成期的安逸如今被搗亂,加上親歷較激烈的大型衝突,不安油然而生,自不然令他們惶恐失去安穩的保障,不解青年「攬炒」的原因與絕望。在恐懼情感主導下,社運的急速變革,不但早已超出他們的認知框架,更勾起八九六四的夢魘,致使他們為了疏解心中的情感與疑惑,而傾向相信官方的煽動之說。

有理說不清,深知跟她剖析複雜的時局脈絡,只會徒然加添其憂慮。於是,我選擇以一個比喻向她類比當下狀況,以強姦犯比喻政權與警察,如名句所言「The Government is fxxxing us everyday」,而抗爭者就是受害者,以此闡明箇中雙方權力的不平衡、抗爭青年的絕望、以武抗暴的因由等。我問她:「既然你唔反對呢個類比,可以咁清楚指出強姦的是非黑白,點解唔可以用同一個原則理解當下個社會狀況呢?」

其實我深知母親並非蠻不講理,牽動她的始終是對我的擔憂,以及對無數青少年受傷與犧牲的痛心。在她轉身離開我的房間時,我向她道:「我知你擔心我哋,唔想見到流血。其實你呢顆緊張班細路嘅心係好好,不如嘗試同你身邊朋友分享下,起碼等佢哋唔好一味覺得啲人搞事,有多少少同理心啊。」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672期)專欄【好青年解讀室】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