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獨呻恩賜

因為有生來是閹人,也有被人閹的,並有為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話誰能領受、就可以領受 。–馬太福音 19:12

與其慾火攻心,又嫁娶不到,倒不如獨呻為妙。

馬斯特弟兄寫的《單身好不好》,一針見血道出獨身信徒絕大多數不是有恩賜,而是逼於無奈。他的文章也勾起我的回憶。N 年前,認識一位弟兄,他偶然會說不文笑話,不過只對其他弟兄說,不會對姊妹說,以免弄 cheap 自己,大減泡女的機會。(我的團契非常特別,男和女的比例是二比一,所以弟兄都非常珍惜手上的機會。)

不文弟兄對「獨身恩賜」這論調有微言。不過先談他的一則不文軼事。有一回,幾位弟兄在我家中有小組聚會,不文弟兄也在。我們討論如何在理性的大學校園傳福音,正毫無頭緒,煩惱之際,不文弟兄突然戲言可以搞一個「福音夜總會」,他更說團契某漂亮姊妹有 leadership,可以做媽媽生,帶領其他姊妹去接「客」,底線是不賣身,只跳不貼身舞、淺嘗酒,在這輕鬆情況下略談福音,那些數學、科學、工程、電腦怪傑必定如痴如醉,把理性置之於腦後。有一位弟兄聽罷仰天拍桌狂笑,平時低頭「主啊!主啊!」祈禱的屬靈形象一掃而空。那些年返團契是開心的事情,並不是因為有不文笑話,而是大家認真事奉之餘,偶然會原形(原罪)畢露,不修飾,不假裝正經,不會動不動被批判,輕鬆自如。

不文弟兄今天已有妻兒,偶然仍會說不文話。也許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言歸正傳談獨身恩賜。有一回,團契請了外來講員談獨身恩賜。散會後,不文弟兄突然嚴肅起來,私下對相熟弟兄說教會反對信徒和非信徒談戀愛結婚之餘,又反對信徒獨自呻吟 (即自慰,在這裡我簡稱之為獨呻),被迫獨身的信徒怎樣解決性需要?

不文弟兄道出一個問題:教會應否旗幟鮮明反對逼於無奈要獨身的信徒獨呻,使他/她們有多一層的壓力?當年我不知怎麼回答他的問題,只好迴避。但醜婦終須見家翁,今天嘗試回應。

long

有牧師認為,當你獨呻的時候,必定會有一些性對象,甚至用上一些工具,例如相片、影片等等,這就犯了《馬太褔音》所說的思想上的姦淫。《利未記》和《申命記》也提到夢遺是不潔。《哥林多前書》也說淫行就是得罪聖靈的殿,所以要旗幟鮮明反對獨呻。又說獨呻像喝鹹水,只會越喝越渴。最後提出做運動、看書、聽音樂等等,可以把性慾昇華。

牧師應該知道,舊約有那麼多的規矩,怎樣守?又為甚麼選擇性執法只談夢遺?《哥林多前書》說的淫行,似乎是涉及另一個 partner,不是劍指獨呻。儘管獨呻時候,思想上確是犯了姦淫,但是否像褻瀆聖靈般那麼嚴重,要譴責?

如果牧師仍堅持獨呻是不潔淨、得罪聖靈的殿云云,牧師可否知道獨呻不限於獨身的人,即使結了婚的人,也會獨呻(當中原因不詳談)?單身獨呻,已婚獨呻,那個較為嚴重?如果是後者,牧師會否旗幟更鮮明,有更嚴厲的譴責?

牧師是否知道,運動、看書、聽音樂等等都不及獨呻的有效去釋放壓抑的性慾和減低精神壓力。不過,如果獨呻成癮到一個程度,影響了日常的社交生活、工作和學習,就要找輔導。(其實任何事情成癮也要找輔導。)

如果你是信徒,問我如何對付獨呻,我的回應是:「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等,有那麼多的罪,你對付得幾多個?其中嫉妒可以影響自己的情緒,甚至引來嚴重後果(嘲笑人、見死不救、幸災樂禍、陷害人、傷人、甚至像該隱殺人)。我敢斷言,教內的爭拗至少有五成是由嫉妒和面子引起,不是甚麼純理性或為神大發熱心的討論。獨呻卻沒有涉入另一人,只是獨樂,獨自享受罪中之樂。無證據顯示獨呻可以引致性騷擾或性侵犯等行為。嫉妒可以纏繞到你終老,但獨呻不會長久,因為性慾會隨著年紀增加而減低。了解自己為什麼會嫉妒,除去這心魔,人生快樂100倍。為甚麼不問我如何對付嫉妒而是獨呻?為甚麼打小蒼蠅而不打大老虎?我不是叫你隨心所欲,無時無刻獨呻,而是不要太過自責,引來更多精神壓力。我提議,如果你會做一個重要事奉,你可在事奉前後24小時內安靜自己的心,不搞獨呻,你懂的。

你可能會罵娘,甚麼 24 + 24 小時的自閹!?罪就是罪,一分鐘也不應犯,簡直是狗屁的回應!但試想一下,有那一位教牧、信徒會有膽量誇口說,從現在開始,在未來48小時內,一定不會犯任何《聖經》所說的罪?難得有信徒肯操練在48小時内不犯一樣罪,絕對值得鼓勵。即使你沒有獨呻習慣,但如果嫉妒時常纏繞著你,你也可以操練48小時的淨心,right?

教會可否不再出手責備獨呻?連明光社的蔡志森先生也承認自己會獨呻,為甚麼不給逼於無奈要獨身的信徒有少許獨呻「恩賜」,抖抖氣?與其慾火攻心,又嫁娶不到,倒不如獨呻為妙。他們在教會内外的生活已有壓力。如果在獨呻這議題上,也被責備,看來要離開教會,才能得到「榮耀」的釋放。(不過即使離開了教會也未必能夠盡情享受獨呻恩賜,因為香港有土地問題。)

基督徒心理學家高聯思 (Gary Collins) 認為已婚與未婚男女會透過「自慰」來逃避孤獨感,當人越用意志禁止去做,只會適得其反,帶來更多焦慮與挫敗感。筆者甚為認同高聯思這番話:「當我們在性課題有開放的溝通,包括自慰在內,不應把此看為是重要問題……我們應停止把自慰放得過大來處理,把這項課題放回其應有的不重要性。」–胡志偉牧師

現今世代的獨呻,我不太擔心。我反倒擔心未來科技的發展。我預計,在未來50年内,人工智能 (A.I.) 發達到一個地步,可以為客戶度身訂做他/她們心儀的性伴侶。這些 A.I. 性伴侶除了外貌(最好有心儀對象的影片給製造商作參考)、皮膚、頭髮、五官、衣著、語音、動作、手感、口感、反應等等,和真人毫無分別外,也有良好的學習能力,能在短時間内知道其主人的喜好,樂於配合(只是未必有意識,這反倒是好事,因不需為 A.I. 性伴侶負上任何心靈責任)。這類未來 A.I. 性愛可能會比起婚姻裡的性愛有更大的樂趣。如果家中不方便安放這些 A.I. 性伴侶,時鐘酒店有出租服務。這種 A.I. 性愛會否嚴重影響婚姻,甚至做成心理大問題?這是值得預先思考、探索的問題。

走筆至此,無論是獨身也好,已婚也好,擁有未來 A.I. 性伴也好,始終離不開一個人的生活,皆因年輕人渴望一個人生活(父母發牢騷);中年人愛上一個人生活(配偶發牢騷);老年人必須一個人生活(配偶歸故土)。要有智慧打理一個人的經濟,才可立於不敗之地,共勉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