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特首的啟示

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長,七百萬市民的公僕。作為公僕,眾人自然期望她提出的公共政策以滿足市民需要為目的。就是當市民提出各種意見的同時,她有責任作出適當的歸納和選取,藉以為市民提供最大的利益。

當特首的任命不再出於民意而另有他人,她便不可能再是市民的公僕。畢竟對她來,真正老闆是那一位像佛地魔一般不可言說的他者。那怕今天超過2/7的居民在城市遊行示威、齊聲高呼特首下台;只要她的臉皮長得比牛津字典來得要厚、背後的他者願意繼續無條件支持,則她仍然可以板起臉的向大眾道歉而不帶一次鞠躬,然後無視傳媒的各種發問呼籲市民繼續支持自己的施政。說句實話,她哪需要市民的支持?一直以來願意她出任特首的不過是那一位不可言說的他者。

牧者,教會的僕人。在此必須強調,教會是指向整個信徒群體。作為眾僕之僕,信徒自然期望牧者為他們眼前的需要帶來信仰上的支援,這種支援我們稱為牧養。就是當信徒間出現各種意見分歧的同時,牧者有責任聆聽各人的意見並提出適切的分享,藉以為信徒帶來更大的提醒、保守教會的合一。

當牧者自以為自己的權柄百分百由上帝所賦予,他便可能不再視自己為教會的僕人,卻是信徒的老闆。畢竟對他來說,他的身份和權柄是上帝所賦予。那怕弟兄姊妹跟他多次分享對教會相近的看法和感受、甚至最後因失落的緣故而大批出走;只要他的臉皮長得比聖經來得要厚、能夠自我說服自己行在上帝的心意當中,則他依然可以指出無數異見者如何離經叛道且偏行己路,然後呼籲剩下來的弟兄姊妹必需要團結一起,再按他所提供的方向齊心而行。

事實上,最近特首多次無視市民有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訴求、一副毫不願意的道歉嘴臉,確夠為今天的牧者帶來相當啟示。畢竟特首和牧者,均以「僕人」的身份自居,他們面對的群眾自然為他們所作出的服事感到相當期望。只是當發現特首不過為背後的老闆打工、牧者不過把自己視為教會的老細,他們自然感到貨不對版。在一個民主氣氛相對濃厚的薰圍下,他們或以各種方式表現共同的訴求,再不然惟有帶著無奈的心情淡然離場。

期望教會牧者批評此刻特首的施政手法之餘,也能夠以此為鑑。畢竟牧者經常強週自己被上帝揀選的身份,便往往變得容易忘記自己作為信徒僕人的原意。當我們以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弟兄姊妹的訴求,我們也不自覺地取代了上帝的角色。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