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傳統家庭價值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先此聲明,這篇文章是討論美國福音派的情況,而不是香港福音派,請香港讀者不要誤會筆者是指桑罵槐、含沙射影。

許多美國福音派人士支持特朗普的原因之一,是認為他可以幫助美國重整道德秩序和恢復傳統家庭價值。很多人對此大惑不解,可是,如果仔細分析美國福音派的道德觀和價值觀,這便不難理解。根據許多美國福音派人士所說,在20世紀50年代,美國社會的道德風氣比現在好得多,因為那時候傳統的家庭價值觀是人們生活行為的規範。然而,在20世紀60年代,嬉皮士運動、婦女解放運動和許多其他運動腐蝕了美國的道德基礎,從那時起,美國社會的道德標準便每況愈下。

在【我們從未有過的生活方式:美國家庭和懷舊陷阱】一書中,歷史學家斯蒂芬妮•科恩茨(Stephanie Coontz)指出所謂傳統家庭價值只是一個神話。當時流行電視節目製造了道德社會和幸福家庭的幻象,例如【奧茲和哈里特的奇遇】(the adventures of Ozzie and Harriet 1952-1966),在這些電視節目中,白人中產階級家庭住在安全的郊區,生活舒適瀉意。今天購物是女性的熱門活動,但當時中產階級的家庭主婦只能夠留在郊區的家中,故此推銷員逐家逐戶銷售產品,但全國婦女組織的聯合創始人比蒂‧弗旦(Betty Friedan)稱郊區住宅為婦女的「集中營」。

在那個年代,美國社會充滿了種種不同的問題,例如種族主義、麥卡錫主義、性困擾、性別歧視。眾所周知,美國南方實施種族隔離政策,黑人和白人在餐廳、學校、公共交通工具、教堂都不能在一起;由1947年到1956年,美國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引發了紅色恐慌(Red Scare),他誇大共產黨對美國的滲透以及蘇聯特工的間諜活動,結果許多無辜的人受到逼害;還有,在那個年代美國人的性道德並不是人們想像中那麼清純,生物學家阿爾弗雷德‧金賽(Alfred Kinsey)於1948年出版了【男性的性行為】,隨後於1953年發表了【女性的性行為】,這些書後來被合稱為【金賽報告】,【金賽報告】顯示:約有一半的美國已婚男性和25%的已婚女性有婚外情。美國作家勞倫斯‧賴特(Lawrence Wright)在回應金賽報告時寫道:「金賽這面鏡子顯示了這國家的瘋狂慾望,但也顯示出美國人對性的困惑、羞愧、無能和令人震驚的無知。」不過,批評者指出:【金賽報告】的數字可能有誇大的成分,因為願意向調查人員報告自己性生活的參與者可能都是比較性開放的人。但反過來說,婚外性行為的比率可能比【金賽報告】的數字更高,因為保守派人士不會願意向調查員承認自己的「不道德」行為。

福音派認為性別是創造秩序的一部分,上帝創造男人和女人,是讓他們去履行不同的角色,在傳統家庭中,男性提供生活所需和保護家眷,而婦女則生育和撫養子女。無怪乎福音派將美國的道德衰落歸咎於婦解運動,因為婦解份子挑戰這種「男主外、女主內」的角色。無可否認,這場運動中有一些激進人士,但幾乎每個運動都會有極端分子,這包括福音派運動。對婦解運動提出的批評之一,是女性為了反對傳統衣著規範而燒毀奶罩,因應這種過激行動,芝加哥的穆迪聖經學院(Moody Bible Institute)便要求女學生上課時要戴上胸圍。其實,所謂燒胸罩並不是真有其事,1968年美國小姐選美大賽在紐約舉行,該年9月7日,400名女權主義者聚集在紐約去抗議選美,她們批評說,展示女性身體並以其外觀來評定她們的價值,是將女人貶低為商品。她們在那裡放置了一個垃圾桶,並將胸圍、高跟鞋、化妝品、假睫毛和其他「強逼製造女性氣質」(enforced femininity)的「酷刑工具」丟入垃圾桶。這項抗議活動十分和平,但【紐約郵報】在報導這則新聞時卻刊登了「焚燒胸罩和美國小姐」這標題,「焚燒」這個詞之所以被使用,是因為那時候人們為了抗議美國介入越南戰爭而燒毀了他們的徵兵令。不幸的是,許多人只是將注意力集中在「焚燒胸圍」一詞,而完全忽略了女權分子的合理訴求。

總括來說,在所謂傳統家庭價值下,只是有一小撮受益人,那就是中產階級的白人男性。種種跡象顯示,特朗普總統傾向維護白人至上主義,而且歧視女性,不少人質疑他何德何能,去恢復傳統道德秩序和家庭價值。其實,特朗普的理念和許多傳統主義者是一鼻孔出氣!

2018.5.29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