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牧養我的羊(3) 教會裡的飼料文化

信徒要見多識廣,要令“愛心在各樣知識和見識上多而又多….”似乎亦是個人人認同,阿媽係女人的道理。

實際卻不然。

 

因為當大牧人耶穌要領羊羊走出羊圈(牛奶公司),去野地食草的時候,擋在羊門攔阻羊外出的可能就是教會。

 

可能還會振振有詞地説,

“主是羊門,守護住我們,什么牛鬼蛇神,精靈寵物都入唔到去,做羊羊既當然係有入冇出。這樣的教會就平安,當中的僕人就是盡忠了。”

 

你或許嫌我錯誤引用耶穌的比喻,ok,就用一個不在聖經,但聽過許多講員引用的比喻吧!

 

FBI是如何驗偽鈔?

不是硏究五花百門的偽鈔,仍是搏命硏究真鈔的各種特徵,這樣一看到什么鈔,就知龍與鳳。

所以,我地唔洗花時間學各家學説,異端同世間什么文化,當然,唔係話果尐冇用(好既講員會咁樣戴頭盔),但我地最最最緊要係讀好聖經,就能明白神心意,一路成長,多結果子,有力傳福音…..

 

不少教會喜歡用這萬能比喻:

1. 對異端,異教唔洗多深入了解,了解真理就能分辨出來

2. 什么潮流文化,心理學,社會學,管理學,教育學,其實讀神學果陣都係教果尐野,但在教會裡就強調真理,其他都係世上小學,要小心怕怕

3. 一切企圖或已經出去外面食野草既小羊係偷食,攪肚痛後果自負。

 

總而言之教會内有兩套揮之不去的食飼料文化:

1.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經高。

2. 世界好危險,要返入教會。

 

所以一個好牧人的忠心不在於在野地遇上凶惡為羊捨命,而是在牛奶公司入面,為了羊群的健康著想,當起化學老師,盡心竭力去 breaking good 泡制高純度阿媽係女人的飼料,令羊快尐出奶,並生養眾多,遍滿全地。

問題是:

這套用上敵我矛盾來追求純全真理的飼料文化,是否真的有助信徒成長,令人更追求真理?

它是令人在生活中實踐信仰?還是變得脱節,阿Q,離地呢?

 

但這類“好牧人” 對時代衝擊的擔憂又的確有其道理,究竟食野草同飼料之間,有沒有一條危險但平安的成長路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