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牧養可以怎樣做?

6ac596f0e19b5e333c48792bd291fd13

牧養是生命對話

是牧者的價值觀、安身立命、立身處世的方式,與被牧養者的對話。然後彼此調整。
意義上是平等的。但做得牧者就應該生命較好,按理上應該被牧養者的生命調整較多。

「價值觀、安身立命、立身處世的方式」的標準,就是福音。
應該牧者和被牧養者的對磨後,彼此都朝著福音給教會和信徒的使命邁進。

牧養的內容

牧養是種門訓,實際上與教管理或教技術的門訓的做法也很像。

筆者沒有接受過全職訓練。不過十幾年持續下來做傳福音和栽培。而這些多年反覆揣摩的栽培現在做得幾好,常給到被栽培者一些有用、實際和有意義的好處。而筆者現在有信心,隨便給我一個陌生人,只要他願意,筆者都可以藉這幫助到他成長和發展。
筆者只能分享下自己點做,作為參考。
基本上,就是生命對話。平時筆者與對方約晚飯,傾下閒話家常,然後普通地關心下尐日常需要,輕輕鬆鬆咁傾下計,不是有甚麼想做,純粹享受一個對話的晚上。
牧養者要生命好,生命有愛,能放下自己、從對方的利益和角度出發。若做到這,一般來說對方都願意與你分享生活點滴。若牧養者站在自己(或堂會)的利益立場,或自己的生命都未 ready,對方也會感覺到,而直覺對你有戒心,而不樂意分享。

這個情況有幾種可能性的:

  1. 對方的生活很有方向: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與其方法論和價值觀。
  2. 對方的生活不太有方向:可以是很幸福而無特別方向,或平平而無特別方向。
  3. 對方的生活遇到很多困難、混亂:可以是有迷失感,或大多數是沒有迷失感、只是遇困難、或受傷,有些是已在實行一些方法。

(3) 的可能性,對方是需要即時療傷的。聽下佢有甚麼想講,俾佢呻,適度咁肯定佢。一個人生活最基本需要幾樣:被理解、被接納、感受良好、被認同、被聆聽、被愛、被尊重、被陪伴。
混亂是生活管理不善,筆者通常會聽下對方的生活方法論。
但通常在這社會中更常見更重要的情況是心境的破碎。被敵對、被忽視、被傷害、被扭曲、被抹黑、被欺騙。這些除了心境的傷害,還可能有持續性。持續性就聆聽或討論解決的方法論;心境的傷害就需要被理解和被尊重的感受上的醫治。
筆者通常會心諳對方的其他朋友或同事通常都幫到一尐解決上的方法論。而筆者若在有限的時間下,就專心做其他人較少做的事情:理解、聆聽、認同、陪伴等感受上的治理。主要是讓對方整理心情,漸漸調整出一個順暢上揚的靈性:信心&信任、有盼望、適度的對世界與別人有愛;離開恐懼、憤怒、擔心、內疚、自卑、迷惑、驕傲等這些負面靈性。

而上文的 (1) 和 (2) 通常都聽下對方的生活方法論。
筆者與習慣了這模式的對象,最常做的,是生活上的「案例研究」。就是閒談中討論生活中遇到的日常案例,然後在解決方法論和價值觀上的對話和討論。這是個最容易亦最直接的牧養方法。在價值觀上就可引導對方漸漸與福音對齊。

個模型是這樣的:

Untitled

而目標也有 Purpose、Goal、Vision、Strategy、Task 的分別。這是筆者自己開發的管理模型之一。

Purpose終極意義。和人生哲學直接有關。例如基督徒應該就是福音。
Goal對 Purpose 的詮譯而得出的實踐方向和目標。例如 Purpose 是福音,Goal 可以是持續向世界輸出福音價值觀的影響、以轉化這世代、讓世間更多愛、更合乎天國與福音的價值等。可以說,主禱文頭幾句:願爾名聖、爾旨得成、爾國臨格,基本上都可以是 Goal 的一些例子。
Vision對達成 Goal 的方法論。例如希望天國與福音的價值觀更多的在地上,可以是研讀、默想、找尋福音的價值觀,或立志學習做牧養,或立志在職場做好見證等。
Strategy 和 Task就是對 Vision 的方法論的實踐策略和步驟。

對話中聽下對方自己的目標,和他自己如何實踐。不要隨便干涉和企圖扭轉對方的目標或價值觀,這是不尊重而且以自我為中心的。但向對方詢問,和提供資料或知識是可以的。詢問中,自己也反省與聆聽,對方未必價值觀比自己差,而在彼此對話的過程中一起向福音邁進。「鐵和鐵磨出刃來,朋友相感也是如此」。
這個模型的主要關鍵是:按理,福音是世上最優秀的價值觀 –「優秀」的定義不是由你和我,而是最合乎創造者對世界的原意。態度上牧者和被牧養者都是學生;價值觀越調整得好,應該與福音越近。彼此就是對話。

對非信徒的效果

以上的方法有個好處,是對非信徒也很容易切入,變化作為一種傳福音漸進入栽培的技巧。(1)(2)(3) 的模式都可以不變,惟有價值觀方面需要有心理準備面向多元價值觀基礎、處理多元基礎。
在職場或生活亦可做,在與對方討論工作或生活事例的過程,植根於一個較良好的價值觀上,而趨向福音價值、引導向福音價值。

筆者做的案例,與非信徒的生命對話,在價值觀有一定的基礎後,常見非信徒都樂意自己去研究聖經,而進入正式信仰教育。就可直接討論聖經。很多時這種情況,比堂會幾十年不變的老油條的效果更好。因為從傳福音開始就植根在案例討論與福音信仰的實踐上。
很多案例,是對方是完全的非信徒,完全沒有接受過堂會的教育。在每月一次見面、三個月至半年的案例討論,對方已大約習慣福音價值觀、關係基礎足夠,而且對聖經開始感興趣,而討論中可加入聖經。到一年左右,對方已大概掌握到主要的福音價值觀、愛人如己、務實、恩慈等;有些甚至已可以用同一套方法去栽培其他人、甚至在商界傳播福音價值觀。很多時價值觀比堂會內的人更好。

有關靈性指導

牧養一般期望有一定靈性指導。在以上這種研究案例實踐式的牧養,可以在適合處插入經文作討論案例的基礎參考。對非信徒可緩慢起步、或由一些軟性的故事、或取材作參考案例起手。而禱告、靈修、敬拜、讀經、參與崇拜等話題,亦可因應對象生活需要而建議,而這些往往在「如何在彎曲悖謬的社會中端正作基督徒」很實用,前設是:牧者首先自己要能明白這些屬靈操練對世俗中作基督徒的實用處,而不是人云亦云。

坊間現存的觀念、問題、做法

有關現在坊間對牧養的做法的問題與討論,筆者會介紹胡志偉牧師寫的《牧養所為何事》這文章。文章嘗試討論現在坊間的做法與弊端。按文中重點,筆者是這樣理解的:

  1. 牧養不是輔導:牧養是主動干涉,輔導是被動。
  2. 牧養不是管理:牧養不是「參與聚會就等於牧養」。
  3. 牧養不是課程:非集體而是個別。

筆者自己的觀察,教會的牧養過程,傾向以知識居多,以研經為主幹。但牧養應該是價值觀和實踐上的。

筆者常講一個比喻:世代在鬧饑荒 — 社會的價值觀距離福音很遠,而表現出混亂、扭曲、傷害、自私等。而面對這饑荒,大多教會在磨麵粉,而不是造麵包和派麵包。磨麵粉就是在研讀聖經。日復一日地磨麵粉,但很少去造麵包和派麵包。很多時連教聖經那個都是餓的。派麵包就是實際地做一些可以解決世代的困難直接有幫助的事情,例如「安慰受傷的人、扶持軟弱的人」;例如幫助人活在有秩序、信望愛、對別人有愛的生活靈性之下。

結語

牧養是以福音為中心。而不是以牧者自己或堂會為中心。我信聖而公之教會。做牧養的人的操守,應該小心審察自己的言行的動機和原因。做的事神都必審判。而且好的生命,應該是無私地對他者有愛。

有一點是最後必需寫的補充:做得牧養或門訓,就必需要有為羊犧牲,和貢獻與成全他者的預備。好牧人為羊捨命。沒有這預備的,不要做門訓或牧養。見過很多人做所謂門訓,是利用他人去充當自己的學生、門徒,而壯大自己,自己充當「師傅」「做牧養」。為自己貼金。
這種做法,是虛偽、虛有其表、掛羊頭賣狗肉、做壞榜樣。破壞基督教的優良傳統。用耶穌的話說就是偽善的法利賽人,愛坐會堂的首位。
請留心使徒雅各的警告:作師傅的人,必要受更重的審判。(雅3:1)

p.s.
以此文獻給過去一週交流事奉近況的兩位 Max 與 Sara。他們各自在不同場景,被筆者感染/傳染了多年,而雖然年輕但至今已在他們自己的教會、生活、範圍中,實踐出可行而有效的牧養系統,甚至再鼓勵他們栽培的對象再去栽培他人。
特以此文致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