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牧者,一個怎樣定義的身份?

12274

近些日子打開臉書,看到朋友穿起不同神學院的畢業袍,似是告訴大家完成三、四年的神學課程,終於到了在工場發揮恩賜的美好日子。另一邊廂,筆者所服事宗派的按牧大典亦在過去的主日順利舉行,好些唸神學時認識的同窗都被按立,雖然因堂會事務未能參與其中,卻依然為他們進入新的里程而喜悅。

每次接觸這些畫面,總會讓我不斷整理作為傳道人的本質。這個,是一個看似簡單,卻又難作定義的身份。然而,惟有對定義有所認識,我們才能就著問題作進一步的探討,否則就是在我們以為得著上帝呼召的一刻,我們早已走了歧路,繼而恨錯難返。

到底傳道人是什麼?僅以名稱作定義,傳道人的職份似乎就是向人分享有關基督的福音、讓上帝與他人關係逐漸拉近。然而讓上帝與他人關係逐漸拉近,似乎並不僅是傳道人的職責,卻也是耶穌囑咐他任何一位跟隨者的使命。甚至可以說,一位中學生跟同學分享自己的見證,遠比一位叔叔輩的傳道人來得震撼;一位大媽跟她的廣場舞伴宣講基督的信息,會比一位男性傳道人來得到位。

當我們發現傳道人的優勢並不在於「傳道」、「傳道」亦不是傳道人的惟一專利時,我們暫且改稱他們為牧者。在教會的文化裡,喜歡以羊群比喻信徒群體,而牧者則帶著信徒領導的意思。作為領導,我們自然期望他有領導者的視野、也具備相當的行政能力,好讓整個教會結構不致於混亂。只是,當我們發現牧者的行政知識、計劃方向,往往不及身居職場高位的資深信徒,卻又不禁浮現各種疑問。畢竟牧者所讀過的神學院從來未曾教授過教會行政,他們的處事方式往往來自以前的職場經驗。故此牧者的行政能力,其實往往受到他們昔日工作經驗的限制。

又有人說牧者應該充當教會紀律執行者的角色。受過神學訓練,牧者對道德的看法按理自然比一般信徒更貼近聖經。不過,紀律往往涉及群體的公義和利益,若僅由一人把持執行的權力,往往讓牧者墮入隻手遮天的陷阱。君不見近日某宗派牧師所涉及的同性性侵案,受害人所以把問題收藏多年,正是由於牧者在教會權力過大,教會亦未有任何相關處理機制嗎?

當發現以上我們看為牧者的職能,原來相較一般信徒並未有特別的優勢,那麼我們必須要進一步問:作為牧者,他們有何職份是一般信徒未能夠取代,以致我們思考自己是否蒙上帝呼召時,需要同樣了解自己有沒有當中的恩賜、又或盡能力作相當的準備?

五百年前,教會改革者把牧者的職份定義為二個要點:聖道的宣講、聖禮的施行,似乎為今天我們探討牧者的身份有深遠的啟示。就是一位慕道者嘗試尋找教會聚會,他必定會以崇拜的講道質素作為他對教會的第一印象;當他們發現講道的內容未必每次能夠打動自己的內心,則藉著主禮帶動的崇拜氣氛,正是他在主日裡與上帝的另一種相遇。聖道和聖禮,也就是一般信徒未能取代牧者身份的標記、亦是作為信徒透過牧者身份發現信仰的直接途徑。

(當然,聖道與聖禮能夠進入信徒的內心,除了需要聖靈的工作,也需要牧者對信眾的相當的認識、亦要掌握當下社會的處境文化。這是深一層的牧養課題,在此並不多敘述。)

若我們說自己有成為牧者的呼召和心志,我們又如何理解自己當下的恩賜呢?我們被呼召,是因為我們比別人更熱心傳道?我們被呼召,是因為我們比別人更有行政能力?我們被呼召,是因為我們比別人更有能力執行紀律?抑或我們在宣講聖道、施行聖禮的事情上,都有更充份的準備和體會呢?

盼望每一位牧者同道,當我們忙碌於關顧信徒、策劃方向的同時,別左一句:「我忙到講章都寫唔切!」右一句:「真係攰到做主禮都冇精神!」關顧信徒、策劃方向,固然是作為教會一員的份內事。不過只要你並非性格孤僻、剛愎自用,這些事情總有弟兄姊妹願意分擔;惟有妥善準備建立人生命的講章、好好預備每次主領崇拜的心情,才是牧者不能推卻的職責、一般信徒無法取代的事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