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牧者有情緒重擔,那平信徒呢?

近期有報導指出在堂會裡牧會的牧者普遍都承擔着大量情緒重擔,且他們須孤獨去面對如此境況。可是,由於現今世代的牧者已成為一種職業,牧者都是「宗教從業員」,因此一切關於牧者的數據都較易被量化去研究和調查,從而得出牧者情緒負擔大的結論。但我相信平信徒在教會裡被欺凌、壓迫或排斥的情況同樣嚴重,不論是我在早前進行的離教基督徒訪問系列,還是著名的網上討論區「離教者之家」,我們都很容易接觸到那些被教會和牧者所傷害的朋友的見證文章,卻因為平信徒不是一種職業,故難以去統計情況的嚴重性。我們知道今天牧者和平信徒同樣在教會面對着嚴重的情緒重擔,那我們又會去正視平信徒承受情緒重擔的現象嗎?

針對平信徒在教內面對情緒重擔的現象,除了是由於近期被揭在教會內的性暴力醜聞外,我觀察到其實在2014年佔領運動後,香港牧者在意識形態上對平信徒的壓迫或許已十分嚴重,因為不少掌握權力的牧者都自以為代表真理去打壓與自己持不同意見的信徒,而這樣的欺壓行為或許並不分立場(不一定是建制牧者才會打壓支持泛民的信徒,我相信相反的情況在現實中不時會出現,而我亦見證過這樣的情況),因而煉成大量的信徒出走教會。我想「期待被牧養」對因為被欺凌而出走教會的平信徒而言是一個奢侈的要求,他們只期待自己有一天不再在信仰群體內被掌權者欺壓。

平信徒被牧者欺壓的現象出現,正是因為教會權力架構的罪惡所致,而這惡或許同時鼓勵沉醉在其中的牧者自我澎漲,讓他們自以為高人一等、與眾不同,因此自以為是的態度便傷害了其他人,甚至傷害自己和阻止了自己去尋找合適的幫助而不自知,最終導致自己也陷入情緒重擔的困局。我在有關留言區裡發現,不少網友除了同情牧者有情緒重擔外,也表示都是因為牧者自覺高人一等而不肯承認自己的情緒出現問題,而不願放下身段去尋求所謂「屬世」的協助如心理輔導或看情緒科,這正正反映了牧者也可以是權力體制中的受害者而不自知,又令自己所牧養的平信徒受很大的傷害。但現在的問題是牧者不承認自己受傷害,平信徒了解自己受牧者傷害卻又不被重視。

其實在崇拜威權的香港基督教會裡,受傷的平信徒才是沉默的受害者,不是他們選擇沉默不作聲,而是他們出聲了也得不到重視和尊重,甚至不少人會倒過來質疑他們的經歷是否屬實,也責怪他們這樣做是在攻擊教會。試問誰還未發聲?受傷害的平信徒發聲了,但他們都受到質疑和責備,承受着二次傷害,試問他們如何再敢去發聲?試問他們發了聲又有誰會相信?

牧者有情緒重擔

最後,我想以「你有壓力我有壓力.jpg」來總結: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並非想將牧者和平信徒放在對立的位置上,彷彿就只有牧者會欺壓平信徒,我明白牧者也可以是承受情緒重擔的人,我希望大家在正視牧者所承受的情緒重擔時,也能重視和承認平信徒所經歷的欺壓和情緒重擔,因為正視問題才是真正處理問題的第一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