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牧者參與69遊行的因由(修自堂會牧函)

在69做出百萬遊行壯舉前,教內出現任何聯署行動,或提出響應612罷工,會面對一定壓力,許多堂會或機構都在「觀望」。既然堂會名義難出師,由月底開始就湧現甚麼平安人、播道人,宣道人或「任何人」等名義聯署,蔚為奇觀。至於我們教會的同工會就此事討論,基於未能及時了解執事意見,暫且表明不會以堂會名義作聯署,但又肯定沒必要反對會眾以甚麼「馬鞍山靈糧堂人」參與其中。及至六月十一日,小弟提出全體同工於612參加三罷,且在教會臉書專頁上表明「罷工並非為收工,為更好為神作工」。此舉絕不能得宗派內所有堂會之認同,甚至堂會內也未必得全會眾所接納──若有甚麼要擔起的責任,作為堂主任是走不了。個人以為政治是十分複雜的事,難為正邪定分界:誰說民主就是好?像高舉自由的美國,隨便可以有槍枝到手,那不是問題嗎?共產主義又盡是邪惡?其終極理想卻在擁抱共善。任何政治理念出自人的想法,總有不同的限制;因此牧會接近三十年,即或個人確實有政治立場,但總不怎樣在教會內明說出來。在講道中說了,容讓我們堂會容許不同政見的人在一起,仍不妨礙我們仍是和諧相處的一群,正如保羅說:「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一了。」(加三28)合一不是劃一,和而不同是信仰理想。故此,我在講道中也呼籲大家要有一份器量,就是決定了遊行的,不要隨便批評不遊行的,拒絕遊行的又不要給遊行的施與壓力,學習相互溝通了解。

其實遊行不遊行,重要還在於個人在神面前是否有從上主而來清晰的呼召,是否有了合乎信仰和理性的說法,才有相應的做法。看見有不同做法,不妨將背後的想法說出來,在彼此分享中,有機會修正自己或別人的看法。沒有清楚的看法以先,最好不要隨眾做或不做一些事。

事奉接近三十年,在尊重堂會既有政治避諱的傳統下,破天荒的第一次站出來清晰表達參與政治性的行動──明言參加69遊行,其後更提出三罷。教會不是政教分離的嗎?牧者何解說起政治來呢?第一,政教分離的原則,我們不都有充分的理解──這個不談,要談的是,第二,是次遊行,早於公告三罷以先,在各堂敬拜講道中已表明心跡,作為堂主任在此事的考量,還不是從個人既有政治立場出發,而是來自道德的呼聲:拒絕謊言!《逃犯條例》這樣爭議性的立法,竟在極不尋常的速度,在違反程序公義的客觀事實下,豈能緘默?用劉進圖的講法說:「回看修例一事始末,政府強推修例的手法,比法案內容更可怕。整個宣傳推銷,都是建基於謊言之上。起初說急於修例,是為了替台灣殺人案討回公義,到台灣當局明確反對修例,便改說要堵塞制度漏洞,但法例的背景文件清楚顯示,逃犯條例不適用於中國任何其他地區並非漏洞,而是為了保障港人的刻意安排,回歸前獲得中英兩國同意。為了推銷法案,政府宣稱法院可以把關,確保被移交人士人權受保障,但律師會和大律師公會都指出,法案根本沒有授權法院把關,香港法庭無權審查被移交地的司法水平,是否符合國際人權公約要求,無權審查犯罪證據是否可信,無權以人道理由拒絕移交,要被移交人能證明自己是政治犯,才可免除移交厄運。保安局和律政司的官員講了這麼多大話,摧毀政府誠信,不用承擔責任嗎?」

我參與了69遊行,若不是612去了臺灣,相信我也會現身街頭。不過,參與69遊行還用不上政治立場的判斷,而是上文所說的道德理解:當權者公開以不實的理由進行立法程序。我們見證了領袖在說謊,領袖身邊權力人士不由分說的附和,仍不作聲?信仰群體在地作鹽作光的角色相符嗎?最近靈修看了有關贖愆祭的規條所說的一句:「若有人聽見發誓的聲音,他本是見證,卻不把所看見的、所知道的說出來,這就是罪;他要擔當他的罪孽。」(利五1)面對公開的謊言而不作聲,要擔當他的罪孽。面對邪惡而作「看客」的,默許其行,無異於同謀。為此,我為著一些堂會領袖,包括牧者,他們看出了謊言,卻從政治考量而放棄先知之職任,選擇作啞巴,甚至在審時度勢後趨炎附勢,站在說謊的一方辯護!有個別教會甚至為了維穩,發聲明堂會沒有聲明,與發聲的會眾割蓆。我們有幾位同工在參與69前,沒有想過會創造了世界震驚的奇蹟──我們上街,出於道德良知,而非因為預見了甚麼成果才和應。

如今,我們在大量圖片和影片所展示的:警方用不成比例、毫無節制的武力對付,用上大量胡椒噴劑,還施放150枚催淚彈、殺傷力強的橡膠彈和布袋彈等,甚至有近距離和向著頭部施射的,還不譴責?當然,警方確實指有一小撮示威者挑釁在先,但以上行動並非限於原發的地方!對暴力的譴責,豈非舊約先知所譴責的內容?更可惡的還有保安局長李家超回應速龍小隊何解沒有展示警員編號,說:「特別戰術小隊的特別工作服,是根據行動和戰術上的需要而設計,工作服的設計是冇位置去展示警員編號。但既然大家有關注,警方會檢視,檢視完後有適當跟進。」現在大家都知道,同一制服出現在69遊行中,被攝錄到有編號的。又是一個謊言!

說到底,說教會不好說政治,那姑且不說;但現在所面對的是道德,足以成為站出來表達之因由。當然,不同人會有不同的表達方式,但總不會選擇啞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