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牧師這種職位

TB1FZN6QpXXXXcgXpXXXXXXXXXX_!!0-item_pic

「牧師」究竟是一個頭銜、職位、召命、還是恩賜?

身為基督徒對於按牧當然並不陌生,也清楚在現實中,蒙召作全職事奉的,有傳道人及牧師之分,初入職者通稱傳道,捱三五七年,方能按牧成為牧師。華人教會中,先做傳道人後按牧,按牧後又等於升職加薪的做法已成為慣例,究竟何時出現並形成傳統,又似乎找不到明顯的脈落。當然,我不是專業的教會歷史學者,如有錯漏,望有識之士指正。

有中國教會三巨人之稱的王明道、倪柝聲、楊紹唐,僅有楊紹唐正式從神學院畢業,並領牧師頭銜,王明道沒有到神學院受過學術訓練,基本上是自學。倪柝聲曾在余慈度開辦的聖經學院受訓,但被勸退,後來得到女傳教士和受恩指導,然後自行舉辦擘餅聚會,慢慢開展教會。王、倪二人均反對按牧,認為按牧缺乏聖經根據,牧師是恩賜而非職位,恩賜由神所賜,不能為人手按立。倪柝聲更因為強烈反對同工王載按牧,鬧翻後被要求離開福州聚會所。到今時今日,由倪柝聲開創的地方教會,依然不會按立牧師,不設牧師一職。

(提外一話,當年著名的奮興佈道家宋尚節,有稱博士,也有稱牧師。同時稱為牧師博士或博士牧師,則聞所未聞,似乎是近年潮流。而宋尚節的博士學位,也是修讀化學而來,與信仰無關。若真箇有牧師博士之稱謂,若有人先完成博士學位,後獻身做傳道人,豈不應該有傳道人博士、同工博士之稱嗎?)

根據當時的實際情況,我有一個推想。

當年的教會領袖、西方傳教士等,面對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中國幅員廣闊,但信主的人少,願意獻身傳道的人更少,神學資源相對缺乏。加上受到時代論影響,覺得末世將至,如何有效地將福音傳遍中國,拯救更多靈魂,成為一大難題。所以當時訓練工人的做法,如今看來可以話是匪夷所思,例如倪柝聲的鼓嶺訓練,乃是一個夏令營,密集訓練完成後,便差派他們出去建立教會。當然,昔時受訓的人多屬教會精英,雖然無法到正統的神學院受訓,信仰靈命有一定質素保證。但也無可否認,當時是否由神學院畢業,有沒有受過正統神學訓練,與能否擔任全職傳道人,並無必然關係。

甚至乎前文提到,倪柝聲的同工王載,基本是自我任命,按維基百科的條目所載:

1921年,王載閱讀舊約《以賽亞書》52章11節,以此作為蒙呼召作傳道人的憑據,於是辭去江貞艦大副職務,專門傳道。他回到家鄉福州,開始在南台「子園」住所內主持聚會,這個聚會沒有任何西方差會的背景。

當然根據信仰,大可以說是由主親自按立,我在網上認識一位年青人,說自己是由主耶穌親自按立做牧師,然後拿牧師的頭銜四出招搖,穿著牧師袍自拍。

當時可能受到「末世將到,要搶救靈魂」的心態影響下,覺得時間趕逼,資源匱乏,無暇將有志者一一送入神學院造就,短時間內要培訓一大班人。當中有傳道恩賜,能掌握基本教義,傳揚福音,信徒不介意他們沒有神學畢業,普遍獲得接納。只要有心,幾乎人人可以成為全職傳道。而同一時間,亦有人受到外國差會支持,進入神學院深造,繼而被按立成牧師,與一般的傳道人有別。一直沿襲而來,華人教會有傳道人、牧師之別,職位有上下,薪水有高低。

筆者做世俗工作,銜頭這回事,多少有點虛名,有頭銜而無相應實力,在社會上比比皆是。部份公司為幫客戶面上貼金,整個客戶服務部的員工,職位一律為經理以上,而現實上他們可能只是接電話的員工。加上Peter’s principle,每一個人均會晉升到自己無能力擔任的位置,越高位者越無能,是任何架構中的常態。

最後關於按牧不按牧,神學生畢業入工場採用甚麼名銜,關乎整個華人教會界的傳統,要改變恐怕不易,信仰百川上好幾位同道紛紛寫文探討過,區區便不再重覆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