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牛津神學遊記V

Akotantos, Angelos, active 1436-1450; Icon of The Embrace of the Apostles Peter and Paul

註:圖片取自artuk.org

牛津大學面積不大,但博物館卻出奇的多。其中我最喜歡的是關於考古與藝術的「阿什莫林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裡面有一幅名為「使徒保羅與彼得之擁抱」的聖像(如圖),相傳是繪製於十五世紀佛羅倫斯大公會議之間,表達出天主教與東正教透過會議能重新合一的期盼。畫中的保羅與彼得,眼神雖然有點貌合神離,但仍竭力相擁。而佛羅倫斯會議進展良好,解決了許多東西教會禮儀上的分歧,甚至產生了「東禮儀天主教」這種混合體教會。大家都熱切地期盼分裂了近400年的東西教會能重新走在一起,或真心、或假意。

可是,歷史總是殘酷的。隨著鄂圖曼帝國的入侵,君士坦丁堡於1453年陷落,即會議結束後第四年。東羅馬帝國正式滅亡,東正教被迫遷移至俄羅斯和東歐等地,而有關兩教合一的決議也無疾而終。

雪上加霜的是,大約半世紀後的1517年,由於贖罪券的問題,馬丁路德發動了宗教改革,最終演變成另一次的大分裂—基督新教由始而生(即今日俗稱的基督教)。

回望這幅「使徒保羅與彼得之擁抱」的聖像,歷史的進程似乎與這聖像的盼望漸行漸遠。似乎,教會的歷史就是一段不斷分裂的歷史。教義、神學、禮儀、政治、權力、戰爭等等,無不在分裂的循環下不斷滾下去。這不禁令人問:耶穌起先創立的教會,還有合一的可能嗎?

最近在研究有關使徒彼得的文獻,發現學術界有一個很有趣的理論。如果說初期教會中最重要的三位使徒是:彼得、保羅、約翰,那麼他們各自也代表著現今基督宗教的三大傳統。彼得是天主教(教宗傳承)、保羅是基督教(因信稱義)、約翰是東正教(神秘神學)。這種分野也影響著學者的研究取向,例如,基督徒聖經學者多數從事保羅的研究,而甚少研究彼得。事實上,一般基督教信徒也是如此,他們喜愛讀保羅書信、強調因信稱義,但不多學習大公傳統、教會歷史等。

或許,今天如要談教會合一,關鍵之處在於承認各自不同的傳統而彼此學習,而非削平大家的差異。畢竟,三種傳統都有聖經根據,更代表著奠基初期教會的三位使徒。正如我欣賞的已故教授Lamin Sanneh在談及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關係時所言:「對話並非由削平差異開始,而是承認彼此的不同。」

我認為這句說話非常有智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