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牛津神學遊記II

42936426_1876670812423960_9168102714062667776_n這條橋是牛津著名的Hertford Bridge,俗稱「嘆息橋」(Bridge of Sighs),劍橋也正好有一條。

傳聞,劍橋那條稱之為嘆息橋的原因,是因每逢學生由宿舍前往考場考試,都必須經過此橋,而由於讀書壓力大,途經的學生往往嘆息不止(唉~唉~)。我相信牛津的壓力也不下於此。

昨天我參加Orientation時,跟一位正在讀博士的師姊交談。她跟我解釋說,牛津的學習模式非常緊湊,通常一星期寫一篇專文。我立即問:「How is it possible?」然後她笑笑口地給我一些tips。我估計開學後,就算不走嘆息橋,我每星期也會嘆息不止。

不過,作為一名基督徒,來到牛津讀神學也有另一種嘆息。我嘆息在澳門作基督徒甚艱難。即使你是認真追求的信徒,也沒有什麼資源給你追求。回頭看,發覺自己以往數十年的教會生涯彷如住在一口井裡面,以為世界就那麼大,自己知很多。有熱心,卻沒知識,如一頭蠻牛。這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當然,也有一種更危險的,是有了知識,卻只是用知識為自己打造另一口井,然後安然地住在裡面直到永永遠遠。當知識變成只為某一群體或意識型態服務時,這情況比起沒有知識更可怕。

或許,我們都需要嘆息橋,在嘆息中常常反省自己的軟弱與不足、反省歷史的錯誤與荒謬。這樣,我們才能昂然步向新的未來。

牛津神學遊記 系列
  1. 牛津神學遊記I
  2. 牛津神學遊記II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