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牛津神學遊記I

終於來到哈利波特的城堡讀書了,希望我讀完不會變佛地魔。

最近我一直在想:「如果沒有讀神學,我現在究竟會在幹什麼?」我肯定會是一個閒時就專注在家中打機的宅男。跟我認識久的人都知道,我就是愛打機。遊戲的世界就是我真實的世界,而我也十分享受活在這世界。人生苦短,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又有何不妥?我羨慕這樣的生活,真的。

但也許是天意,命中注定我要走上這條神學路。然而我發覺,一路以來支撐我的動力,並非是什麼呼召或恩典這樣的公式見證,而是一種「負能量」。我的教會經驗是負面的,我對教會也是悲觀的,而且越讀神學越悲觀,甚至有時會問:「基督教還有得救嗎?」但正正是這種負能量驅使我敢於提問、敢於批評、敢於做大膽的事。我認為反正已破釜沉舟了,要做就做到盡;不然就收皮打機去吧。

另外,我也發覺,自己能夠披荊斬棘的秘訣就在於:常常不聽他人意見。別人叫我不要搞這麼多事,我硬要搞;別人叫我不要讀神學,我硬要讀;別人叫我不要去耶魯交流,我硬要去;別人叫我先留在新加坡打工累積經驗,我硬要立即出國留學。每一步都似乎是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爭取回來的。對於別人的好意或是壞意,我總是在拒絕。我知這是我行我素,但我也知這是如履薄冰。

也有人以為我是為了「反基」才讀神學。不錯,如果是那些人那種的基督教,我反,而且以「誓反教」(Protestant)的名義反到底。我不行中間路線,也不行滲透路線。我認為教會不死,教會不生。有些事情,就是必須狠下心腸劃上句號才能有新的開始。

不過嘛,我現在只想專心讀書,在霍格華茲的城堡中逛逛,什麼宗教改革我不太想理會。我只想寧靜地喝一口咖啡,在泰晤士河上寫意度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