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 Beggar

Truth Beggar直譯就是「真理乞丐」,主要是由這一句出來的 “Christianity is one beggar telling another beggar where he found bread.” D. T. Niles
(基督信仰其實就是一個乞丐告訴另一個乞丐哪裡有麵包。)
我只是一個乞丐,什麼都沒有,是要謙卑下來的。
另外,用得”Christianity”就知道我是一名基督徒,對於我來說,神就是真理,我的生命一直都乞求祂的臨在。
最後,乞丐是乞討他所缺乏的東西,我最缺乏的就是真理(神),所以我乞討的只是真理。
真理永遠不會掌握在我手中,我只有一直渴求,望在這追求真理的路上和大家相遇,讓我能更接近真理多一點。

無用?——談公民不合作是否有用

筆者想談的是近年香港社會的抗爭活動,如保育抗爭、高鐵示威、五區公投、國教絕食、民間公投、佔領中環、學生罷課,或將來大大小小的其他公民不合作運動,當看到這些抗爭活動舉行時,很多時會有「鳩做」/「無用」等一類的批評,不論是親政府那方還是激進民主派(或稱激進本土派)都有這樣的批評。

只是這個批評是否合理呢?又或應該問,這個批評在什麼情況下才合理?

的確,面對一個暴虐的中共和港共政權,上段所說的公民不合作都不會對「阿爺」產生太大的影響,可能只是像一隻蒼蠅,令「牠」煩厭吧了。

然而,是否因為沒有直接效果,所以這些行動就沒用,或不值得做呢?筆者的答案是:「否。」

筆者本身是在科技銷售行業中工作的,在行內有一個術語「client/customer education」:因為在科技界,技術日新月異,有一些剛出現的技術,即或很好很有用,但因為客戶不熟悉,所以沒有信心,也沒有勇氣去使用,但銷售人員仍要去這些會,將這些新科技介紹給客戶,因為唯有這樣,他們才會對這些新科技有概念,將來技術更成熟,有更多人用,又或他們有需要時,就自然有機會成為客戶了。

這些會看似不會做得成生意,也似是一些無了期的等待,那是否沒用呢?不是的,因為若沒有這將科技引入行內的第一步,是談不上未來的。

在筆者看來,那些公民不合作很多都和這些「client/customer education」一樣,不過它們可能在做的是「social/people education」;讓這個社會的民眾逐漸的去理解,進而受道德感動,也慢慢的願意為了改變作出努力。

再說,根據「混沌理論」中的「蝴蝶效應」,其實我們不知道一個小小的動作可以做成什麼效果的,也許一笑傾國,一言興邦,一坐變天,所以是否一個看似影響甚少的抗爭就沒用呢?也許我們可以再想一想。

但話說回來,筆者不是那些樂天主義者,更不是那些只懂幻想的人,筆者十分清楚上述所說的都不是實在的,只是一個或然率,要知道有多少新科技「出師未捷新先死」,又有多少理想主義者連名字都不為人所知。

事實上,「無用」是一個很合理的批評,當事情有可行的方法去解決,有可行的方法可以產生效果,又或所做的行動只是一場騷,那「無用」是一個很到位的批評。因為這些「無用」的行動不單止是沒用,更會消耗了人們的注意力和精力,甚至有機會破壞了原本可行的方法。所以筆者並不會否定所有「無用」的批評。

只是,筆者有一個希望,希望那些批評「無用」的朋友,能指示出一條可行的路。也許有人說,那很簡單,只要大家齊心,夠膽做某些事就可以了。筆者會請那些朋友停一停,讓他們看清楚到底社會的人願意付出多少,社會又能接受那種手法。建議一條根本現實實行不了的路,和那些以為做了少少就可以改變世界的人,都是一樣的天真。

最後,容筆者稍為離題,在近來的「無用」之論,筆者看到的是又再一次的兩極化,彷彿一個行動,只能分為「有用」/「無用」這兩個面向,對一個行動的理解,對當中的效果,對運作的檢討,對議題的受關注都再沒有更深度的理解。當然,現況還未去到那麼差,筆者看到不少人對這些公民不合作行動的深度討論,這是筆者仍感欣慰的,筆者希望一個公民社會的成熟,除了抗爭手法的多變和巧妙,連當中的理性討論,深度思考也能一併提升。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