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無力的時代,有力的信仰

2018/12/2 將臨期第一主日

耶利米書三十三章14~16節

帖撒羅尼迦前書三章9~13節

路加福音二十一章25~36節

今天的講題,是採用我剛剛出版的一本新書的書名。其實我沒有任何意願想寫書,只是在退休後,在臉書上分享一些講章。有出版社覺得很有意思,便將之輯錄成書出版。去年出版了《走進時代的信仰》,今年出版了《無力的時代,有力的信仰》這書。書名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這是出版社社長的心思。我想,或許不是書中的講章內容有甚麼特別,只是書名改得很有意思,所以銷售情況都很理想。吸引讀者相信特別是「無力的時代」這標題。或許這真是不少香港人的感受。政治的無力感,極權的臨近,在前面的好像只有黑暗。有幾次有不同的教會邀請我講及在這政局下有甚麼出路,有甚麼曙光,我都覺得有點困難去講。時代真的無力?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他的名著《雙城記》中說了一句經典名句:「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甚麼時候才是最好的時代?甚麼時候是壞的時代?甚麼時候是無力的時代?甚麼時候是有力的時代?甚麼時候是黑暗的時代?甚麼時候是光明的時代?我在書的序言中指出,好抑或壞、黑暗抑或光明、有力或無力,基本上不是在甚麼時間,或外在的環境,而是在於自己。在好的、在有力的、或是光明的時刻中、其實正是最壞、最無力和最黑暗的時代,因為在這些時刻中,人反為放鬆自己,沉醉於安逸之中,好的、有力的或是光明的日子,反變成壞、無力和黑暗。在壞的、在無力和黑暗之中,覺得是壞、無力和黑暗,不思進取,當然會變得更壞、更無力和黑暗。但如果在壞、無力和黑暗的時刻,反思過去的失敗,有進取的心,這反為會是好的、有力的和光明的時刻。

上星期,九龍西進行立法會補選。大家都知道泛民敗選。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失敗教我們更多反思原因,成功反會令我們驕傲而不自覺。

中文大學社會學系的陳健民教授在他「最後的一堂課」中便指出,「在黑暗的時候,才會看見星星。」不過,重要點是:我們願否成為那黑暗中的星星呢?

今主日的經課,都是同樣的指向這方面,在壞、在無力和黑暗的日子中,要存着盼望和信心。

耶利米書三十三章14~16節

耶利米先知,生活在主前第七世紀末至第六世紀左右,這也是猶大國末期的時代。猶大國先後受鄰近多個國家所控制,包括亞述,埃及和巴比倫。國王的無能,宗教信仰的敗壞,這是猶大國最黑暗的時期。不單只猶大國處於黑暗之中,耶利米的一生,都是黑暗,被稱為「流淚的先知」。他向猶大的君王和百姓宣佈猶大國將亡,上帝的懲罰會臨到他們當中。當然這些說話不能被君王和百姓所接納,耶利米亦因此經歷人們的反對、鞭打、監禁等逼迫(參看耶十一18~21)。

當你處在這困境時,你會如何?會感到黑暗,灰心嗎?

但耶利米並沒有因此而感到黑暗或灰心。耶利米書二十九章記載了耶利米寫信給被擄至巴比倫的百姓,「你們要建造房屋,住在其中;要開墾田園,吃園中所出產的;要娶妻生兒養女,為你們的兒子娶妻,使你們的女兒嫁人,生兒養女,你們要在那裏生養眾多,不可減少。我使們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那城求平安,為那城向耶和華祈求,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着得平安。」(5~7節)耶利米這番話的意思,即是叫他們「如常生活」。而耶利米更指出,這是耶和華要對百姓所說的。

耶利米書三十二記載耶利米被囚於猶大的王宮之中,但他仍用錢買地,預備建造房屋,田地和種葡萄。在耶利米書三十三章14~18節,耶利米更宣告:「看哪,日子將到,我應許以色列家和猶大家的恩言必然實現。這是耶和華說的。在那日子、那時候,我必使大衞公義的苗裔長起來;他必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義。在那些日子,猶大必得救,耶路撒冷必安然居住,他的名必稱為『耶和華——我們的義』。」

在黑暗和看來沒有盼望的日子,耶利米仍存希望,仍看見光明。

帖撒羅尼迦前書三章9~13節

帖撒羅尼迦教會是保羅在第二次傳道旅程所建立的教會。按照《使徒行傳》的記載,保羅在離開腓立比後,便前往帖撒羅尼迦,在那裏連續三個安息日在會堂裏講解有關耶穌復活的事。有人相信耶穌,包括希臘人和一些尊貴的婦女,但猶太人因嫉妒,聚集一些市并流氓,煽動群眾,並指保羅等人是違背凱撒的,把他們趕離帖撒羅尼迦(徒十七1~9)。

後來保羅來到庇哩亞,傳道亦有效果,但帖撒羅迦城的猶太人繼續往這地,煽動群眾。保羅只有離開,前往雅典(徒十七10~15)。保羅雖然身在雅典,但心仍掛念着帖撒羅尼亞教會,派提摩太去探望。提摩太後來回報,帶來好的消息,知道教會在患難和逼迫中,不單領受真道,還把真道傳往別處(帖前一6~8)。不過,保羅亦從提摩太知悉,教會中有人誤解真理,認為已死的人,不能得着主再來的祝福(帖前四13~14),於是在哥林多寫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這也是保羅最早的一封書信。

明顯的,不論是保羅,或是帖撒羅尼迦教會,他們都是處於困難之中,但保羅並沒有失望,他仍存着盼望,希望能再見到教會眾人,在困難和逼迫中,期望教會信眾能在信心,愛心和盼望上,能有所長進。保羅說:「我們晝夜切切祈求要見你們的面,來補足你們信心的不足。願我們的父上帝自己和我們的主耶穌,為我們開路到你們那裏去。又願主使你們彼此相愛的心,和愛眾人的人,都能增長,充足,如同我們愛你們一樣,好堅固你們的心,使你們在我們的主耶穌同他眾聖徒來臨的時候,在我們父上帝面前成為聖潔,無可指責。」(四10~13)

路加福音二十一章25~36節

路加福音二十一章,大部份都是記載耶穌論及耶路撒冷和聖殿被毀,甚至有人認為是論及將來末日來臨的預言,於是去揣測末日來臨的日子。但在馬太和馬可的記述中,都有提及耶穌這樣說:「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天使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有父知道。」(太二十四36;可十三32)既然是無法知曉,揣測是沒有意思的。耶穌要指出的,我們已生活在末世的日子之中。不單是聖殿和耶路撒冷被毀,我們也是生活在戰爭,大自然的災害,宗教信仰受到壓制的日子當中,昔日如是,今天也是這樣。

看來這是壞的日子,是黑暗的日子,耶穌並沒有教導我們去揣測末日的日子,反而有兩個提醒。

第一,要相信那日子必定來臨:「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帶着能力和大榮耀來臨。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救贖的日子近了。(二十一27~28)

耶穌預言聖殿將會拆毀,但他也曾說過:「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把它重建。」(約二19)耶穌所指的是他死後三天復活的事,這事已成為事實,所以主再來的日子也必定來臨。我們要有這信心。

第二,耶穌提醒門徒,生活在當下,要警醒。他說:「你們要謹慎,免得被貪食、醉酒和今生的憂慮壓住你們的心,那日子就忽然臨到你們,如同羅網一樣,因為那日子要臨到所有居住在地面上的人。你們要時時警醒,常常祈求,使你們能逃避這一切要來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路二十一34~36)

要警醒謹守的意思,明顯就是在這末世的日子中,能持守真理。

我開始講道時指這兩年,出版社為我編輯了兩本書。第一本書出版時,社長為書改了一個書名,《走在時代前的信仰》。但我覺得我所講的道理,沒有甚麼新意,沒有帶人走向前,只是在這時代中,堅守真道,所以我改了書名,《走進時代的信仰》。信仰是不變的,但怎樣在這時代中去堅守而已。

第二本書,《無力的時代,有力的信仰》。我聽聞有人希望能拿來在團契聚會中討論,但後來他這樣說:「書的內容說得很對,但好像沒有新的題材,沒有對現在政局說了些甚麼。」因為只是聽聞,所以我也沒法回應,但心中想,我們的信仰有甚麼新的題材呢?

雨傘運動後,指我是「雨傘牧師」,亦以為我很關心政治。但其實我不大懂政治,所以沒法為香港政治前途作出任何建議。我退休後,仍是牧師,我所關心的,就是信徒,無論時代變得如何,是好是壞,是有力或無力,是光明抑黑暗,信徒皆能持守信仰,學習怎樣在這時代中實踐信仰。我也盼望香港市民,雖然看見極權的來臨,可以有點兒灰心失望,但不要絕望,仍要持守初衷。不少人在雨傘後說:「要在社區中深耕細作。」這是甚麼意思?其實就是在社區中實踐「行公義,好憐憫」。基督徒更會加上「與你的上帝同行」(彌六8)我相信這是在現今的時代,其實也是在任何時代中,要做的事。

今主日是「將臨期第一主日」。大家都很清楚:在將臨期,我們要預備紀念和慶祝主耶穌第一次的已臨,另一方面,也要預備迎接主耶穌第二次再臨。不過,很多時候,教會在這節期間,多是預備和安排慶祝聖誕的活動,較少去呼籲信眾,也安排活動,讓信眾預備身心,去迎接主耶穌第二次的來臨。

將臨期,是一個處於「既濟和未濟」(already but not yet)的張力的節期。一方面,我們仍生活在耶穌已第一次降臨的日子中,他帶來光明,但另一方面,我們仍生活在耶穌第二次來臨的盼望中,在這段時間,人仍生活在罪惡和黑暗籠罩的日子中。在這末世的日子,其實是好與壞,有力與無力,黑暗與光明同時存在的日子。在這充滿着張力的日子中,人最重要不要放棄好(美善)的事、光明的事,人仍要作個有力的人。而基督徒更靠着我們的信仰,在這世代中作有力的見證。

陳健民教授在他的「最後的一堂課」中指出:「我有信仰,但沒有宗教。」這句話令我想起一位猶太藉無神論的哲學家布洛霍(Ernst Bloch)所說的一句話:「凡是有盼望的地方,就有宗教;但有宗教的地方,郤不一定有盼望。」(Where there is hope, there is religion. Where there is religion, there is not always hope.)

將臨期是提醒我們,在壞、黑暗和無力的時代中,彰顯盼望。這才是宗教。我們要在黑暗中燃點光明,成為光照耀世人。我們的信念是:「光照在黑暗裏,黑暗郤沒有勝過光。」(約一5)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