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無事袖手談中立,臨危一走去宣教

SONY DSC

關於何志滌牧師的訪問,內容我一點也不意外,甚至在傘運到今日變得有點陳腔濫調,因為作為一個有日子的信徒,深知這種態度,才是香港教會的絕對主流。

受到上世紀華人基要派的影響,上一兩代的牧者,多數認同時代論,認為世界已經進入末世的最後階段,只會越來越敗壞,一切政治改革、社會改造、制度修繕,最終只會徒勞無功。惟一重要的事,是在末世來臨前,儘量傳福音,令到更多人得救上天堂,結果,過去幾十年華人教會多數是政治不活躍,甚至對政治反感,投身社會改革的人,在教會內被視為社會福音派,幾乎等同異端。所以,不要再問「教會在哪兒」,教會在政治問題上從來缺席,從來不在場,這才是常態。

對於上一兩代的牧者,在殖民地時代,政府有意扶植教會作為管治手段之一,享盡風光,其中一例,過去寬鬆的批地政策,為今日部份教會取得龐大利益。有錢固然可以大談政治中立,大不了亦可移民外國,遠走高飛。正如昔日九七前,不少教牧宣稱「北美是我的異象」、「要為福音留下種子」,去如黃鶴。但在彼邦影響力卻又大不如前,待形勢穩定後回流,甚至打正旗號親中親建制,信徒亦不計前嫌,盡顯香港人善於計算,食盡兩家茶禮的本色。

即使日後教會遭到逼迫,相信他們大多已經魂歸天國,得到從上面而來的獎賞,與耶穌一起好得無比。他們政治上的不作為,保持中立,直接受害的卻是別人的下一代人。至於他們的下一代,不少教會領袖及名牧早就洞識先機,一早安排自己的子女到外國升學及生活,留一條後路。說裝睡的人喚不醒,家下都唔知邊個未訓醒。

偏偏這一代年青人,見證過去一百年無數的末日預言落空,末世未到,強權先至,擺在他們面前,好可能是未來幾十年的威權管治,政治打壓。誰再肯相信「末日將到,最緊要傳福音,拯救靈魂」這種鬼話,而不打算趁年輕奮起一搏,即使明知會比人踩死,依然想「典多幾下」,無悔今生,對得起自己,對得起下一代。

「在那之前(停去燭光集會)的某一個晚上,我感到聖靈充滿了自己,感受到神要我專心傳福音、勸人信耶穌。經歷過這一趟感動之後,我意會到要改變社會,唯一方法是靠福音改變人心,否則任何形式的爭取,都是徒然」

何牧師說受到聖靈感動,才感受到神要他專心傳福音,聽完之後,唔知好嬲定好笑。首先,我固然無法肯定或否定何牧師聖靈充滿的經歷,但信主幾十年,當時何牧師牧會也相信有一二十年,才由聖靈充滿,知道傳福音重要,未免也太過出人意表。作為一個平信徒,沒有經歷過聖靈充滿,我信主初期已經知道傳福音好緊要。

至於第二點,改變社會首要傳福音,我想指出這種想法實在過份天真,但很可惜卻又是教會主流。教會內普遍認為,一個社會中,越多人信耶穌,越多基督徒,社會自然會改變,變得更美好,社會風氣變差,是因為我們未夠努力去傳揚福音。但以下三個例子告訴我們,不會!

在歐洲中世紀時期,所有人均是基督徒的情況下,社會有沒有變得更美好呢?剛好相反,新教傳統認為在公元312年君士坦將基督教立為國教後,教會便被世俗權力污染了,令到歐洲進入黑暗時代,直到馬丁路德在改教後,我們才再一次重新接上初代教會的屬靈傳統,中間十幾世紀的教會發展不算數。

嫌中世紀歐洲太遙遠,近代的美國又如何?美國號稱為以基督教立國,現今有七成人承認自己是基督徒,有四成人自稱為福音派,鈔票上依然印有「In God we trust」。那美國現時的光景如何?性道德開放、槍擊案頻頻、離婚、婚外情普遍、同性婚姻合法,恐怕又不是大家想用福音改變社會的目標。

如果再嫌美國七成基督徒還未夠,非洲國家烏干達現時有九成人口是基督徒,2013年國會還通過了著名的反同法案,將同性戀關係定為非法,連知情不報亦會論罪,及後因國際壓力撤回。信徒踴躍踐行「公義」,累累執行私刑對付同性戀者,維持國家聖潔純正。

烏干達才是基督教的烏托邦吧!你問問身邊的教徒,有沒有興趣移民到烏干達?

作為一個信主已久的信徒,知道像何牧師的人會如何回應:「那些不是真基督徒,他們口中說信主,但生命沒有被耶穌改變。」即使我認同當中有些不是真基督徒,但,今日傳福音帶領信主的,誰又可以保證,個個是真基督徒?誰又可以保證,真基督徒從此以後愛鄰如己,不會跌倒犯錯。於基督教的基要教義來說,不會吧?到時我們又祭出萬古名言:「基督徒都係罪人!」

當然,各人有各人領受,也難以勉強別人參與政治,歷史上也出現過愛色尼派、沙漠教父等遁世隱修式的信仰實踐。然而,教會政治中立的表現,幾乎淪為網上「香港中立黨」諷刺戲謔的情況一樣:「不分正邪,不分善惡,保持中立」。但這種中立,處身其中也很快察覺只是偽中立,是「對不認同的立場表示中立及不支持」。對於自己認同的立場,不單會積極參與,還會鼓動群眾,說成聖經要求一樣,例如「維護家庭價值」,顯得前後不一,雙種標準。

作為一個信主已久的信徒,我又十分明白,教會內會如何處理這些批評,不外就是「記者斷章取義」、「報導不準確」、「不信的傳媒故意扭曲」、「媒體嘩眾取寵」。

最後,我想講,作為一個一下代的信徒,實在無能力亦無辦法,改變上一代教牧過去幾十年因為成功而得來的經驗及想法,亦不祈求他們一起並肩作戰,一同抗爭。我只求他們可憐一下這班蟻民,既無錢移民,又無力反抗,未來幾十年將會面臨高壓統治,在白色恐怖下苟且偷生,堅持信仰。他朝一日若然要被逼投奔怒海,懇請你們在外國生活的下一代,能夠在百忙之中,偷空接濟一下這些政治難民,僅此而矣,別無他求。你們平平安安地移民吧。對於你們今日的政治取態,我保持中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