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思

《時代論壇》青黃筆接專欄作者。NGO「社區文化關注」執委及前任社區營造幹事,學習與土瓜灣街坊共同面對重建巨輪。2018年9月起於美國費城參加結合「社會公義x社區鄰里x靈性操練x團體生活」的Mission Year計劃,繼續學習愛街坊如己。

Medium網站:https://medium.com/@chorsee
Mission Year 網誌:https://www.missionyear.org/blog/

為街坊代禱的想像練習

原刊於時代論壇1610期,2018年7月6日

「落土」小組早前辦了「落土重建社關大使」課程,作為成員之一,我也與一班弟兄姊妹一起洗樓探訪街坊。沿著暗黑偶有蟑螂的唐樓樓梯,走到八樓天台屋,應門的是一個包著頭的棕色膚色男子,長鬍子上展現闊大的笑容。他堅持找來椅子讓我們每個人坐下,圍在那狹小房間。四面都貼滿各種彩色海報紙,用來勉強防止漏水。他讓我們看他尋求庇護的文件,原來他來港是因為宗教迫害。同行的弟兄姊妹當然常聽見宗教迫害的事,但今次,他是因為轉信錫克教,被擔任基督宗教神職人員的家人迫害,打傷他,以刀要脅他若不改回信基督宗教就要殺死他。我們都感到不解、無言以對。就這樣,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用有限的英文談天,不知說甚麼時,就會聽到鐵皮外的喵喵叫。

IMG_8381

回來幾組分享洗樓經歷後,一起禱告。接觸完身處困境的街坊時,我卻並不是時常想禱告。有時,經歷太難去接受,禱告會變得虛弱,我根本不知可以求甚麼,就想敷衍說句百搭的「求你保守」,然後心裡不禁想:「神祢有保守就不會這樣啦」。有時連這些都真的說不出口,還只能乾脆說「主啊我真的不能明白為甚麼世界這樣糟糕,他們如此受苦,究竟發生甚麼事?」我相信天父必垂聽這樣真誠的呼求,只是自己會覺得被困住了。

這次,我們艱難地撿拾字句,明知自己不能做到甚麼,明知處境無望,還希望上主恩待。平時我與義工朋友洗樓後的分享,都會簡單描述街坊的困境,再想可以做些甚麼,於是我們的嘴巴說過好多沒錢沒家人沒工作租貴等沒希望的故事。但原來禱告,是將所有最美好的願望、對別人滿懷善意的祝福、通常很難捉緊的相信,宣之於口。「願他有力量,希望他能安心住在合適的城市⋯⋯」這是一個想像的練習,嘴裡的話由苦變甜。其實禱告是去發現上帝如何在場,在殘酷的現實中相信祂還有其他更好的預備,還有呈現愛的奇招。愈禱告就愈發現,我們不需要、也不可能在禱告說完一個完整的人生改變方案,但我們也只能交託,再學習相信天父慈愛信實不變,我也是這樣在內心掙扎中,嘗試祝福。說出的句子,想不到也能安慰到自己⋯⋯

若沒有經歷現實的痛苦就去想像,容易變得阿Q,但一旦被現實淹沒想像和希望,也同樣無法再應對現實。遠距離的代禱有時會令我感到彆扭,所以我份外珍惜與弟兄姊妹親歷現場禱告的機會。我們一起聆聽街坊的心聲,一起分擔痛苦和無言,一起掙扎,一起想像。這樣的禱告,我猜天父也會喜歡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