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為沉默大多數舉哀

Photo Credit: https://www.hkcnews.com/news_%E6%96%B0%E8%81%9E/hk-discuss/2018/10/%E5%A1%8C%E6%A8%B9-%E5%B1%B1%E7%AB%B9%E5%96%84%E5%BE%8C-%E5%B1%B1%E7%AB%B9%E7%81%BD%E6%83%85-20181004235455_27cd_large.jpg

誰是沉默大多數?瑟縮於街角的露宿者?不受鎂光燈青睞的少數族裔?還是沒去投票的市民?提起「大多數」,我們心中會浮起某些被抹殺聲音的人,但可有想過,真正的沉默大多數並非人類,而是經常被我們排除在共同體以外,默默在我們身邊的一花一草一木。哲學家列維納斯(Emmanuel Levinas)指出,「他者」的脆弱性會挑動主體的情感,而向主體作出道德的呼喚。但植物果真能喚起我們的情感嗎?還是植物根本不是我們的他者?

颱風山竹過後的頹垣敗瓦、滿目瘡痍的景象至今仍銘刻在我的腦海中。在網上看見大型的天災場面,也總不如親身目睹街上一棵棵原本毫不起眼的大樹連根拔起般震撼。看見她們橫卧於街道,原先深藏在地底下的根暴露在日光之下,我才猛然驚覺自己平常有多麼無視她們的存在,多麼理所當然地覺得她們在我的身邊。她們沉默地矗立,令我集以為常地遺忘她們,當她們倒下時,我才懊悔一切都太遲了。萬物各有定時,但看著她們落寞龐然的身軀,我不禁哀嘆:為何你們的命運如此坎坷,為何你們聖潔無罪,卻成了颱風下的犧牲品?為何該死的人沒死,守護世界的你們卻死了?

福音與這些死去的大樹有關嗎?抑或與世俗一樣,我們也視她們為消費品,為我們提供退修、教會大旅行的好地方,滿足我們另類的欲望而已?昔日先知為被擄的以色列民舉哀,呼求他們回轉順服上帝,今日我們同樣要為歷史上最大的受害者─大自然舉哀,而回轉的是一直肆意破壞大地的我們。語言是否賦予我們優越感,令我們自以為有權操縱沉默的大地?是否大地的沉默縱容了歷代人類對她們的強暴?事實上,聖經不少意象都揭露,當大地發聲之時,就是上帝對人的審判,那時候無人能站立得住。「地與海奏出歌韻,磐石唱讚美歌聲……」大自然發出的哀聲,絕不如我們對這首歌的想像般浪漫。

為大自然舉哀意味肯定她們是我們的「她者」,是「她們」,不是「它們」。我們與她們不再是我——它的關係,而是我——你(I-Thou)的關係。她們是有血有肉的生命,而非人類的附屬品。我們一直為自己的發展慾望而將她們物化,今天我們要將大自然「再魅化」(re-enchantment),重新尊崇她們的神聖與奧袐,學習放下我們的自傲,聆聽她們的哀聲,認識她們的需要,讓世界不再是圍繞人類而建立,而是與大自然共生共在。

「王回答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做在我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廿五40,《和合本修訂版》)。誰是「最小的弟兄」?或許我們要擴闊對這節經文的理解,重迎和擁抱這世上最脆弱卻神聖的生命。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632期)專欄【青黃筆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