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為愛而生、為同志而死的《牧者》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我今年觀看了兩次《牧者》,兩次都是在台灣觀看的,每次觀看時自己的內心都非常激動,我都好想哭,我在想為何我們都要這樣活著。

《牧者》是一部紀錄片,紀錄了四位在不同歷史時空裡都與「同志」有份的基督徒的生命,不管他們是創立對同志友善的基督教會的異性戀牧師、是牧養同志的異性戀牧師、是已出櫃的同志牧師、是正在修讀神學的同志神學生,他們的一生都與同志脫不了關係,亦是因為他們的堅持,為台灣這片土地上還在掙扎求存的同志基督徒帶來一點盼望。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b5 preset

陳小恩是正在修讀神學的同志基督徒,她曾經被神學院拒收過,甚至將其報名費退回給她;曾恕敏牧師是台灣公開出櫃的男同志牧師,因其同性戀身份和高調支持同志平權的緣故,令他在主流教會圈子裡未能找到生存的空間,一個接受了數年專業神學訓練和裝備的牧者,卻因其身份而需要在教會外尋求出路;黃國堯牧師是香港宣道會前牧師,因曾公開撰文表示不贊同香港明光社和香港教會對待同志的態度,而被香港宣道會封殺,轉而受騁成為台灣同光同志長老教會的牧師,離鄉別井服侍寶島上的同志信徒;已故楊雅惠牧師為同光同志長老教會創辦牧師,在二十多年前亞洲社會和基督教界還是對同性戀非常陌生和同性戀者十分敵視時,她選擇排除萬難在台灣成立一間同志友善教會,視每個同志信徒都是上主寶貴的孩子。雅惠牧師在建立同光後,卻因為受到台灣基督教界極大的壓力和排擠,最後在完成自傳後便回去天家,她在自傳說「如果沒有地上的教會容得下她,她便回去天家親自服侍上主。」

四位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物,他們對信仰的堅定實在讓人為之動容,可對信仰認真的信徒,往往都被自己的信仰群體所壓迫。縱觀舊約眾先知和新約耶穌基督和眾使徒如何遭到自己所屬的猶太群體鄙視和嫌棄,甚至是厭惡的時候,我們就知道這些聖經人物和雅惠牧師、國堯牧師、恕敏牧師、小恩和眾多同志或同志友善的基督徒一樣,走在一條愛和公義的道路總是不妥協,溫柔地宣告上主的救贖和恩典要臨到萬民,堅信自己都是上主國的成員。

我曾經聽過一位已成為無神論者的前同志基督徒分享,那時還在因自己的信仰和性傾向而陷入極大的矛盾時,他有一次遇到雅惠牧師時問她:「神真的愛我這樣的人嗎?」雅惠牧師幾乎是沒有一刻遲疑的去用雙手擁抱他,用這個簡單卻溫暖的行為回答了他:「是的,祂愛你。」他形容那一刻的他肯定自己遇到天使了,雅惠牧師真的是一位天使。我想在《牧者》中的另外三位主角,就是在用更多的行動去告訴寶島上的同志基督徒,耶穌是完全的接納和擁抱他們的。

電影最後以標題那句關於麥子的經文作結尾,以描述雅惠牧師短暫的一生就像一粒麥子,完全奉獻給台灣的同志基督徒,就像耶穌基督的生命一樣照亮在活在黑暗和困苦中的以色列民,他們都期待很久一個彌賽亞救世主的來臨,台灣的同志基督徒也等待一間真正接納他們的教會出現。這句經文配以整套電影實在十分觸動我,希望身在香港的我,作為一個支持同志平權的基督徒,也能效法這四位牧者,努力去服侍香港的同志基督徒群體,為他們帶來更多的鼓勵和支持。

祈願未來的社會,是沒有人再因為自己的不同而要這樣活著,而是大家都可以有尊嚴的、受到重視的生活下去。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