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為何教會總是藍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9年11月17日

ukrainian-flag-1444384-1919x1422為方便行文,依舊使用傳統的黃藍分類,並非科學性學術性的分類,不過大家明就得。

在雨傘運動後,教會中已經出現呼聲,希望建立黃色教會,牧養因政治問題離開原屬教會的人,四五年間,也確實出現了不少打正旗號的黃色、傘後教會。

不過,大家似乎忽略了背後一個問題:為何教會總是藍,要出走的幾乎一定是黃信徒。

縱然偶有出現幾個深黃教牧,在講壇上刺痛藍信徒的心,卻沒見過藍信徒打算大規模出走,要求建立藍藍的教會。我們聽到的故事,通常是黃教牧或信徒因為政見立場,而被藍教牧、長執有意無意逼走,然後無語問蒼天,質問上帝去咗邊。

側面反映出,香港教會內的政治現實是深藍至淺藍,也許連中立談不上,教會總有親建制的傾向,甚至自甘成為建制一部份。即使教牧/執事本身是黃,在一些不涉政治的教政上,許多時亦會出現獨裁及集體主義的特徵。理念黃,手段藍,這是我們這一代中年信徒,對教會權力中心的集體回憶。

在教會內部信徒之間,卻甚少有空間去討論上述問題,很多時用一句「人有罪,教會不完美」來打發打發。

抑或索性接受教會作為社會上的一個組織,本身是墮落糜爛,無可救藥,並無改革可能。套用基要派的論述,越接近末世,世界越墮落,任何制度的變革只會徒勞無功白費心機,連教會亦不例外。最緊要係傳福音,但教會的人已是信徒,奈之可何呢。

所以我對建設黃黃的教會,感到十分悲觀,最少我想到幾個問題,在決定要分色牧養前要想清楚。

過去幾年發展,即使黃色這一邊廂分裂出好多不同派系。以我普通的觀察而論,年紀較大的黃教牧,多數仍然信奉傳統泛民果套和理非有險可守論述,堅持非暴力抗爭,對鶳最多只係默許發生而絕不鼓勵,到今日仍然見到不少聯署牧函「讉責一切暴力」。他們平時聽D100支持大班做自己友。去到近幾個月,他們才發現蕭若源及劉細良的網上時政節目,不斷分享給其他人,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殊不知外界一向視蕭生為燈神,細良的網台《城寨》與不少同路人也有過過節。仍然不少坊間所謂的大中華膠,認為香港無法脫離中國,要建設民主中國惟有傳福音入去改變人心云云。

同樣屬黃而在其他光譜的人,不少人討厭舊泛民,可能遠超另一端的藍。

這群親泛民黃牧打算建立黃黃的教會,最後能否吸引時下的年青人,還只是圍爐取暖,一切有待他們如何處理黃色信徒內的政見分歧。

另外一樣,黃色這端多信奉一些普世價值,如包容、多元、平等,甚至大愛無疆到一個程度,被戲謔為左膠。假如真的成立了一間黃黃的教會,有一天有一個自認藍絲的要來聚會,那大家會不會合力趕走他呢。當藍教會/教牧/長執可以好狠心地趕走不同政見的人,教牧在台上講錯一句,下台分分鐘收解雇信,所以藍教會在維持思想統一上,通常技勝一籌。

加上藍絲對中立的理解,與黃絲十分不同。這段時間我聽過不少自認中立及淺黃的人,撐警止暴制亂;認為721是元朗人保家衛鄉的舉動,沒有甚麼不妥;大學生應好好讀書不要參與遊行示威;整件事有美國在背後策動;示威者一定有錢收。他們絕不介意跟你「理性」討論,他們簡單地認為,只要覺得林鄭在修例事件上有犯錯,不會盲撐,已經屬於淺黃。

一如梁X城這種教會敗類,要是你問他有甚麼立場,他也一定會說自己中立及支持民主,作為一間黃教會的長執,你會否動用一切方法將這類人趕走。若不的話,所謂黃黃的教會,最終只會黃藍不分,長遠亦一定會演變成現時的情況,凡教會皆偏藍。

我認為教會分裂已經無法避免,End game只在乎是黃信徒出走後,會否有能力成立新的宗派,還是整體教會因年青人出走而失去活力,最終凋零。

要實行分色牧養,建立黃色教會,以上的問題還需有心人一同努力解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