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為何教會不是藍就只會是某種中立?

Put a gear stick into N position, (Neutral) Symbol in auto trans

其實中立是否代表客觀?定還是兩邊都唔幫,保持沉默,又或者做大好人,叫雙方有理冇理,忍讓下,原諒大家,最緊要合一,一團和氣呢?

按著人事物的不同,中立的站立點也可以不同,更何況許多社會大型爭議,又豈只得兩方對立,一兩個角度就能剖析清楚呢?

針對不同處境,我見過有以下幾種不同的中立:

1. 食花生式

對一場情意結欠奉的球賽,偶然遇上街邊兩人或以上的鬥嘴,明星八卦新聞,又或者完全不貼身的外地新聞,有些人可以七嘴八舌地討論,但有些人可以保持中立,望到知道就算。

2. 生意式

打開門做生意,無論做飲食,做藝人,各種買賣服務,打開門做生意當然不希望因為行業和服務質素以外的其他原因趕客走。

所以中小企除非有巨大利益(如專做自由行生意)或者社會無甚爭議(如在美加),甚少公開撐某個政治立場,保持中立,非必要就唔表態,悶聲發財最好啦!

3. 話知你式

不少政府公務員同警察强調自己政治中立。在民主政制政府下,政黨不斷輪替,政治中立就是不論誰上台,都按本子辦事。

公務員就按章,差人就按警例執法….

當然政客不斷施壓,有時唔易中立,也有許多誘因令其選擇不中立,但一來這是操作上的問題,不願在此詳述;二來在民主政制下,在民意和政黨輪替的壓力下,亦會審查違法者,進行處分。

除此之外,醫護的中立也類似,至少急症不理好醜貧富善惡,醫左先講。

4. 利申式

作為金融佬,為自己公司賣花自然讚花香,不用也不應扮中立,大家都明,只要不作虛假陳述同誤導即可。

但分析市場某某股票,通常要申報利益,表示中肯中立,没有利害衝突。

在加拿大做分析,遇到有利害衝突的股票,只能按該公司披露文件數據去做概論和分析,不能提及買賣建議和任何影響買賣建議的估算資料。金融佬也要被無間審查,在任公司持有或有客戶關係的公司,要經批准先可以自身持有。

這就是金融佬的中立。

不是沉默,不是包生仔,是保持一定距離,是要承認同公開偏見(如果有),仍然是專業分析(希望係,除非唔係)。

當然金融佬為左做 deal 而投資者只介意賺蝕,這種中立只是基本要求,有立場有見地遠比它重要。事實上這類中立,對於品評優劣喜好預測,等都非常適合。人在許多生活上亦需要專業分析,意見,立場,而不是中立至上。

5. 主持公道式

假如做法官,保持中立,如何按法律條文,過去案例,人証物証,案件各種各樣細節…..去審判對錯是非,刑罰輕重以及還無辜者清白。不畏强權,不受賄賂,也不會單單因某某好窮好慘就判其勝訴。

如果基督徒要為鹽為光,應該比金融佬更需要有其立場,而不是盲目地中立。點解教會面對社會重大爭議同衝突反而沉默是金呢?

如果主耶穌賜教會權柄審判世界,點解社會八成人都懂得要求五大訴求中的獨立調查,而教會卻建議教牧同工最好唔好講呢?

點解教會連燈神燒山也不如。只會說:主耶穌仍然掌權,民主唔係完美,順服掌權….如果屬靈人參透萬事,應該像分析員,法官般深入硏究每個細節,按聖經審判政府,審判示威者,審判商界,審判傳媒…..

政府拒絕獨立調查,民間其實不停努力去保留各種資料,要為每件事做些判斷,真的這么困難么?

如果主耶穌是個赦免罪人(而不是赦免政權)的主,五大訴求中求釋放同撤銷罪名如果不當,教會其實也可求政府特赦吖!連被迫表態支持政府的商界(生意式)李超人都求政府寬容,那麼教會的所謂中立是為了什麼呢?

難道只是生意式盡量唔得罪任何人,悶聲發大財。

不中立的感慨

呢半年我經常有種感慨

如果硬要用顏色去分

牧師有藍有黄,在光譜中有許多不同深淺。

為何大部教會不是藍(順服掌權),就是食花生式(目空一切)或者生意式(最緊要合一同傳福音)中立呢?

今年教會人數繼續增長,明年估計要多3%開支,只係3%,大家努力奉獻呀!

至於香港人?呢尐野歴世歷代都發生唔少,聖經都係咁講架!過去日子紙醉金迷,今次可能係神嘅管教呢!所以大家唔好爭拗,要合一,把握呢個機會傳福音呀!

我哋一齊為香港祈禱,求神赦免,又叫我哋各人彼此原諒啦!

有些説話,平時講就阿媽係女人

非常時期講,真係難聽過粗口架!

在商言商(生意式),如果政府會因為呢半年處理失當失去兩三代年輕人,教會會因為藍或中立失去他們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