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為何改變不了?收編意外的日常權力

這兩個月,香港經歷了不少意外,或稱之為異於日常的例外事件,包括十級颱風山竹及史無前例的港鐵四線「跪低」。也許港鐵故障已是習以為常,但上月「更上一層樓」的癱瘓仍教人措手不及。這兩件事的共同點在於它們以非比尋常的力量與速度將人撞出慣常生活,使人偏離安定、規律與連續的秩序,將日常懸置以宣告例外的在場。當代法國哲學家巴迪歐(Alain Badiou)將之稱為「事件」(event)。

巴迪歐形容事件突如其來,不可預測,且處於隨時變動的張力關係,令人無法掌握與描述,只能在「事後」重建事件的碎片。巴迪歐對事件的一切思考,乃是要指出事件對建構主體與真理的關係。當主體被事件衝擊,巴迪歐強調主體還要忠於事件的經驗,受事件的「洗禮」而重新生活,方能將事件盛載的真理展現出來。

從山竹及港鐵故障的事件看來,港人真的經驗了事件對主體的顛覆嗎?從網民接連惡搞「返工」海報,可見這些事件似乎並未撼動港人的日常︱工作至上的價值,以至眾人儼然無視事件所揭示的荒謬與真相,而繼續「馬照跑,舞照跳」,在颱風後若無其事地繞過塌樹返工,故障後如常安坐港鐵。

誠然,有人也許沒有選擇,每日為糊口掙扎求存;但其他人為何如常生活,彷彿事件沒發生,絲毫未帶來衝擊?是已習慣把荒謬成為日常?還是日常已成為永恆不可侵犯的龐大機器,齒輪不容停頓,不容例外攪擾?傅柯(Michel Foucault)直言大眾已被潛移默化地規訓成為跟從主流價值的順民,哪怕主導此價值的既得利益者犯錯,大眾也因其根深柢固或龐大複雜的結構,而被迫忍氣吞聲,令那些壟斷制度或權力集團千秋萬世。這亦解釋港鐵高層何以如斯肆無忌憚,皆因他們深明香港人無選擇可言,哪管再多故障,人們還是被迫乖乖幫襯,儼然是「除它以外,別無交通」。這正是權力規訓對其他可能性及想像的抹殺,令人認定不得不如此生活。

信仰是否也是指引我們如此生活?福音並非日常的附庸,而是激進的事件。耶穌宣告天國對現世似乎牢不可破的壓迫結構之審判,顛覆猶太人一直對彌賽亞的期盼,以齊澤克(Slavoj Žižek)所言「倒錯」(perverted)的方式重新展現救恩的核心與普遍性。耶穌向門徒頒佈的大使命,正是要求門徒忠於福音事件,生命被福音轉化而活出另類抗爭的生活方式,並積極將福音傳開,讓更多主體被改造,帶來普世的解放。我們今天還被福音事件衝擊,並忠於福音引發對生命的改造嗎?抑或我們已不自覺視福音為絆腳石,視背十架為妨礙自身安舒生活的麻煩,而甘於隨波逐流?在當下極權臨近的香港,信徒群體更應積極傳福音,但這不是無痛的「幸」福音;而是真正衝擊日常,顛覆現實,具終末盼望的福音。我們準備好另一波宗教改革了嗎?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627期)專欄【青黃筆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