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為何怪責米甲的怪責: Re 以色列王今天多麼榮耀

今日我們提起米甲,最印象深刻的金句是: “以色列王今天多麼榮耀啊!他今天竟在眾臣僕的婢女眼前,赤身露體,就像一個卑賤的人無恥地露體一樣。”(撒下 6.20)

米甲因而被大衛痛責,聖經作者更刻意提及她終身不育,令人將米甲的失言和不育聯想在一起.

 

於是,這故事最直接的教導是叫我們要心存謙卑,從心合一的敬拜主. 所以弟兄們你們也要如此敬拜,這是理所當然的……

 

敬拜和衣著的討論

最近信仰百川也起了討論,究竟一個合神心意的敬拜該怎樣的?

聖經有沒有在衣著上對敬拜者有一定的要求?

華衣背後是人面獸心又如何?

像大衛這個 terminator 赤裸 look, 假如是謙卑爆棚,別人的怪責又是否就是米甲呢?

 

端木皚,Gerry Kwan 和馬斯特三位作者分享了他們對敬拜和衣著的看法.

我也來湊熱鬧罷,加入發表.

 

我比較有興趣扮扮米甲肚裡面條蟲,重解這段經文.

 

在聖經裡,米甲算是個悲劇人物(更可憐是,她被後世信徒視為反面教材).

The-Red-Queen-holds-court

米甲的悲歌

米甲 – 少女時代經已淪為父親掃羅王借刀殺人的政治工具,”如果你(大衛)在限期向割一百非利士男的陽皮作聘禮,就可作王的女婿.”(撒上18.25) 結果大衛未到期就雙倍完成,娶了米甲(18.27).

後來掃羅跟大衛正式反面,居然將米甲改嫁他人(25.44).

 

及至掃羅兒子伊斯巴力上台,同大衛爭天下,大衛跟元師押尼珥議和,大衛主動開出的條件是,要求米甲返頭嫁,回大衛身邊(撒下3.12-15).

 

真心的傷愛

聖經不止一次引述: 米甲愛大衛(撒上18.20,28),當知道父親要殺大衛,急忙通風報信, 幫大衛成功逃過災劫(19.11-19).

 

但大衛愛米甲嗎?有多少愛呢?

聖經沒有交待.

聖經反而話大衛聽到100條陽皮就興奮,愛作王的女婿(18.25-26,令我想起那些年 tvb 劇中擧龍附鳳最後反轉豬肚的角色).

 

掃羅將米甲改嫁他人時,聖經有乜咁攪野的提及大衛娶其他妻子的故事.

如果你戴綠帽你會有什么心情?

忿怒?悲哀?

另結新歡,一箭雙雕的人是大衛.

(25.42-43,據說我們偉大的毛主席,當老蔣開羅宣言時,即使在延安著草,也不忘風流快活,數風流人物,原來聖經一早就有教導).

 

另外,大衛要求重娶米甲,其實是違反律法,是神所憎惡(申24.4),當然你可以辯護說大衛沒有休妻,要回她仍合理,但這樣做合情么?何必要傷害女方兩次呢?

這樣做目的是為了跟伊施巴力爭王位繼承的正統,而不是出於愛.

也許這才是米甲不育的原因.

因為律法對再娶的商榷,也因為一方沒有多少愛.

snow-white-mirror-mirror

變苦了的心

如果你是米甲,經歷過大衛三妻四妾,自己父親兄弟叔侄(除了約拿單之子米非巴力)一一身死(有一半直接/間接跟大衛有關),跟那哭送她離去的丈夫帕鐵說 goodbye my love,然後返頭嫁給大衛.

你從前假假地是公主,現在是戰敗喪家狗裡的死淨種,要跟人爭明鬥艷可惜風華不再,要比溫柔酥軟卻公主病發作,那份苦毒怨恨,恐怕早就超過起初對大衛愛意了.

 

於是她見到大衛跳舞,情不自禁當眾(王宮內全屋人)嘲笑大衛.

說出那番話,你可以話她冷血,刻毒,涼薄,連龍蝦都比她好.

 

但米甲的話跟敬拜和衣著真的有關么?

當我們明白她一生的遭遇,我估,我估,記住係我估,那次即使大衛有穿衣,不但是西裝,而且是成龍大哥的靈命踢死兔(tuxedo),米甲依然會把他恥笑一番.

 

想入是非faith

你可能認為我胡扯.

但我們讀這段故事之先,有沒有先入為主?

一,覺得大衛就是正面人物,任何人對他指責,都是大反派.

二,這段故事就是談敬拜和衣著.

 

當我們帶了這兩個前設去讀這故事,好自然會得到本文一開始那統傳解釋.

但假如我們了解了米甲的可憐的一生,就知道米甲是活在一個被父親,被老公利用的家庭.

父親以為利用女兒可以助他排除異己,老公以為利用公主對自己的仰慕可以飛黃騰達,最後他們似乎都達到目的,不過苦害了家人.

更諷刺是: 從長遠計,掃羅沒有因為趕走大衛得到平安. 大衛王權是否正統亦沒有因為犯法再娶回米甲而止息別人對他王位的質疑(撒下 16.5-8).

 

正邪定分界

假如大衛不一定是正面人物,那么這故事所強調的又是否敬拜和衣著呢?

 

若果我們認為大衛在人前露體敬拜是謙卑表現,為什么同樣行為在掃羅身上卻是被神棄絕的明証呢?

 

聖經話,掃羅去撒母耳那裡要他交出大衛,途中一晝一夜赤身露體的受感說話.

你如何理解當時俗語稱,”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呢?” 它是諷剌?還是這行為的確感動了當時的人呢?

 

若是這是因為他想殺大衛嘛!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掃羅要殺大衛,跟大衛要殺功高蓋主的約押,或所羅門要殺耶羅波安(他也是神的受膏者)沒有太多分別.

 

不管如何?

掃羅的種種事跡到了大衛時代都被視為得罪神,被神棄絕的罪狀了.

米甲責大衛的一番話,”以色列王今天多麼榮耀啊!他今天竟在眾臣僕的婢女眼前,赤身露體,就像一個卑賤的人無恥地露體一樣。”也許就是大衛用來責掃羅的.

 

退一萬步想,至少米甲會忿忿不平,”你做就神前謙卑,蒙神喜悅,我老豆(父王)就下流賤格?喂!你講晒啦!”

hr_Oz_The_Great_and_Powerful_211

選擇

講了這么多,你可以自由選擇相信什么:

1. 相信大衛是真心. 若如此,也請同情米甲這一怨婦,她冷血,刻毒,涼薄,但她不是龍蝦,而是父夫為求利益被苦害的傷者.

你會這樣犧牲家人嗎?

今日社會,我見唔少,他們往往仍以為是為傷者幸福,理直氣壯.

2. 相信米甲,連大衛身邊的枕邊人也像齊陰在fb發聲,大衛敬拜,會否也像他哭掃羅,祭押尼珥般,不過是另一場政治 show 呢?(註一)

 

肯定

不管你選擇那邊,經過我這搗蛋胡扯的解釋,有三點是肯定的:

1. 衣著沒有定律: 掃羅同大衛同是露體,我們卻有不同解讀.

2. 敬拜真心難看透: 大衛,米甲這些人物性格遠比我們正反二分,複雜和立體得多. 甚至乎當局者迷,大衛可以既是真心敬拜同時在做政治show又覺得米甲講錯. 人是看外表,其實也是看內心的,但除了神同肚裡面條蟲,那裡能看透呢?

3. 除非你有實權,否則輕易指責人內心,就會變成米甲亦冇乜人會認同你.

 

立場

最後,分享下我對敬拜和衣著,沒有立場的立場:

1. 衣著: 冇聖經根據,但除非要表達什么,否則永遠跟大圍,絕不標奇立異.

2. 敬拜: 我相信敬拜人無論怎樣也是敬拜人. 我在婚禮喪禮穿踢死兔,在崇拜穿牛記,在家穿背心短褲,在日本浴場同人一起剝光豬,也都可敬拜.

3. 內心: 太複雜了,我既不100%清心,也不100%醜惡,感謝神基於愛同關係,看穿我內心仍然(大概)准許我敬拜他,將心比己,其他人也許神是悅納他,即或不然,我那看得透,即使看到,我不希望亦冇勇氣做米甲呢.

4. 羅馬書13章話有人食肉有人食菜,有人重主日,有人覺日日是好日,若信念是為主而活,就當互相尊重. 我想敬拜和衣著亦然

5. 反過來,間中一兩個對敬拜的善意提醒,我相信選擇洗耳恭聽(聽得唔適服係另一回事,彼此冇衝突),多多反思,遠比大衛頂番轉頭更容易聽到聖靈的聲音.

images (1)

註一

掃羅露體是因殺大衛,大衛敬拜(露體)是在迎接約櫃進耶布斯(耶路撒冷). 一為殺人,一為敬拜.

但為什么大衛要如此敬拜呢?不是連祭司在神面前供職也穿祭衣免得死亡?

迎接約櫃本身又是否敬拜呢?耶布斯當時可是個外邦城鎮,連不太屬靈的利未人也寧可去基比亞投宿亦不願踏入耶布斯呢(士19.11-12),大衛居然要送約櫃去那裡?

為了軍事險要之故?為了平衡猶大,便雅憫,十支派,和外邦人四方政治訴求?

之前又死了個烏撒,當時究竟有多少人反對運送呢?不知道.

但為什么大衛要攪如此浩大的敬拜活動呢?你反對我,但你反對敬拜么?我為什么如此謙卑呢?我真心在神面前謙卑,如此行,將約櫃送進神的新居. 神悅納我做王,你還說他不悅納我的敬拜是何道理?

 

你也許明白,為何大衛一生無法為神建殿,因為他流太多血?對,也因為他流血不夠,建殿? 在耶布斯?

反對的人要死光,要等到耶布斯變了耶路撒冷才成事

 

敬拜離不開做 show, 但做 show不代表不是真心敬拜.

我們今日,可能較幸福.

因為我們會認為這樣解釋撒母耳記太政治,太邪惡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