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為何人會砌詞狡辯 屬靈操練系列﹙二﹚

無論是過往還是近來,我們都不難見到有些政治人物前言不對後語,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又或者說一些難以理解的「原因」來解釋自己的問題。例如是某囤地局長,開頭聲稱自己的地皮是轉讓給「太太的家人」;被人揭發太太的家人原來是自己的兒子的時候,堅稱自己只是是說「太太及家人」。近來又有某球隊來香港作賽時,稱球場太小,影響表現。

心理學家佛洛伊德曾提出,當人面對不同的指控時,人的自我防衛機制會本能地被開啟。人是會試圖解釋或者是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讓自己可以覺得舒服一點。有時這些解釋是合理的,有時卻是狡辯,讓別人覺得自己是做「正確」的事情。筆者再舉一例子,早前香港發生過「天降鈔票」的事件,很多拾遺不報的人﹙特別是那些事後被揭發的那些人﹚事後聲稱自己是在地上拾到是想交到警署的。解釋自己的行為,是人本身面對指控時很自然的行為,人要是認為指控不合理,那他一定會用盡方法來解釋自己的行為。

讀者可別要誤會筆者的意思是小學雞的口頭禪「解釋即是掩飾」。筆者並不認為所有的解釋都是為自己找籍口。在筆者認識屬靈操練的時候,同工提過人的行為本身就是有不同的動機,當中會有一些好的動機和不好的動機。但人總是只會把可以「拎出街」的理由講出來。筆者曾舉一例子就是番團契的時候,即使是見到心儀的人,為了追他才番團契,我們也不會明言,只會說一些很屬靈的理由。有時甚至連自己也被自己欺騙了。有些人本身甚至是心懷不軋,但基於「良心」,無論怎樣都會作一個很合理的理由來解釋自己的行為。

在公開場合,也許我們會見到不少人前言不對後語,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這樣我們很容易可以看得出他是砌詞狡辯。但有更多的是我們很難看得出的,例如是男士們見到自己的女朋友和另一位男性交往甚密,那是基於友誼關係還是超友誼關係呢?當然如果直接質問對方,對方差不多必定會說只是普通朋友吧,但這的確難以分辨。筆者也無意在此教大家分辨,筆者此只是想提出一些想法,令各位讀者可以分辨自己是不是砌詞狡辯。用回剛剛的例子,分辨伴侶有沒有紅杏出牆是比較困難,但那位女孩子卻可以留意自己是不是移情別戀。

筆者必須指出,世上沒有人能逃避自我防衛機制這一回事。即使是筆者本身也要面對自己的自我防衛機制。誠言,之前的文章曾經分享過,筆者以前在中學時期是很想在教會擔任要職,當時滿腔熱血想要事奉上帝,卻沒有留意自己其實很渴望權力,很渴望在高位的那種「威」。但當時時筆者是會否認這些的欲望,認為自己是在事奉上帝。筆者是認為權力是事奉的 “BONUS”,只要事奉的目標不是權力,就沒有問題。就這樣,筆者就很「合理」地解釋了自己的渴望權力的心態。但今天筆者再看回從前的自己,當時確是被權力沖昏了頭腦。

也許作為基督徒的我們可以在屬靈操練的當中,尋找自己我們做不同的事情時的真正的原因。屬靈操練當中,我們會將近來一些事情拿出來,嘗試找找自己對此議題的即時感覺,或者是第一種想法,例如當聽到某位老人家因想自力更身而偽造身份證,最後被判入獄。筆者的第一種想法是認為「為何我們的社會那麼沒有人情味呢?」。這種想法通常是最 “pure”的,是直接反映現在的「我」是怎樣的人。用回剛才提到的例子,當筆者回想到以前中學時期的那種事奉心態,第一種想法是認為「為何我會那麼想事奉呢?」我們可以嘗試不用解釋自己或者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因為屬靈操練當中,對與錯不是最重要的,比較重要的是找出某行為的原因,面對最真實的自己。當我們不需要面對別人的指責的時候,也許我們的自我防衛機制會放鬆一點,我們可以趁此機會多點認識自己。之後會不會在別人面前堅持砌詞狡辯就要看不同人在面皮上厚薄程度,但至少我們可以了解多一點自己究竟在做什麼。

download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